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配锦绣荣华(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病娇反派的嫂子9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S??8?

    赌坊里有三教九流的人物, 这里面发生的事几乎只用了几个时辰, 就让满京都的人都知道了。

    魏武侯府的世子妃亲自选了一只残疾公鸡作为拜堂对象, 这让许多人都和巫一竣的感觉一样, 觉得宁蓁蓁是不是疯了。

    而慕萧怡没觉得宁蓁蓁疯了, 她还尚未嫁人但是自觉是魏武侯府的人, 心中恼怒知道她是故意的, 在赌坊的时候就想要跟出去质问,最后还是赵熙之拦住了她。

    “那只鸡都不知道可以活多久,你现在过去了, 她要是把鸡给掐死,直接可以算成是你的责任。她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在满京都的人眼中, 你别觉得不会发生