返回

女配锦绣荣华(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病娇反派的嫂子10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魏武侯府的世子对外宣称是病了, 病得需要在温泉庄子里静养, 此次成亲由二弟赵熙之代为迎娶, 等到拜堂则是由公鸡而代。

    满京都的人都看着这一场热闹, 永宁侯府偏院那门附近可以说是水泄不通, 就等着新娘出来。

    赵熙之代兄弟迎亲, 加上这宅院简陋到一眼望到底, 并没有催妆诗那些步骤,门一打开,新娘子就在门口静静站着。

    赵熙之看着穿着华丽嫁衣的宁蓁蓁, 不知道为什么竟是有一种心中一荡的感觉,甚至有瞬间觉得她应当嫁的人是自己,他应当像是夺取慕萧怡一样, 把此人从兄长的手中掠过过来, 让她做自己的掌心玩物。

    想到了慕萧怡,他把所有的情绪压住, 开口说道:“既然嫂子已经到了门口, 那就请上花轿。”

    “新娘子不应当坐在床上吗?”

    “这般等不及要嫁人了。”

    “昨日我还看到新娘子将那公鸡送入到了巫家, 要我说指不定是误会了这位汪小姐, 她根本就是怕别人养得公鸡不好, 要选一只生得精壮的斗鸡来代替相公拜堂。”

    那隔得远的百姓哄笑着, 反而是离得近一点的,见着了那抹红色倩影,不知道为什么心跳加快。

    汪若桑无兄弟, 无父母, 那永宁侯府也抛弃了她,自然无男子背她,众人只见得一个妙龄的丫鬟背着新娘上了花轿。

    汪若桑是落魄孤女,只是众人没想到这位身上嫁衣竟是十分华丽,用劈得细细的金线绣的纹路精致,就连头上的盖头也是如此,在日头下竟是金光潋滟,宛若是流金一样。

    环儿动作很快,把人放入到了花轿之中,众人才觉得怅然若失。就连已经骑上马的赵熙之也是如此。

    新娘子上了花轿,迎亲的队伍就吹吹打打往魏武侯府方向去了,众人也跟着行伍往侯府方向去。

    这一次的婚礼只怕是比先前九公主嫁驸马的还要轰动,那一次百姓见着了迎亲队伍不过是讨要几个喜钱,这一次则是不同,一听说了里面的新娘子要和公鸡拜堂,手中无事的都跟着队伍,那浩浩荡荡竟是有半城的人来看这一场婚礼。

    带着银色面具拄着拐杖的赵允彦身子微微颤抖。他发抖不是因为害怕或者是体力不足,而是因为愤怒。

    巫一竣为了一个女人和他绝交,他就想要杀了这个背信弃义的人,结果没想到巫一竣闭门不出,根本找不到机会。

    到了成亲这一日,赵允彦干脆就让人带他过来看这场婚礼,万万没想到,赵允彦只站了一会儿就听到了许多的消息。

    新娘子去了赌坊里选了一只斗鸡,那斗鸡是残了翅膀瞎了眼睛的残疾鸡,这是暗示新郎官是残废,斗鸡在出嫁前一天送到了巫家……

    这是圣旨赐婚,这里还有宫里过来的太监,他要发火也得等着宫里的人离开才行。

    赵允彦在心中把宁蓁蓁给大卸八块,恨不得吃她的肉,吸她的血,在心中想着新娘子的惨状,才觉得心中噬血猛兽得到了安抚,在听到了消息的一瞬间,赵允彦就发誓要让妻子悲惨一世,让她后悔今日的冒犯!

    抱着公鸡的巫一竣从赵允彦的身边经过,两人是多年的好友,目光交汇的一瞬间,巫一竣就认出了赵允彦,赵允彦是他多年的好友,他不会在这里叫破他的身份,而赵允彦看巫一竣怀中的公鸡,那公鸡对着他的一只眼有淡淡的白霰,心中的怒火蹭的一下就起来了,果然是只瞎眼的公鸡。

    手中捏着拐杖,差一点就生生捏碎了它。

    宫里头过来的秉笔太监司公公好奇地看了一眼巫一竣,紧接着目光落入到了公鸡上,这公鸡除了一只眼上有白霰,其余地方堪称是完美,它生得实在是太好看了,周身的羽毛都有淡淡的金色,这公鸡乖巧地待在巫一竣的怀中,十分懂事,这合该送到宫里头做御鸡。

    想到了宫里头的娘娘还等着他描述婚礼的情形,司公公掐着嗓子对着 坐在上峰的人说道:“侯夫人,这公鸡生得不凡,拜堂之后,用笼子装着,随着咱家面圣。”

    魏武侯已经去世了,侯夫人还活着,她平时吃斋念佛不管其他事,只有儿子的婚事才让她从佛堂里出来,她认出了银色面具的人是长子,收回了视线,开口说道,“司公公客气了,这鸡也是它的缘分。”

    众人都猜到了赵允彦就在现场,只是没人点破。

    吹吹打打的声音已经进了,只怕一刻钟之内新娘子就会出现,结果吹吹打打的声音停了,队伍却没有人进来,宾客在里等着,有人悄悄地让人去外面带听发生了什么事情。

    忽然就听到了外面有人急匆匆跑了进来,侯夫人听到了那人的话,脸色难看起来,“那就麻烦巫少爷了。”

    穿着喜服的人说道,“巫少爷,这边请。”

    巫一竣的脸色有些难以言喻,不过还是抱着公鸡往外走。

    司公公早已经知道外面是为什么闹了,他是奉命凑热闹的,此时说道:“侯夫人,咱家也想要到外面看一看,我想在场的诸位都想要见见那位新娘子,不如咱们到外面看看?”

    在场的人也打听出来消息,新娘子没有进门,是因为她站在门口不愿意和赵熙之牵红绸,表示今日是和公鸡拜堂,要见到了那只鸡才能进入到侯府。

    这里有游手好闲的浪荡子,他们才不管侯夫人答应不答应,仗着自己站在角落,直接偷偷跑出去,打算到门口看热闹。

    新娘子和公鸡拜堂这种热闹多难得,自然要从头看到尾。

    侯夫人坐在最好的位置,也看到了其他人想要凑热闹,便开口说道:“那就一起去看看吧。”

    赵允彦到了门口,看到了那个叫做环儿的丫鬟从巫一竣的怀中接过了公鸡,然后把公鸡交给了新娘的怀中。

    华美嫁衣,头上盖着绣纹精美的盖头,赵允彦发现自己原本对她充满了愤怒的怒火,忽然滋啦一下,就像是滚烫的炭遇到了当头的冷水,直接都被浇灭干净。

    她一只手抱住了公鸡,另一只手抚着公鸡的羽毛,她的手指修长白皙。赵允彦发现自己的目光完全无法从她的手指上挪开。

    一阵风吹来,红色的盖头被卷入到了天空之中,露出了凤冠还有那张美得惊心动魄的娇颜。

    凡是看到了那张脸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司公公因为是阉人的身份,最快从恍惚之中清醒过来,他在心中感慨,这般的容貌若是进宫当娘娘也都是的。

    皇帝本来就是荤素不忌,不如回去就私下里同圣上说这位的花容月貌。

    等到这位世子妃进宫里头请安的时候,直接被圣上留在宫中,他不也得到了破天的富贵?

    司公公心里头正美滋滋地想着,天生异变,有一道光柱笼在新娘身上。

    她的脚尖离地了,还有旁边的环儿整个人缓缓向上升腾而起。

    众人哗然不已,赵允彦忽然发现,那只公鸡一只眼的白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散了,宁蓁蓁的一只手离开了公鸡身上,握住了环儿的手臂,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所以环儿也飞升了。

    她怀中的公鸡在光柱之中忽然浑身羽毛的金光更为粲粲然,长鸣一声,几乎让所有人的耳朵都要震聋了,那公鸡鸣叫了之后,宁蓁蓁笑了起来。

    她的笑容也与一般人不太一样,带着悲天悯人的温柔,让人想到了庙堂里金佛,“好,那就由你载着我们。”

    载人?什么意思?

    凑热闹的人很快就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只见那只公鸡扑棱翅膀从她的怀中飞出,它一点点变大,变得比花轿还要大。

    所有人忍不住往后退后一步,看着这样的公鸡,心中扑通扑通只跳,生怕这攻击把人当做虫子一样吃了。

    “这是妖法?”

    “不对,这是仙法。”

    “我的天啊……这新娘子根本就是仙人!”

    “古人云: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说的也就是这样的情形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鸡犬升天这话出,很多人不再是把公鸡当做是妖物,还有一些远处的老百姓,根本没有看到宁蓁蓁的脸,只看到了从天而降的光柱,还有变大的攻击,他们跪下,对着公鸡的方向磕头。

    近处的贵人们对巨大的公鸡是多了一份防备,生怕公鸡伤人,还有人偷偷往公鸡的方向放冷箭,结果弓·弩在遇到了光柱的时候,所有的攻击都被阻挡了下来。

    有人看到对公鸡攻击无效,干脆有人用了石子作为暗器向宁蓁蓁的方向攻过去,结果依然是被光柱挡下了,她似乎注意到了攻击,脸上还是噙着淡淡笑容,同时她的手指虚点一下,迎亲队伍里又出现了变化。

    魏武侯府的彩礼箱子还在原处,而属于她的嫁妆,前些日子购买的玉石都飞腾到了空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蒙头的盖头又到了她的手中,现在似乎变成了袋子,她的手指一点,所有的玉石都飞入到了袋子里,被她随意搁在公鸡的脖颈出上挂着。

    从天而降的光柱,公鸡的变大,金灿灿的羽毛,攻击的无效化,还有带着凤冠的新娘的手段,所有的一切都在提醒,这位新娘子是真正的仙人!

    “是仙人,没想到汪小姐居然是仙人。”

    “这是要飞升了!”

    司公公的心里也扑通扑通的直跳,刚刚还想着把这位美人献给帝王,现在他想的不一样了,这是仙人,指不定可以让他残废的身子恢复!

    能够做到秉笔太监的司公公立即跪下,刚想要开口的时候,旁边的人已经领先开口,赵允彦一把取下了面具,“汪若桑,我是赵允彦,魏武侯世子,也是你的丈夫。”

    他目光灼灼看着宁蓁蓁,觉得要飞升,也需要带着他飞升!他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觉得自己本来就还没来得及对宁蓁蓁做什么,他们可以携手共走仙途!

    而紧接着是赵熙之,他开口说道,“汪小姐,刚刚的迎亲队伍里,是我去迎娶你的,你我之间只剩下拜堂。”他的桃花眼里满是深情,权利是最好的春·药,刚刚用石子飞过去试探的就是他,加上玉石飞天,那么多的玉石结果就只有布袋子大小,他坚信宁蓁蓁是仙人,有什么比得上求仙问道动人?他立即就先把慕萧怡抛之脑后,想要和哥哥争夺新娘子。

    最为让人意外的就是魏武侯府的侯夫人,她一改过去的青灯古庙的淡然形象,双臂对着宁蓁蓁舒展,她的眼神热切,无论是眼前人选了大儿子还是小儿子,她都是对方的婆婆,虽然其实这两人都不是她的亲生儿子,两人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子,她真正的儿子早已经没有了,长子是被偷偷取代,当做是嫡子养的,小儿子则是光明正大抱过来。

    侯夫人对两人无论是谁做世子都是冷眼看着,心中还觉得畅快,都是贱婢的儿子,狗咬狗,她稳坐钓鱼台,现在侯夫人改变了过去的策略,鸡犬升天的故事典故里,是全家都飞升了,既然能够点化一只公鸡飞升,那么为什么不能带上全家人呢?她也想要做快意的仙人!

    司公公看着魏武侯府一家人争论起来,他也连忙喊道,“我是秉笔太监司公公,我是天子的人,汪小姐您若是飞升,最应当点化的就是身有龙气的皇帝陛下啊!”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小说网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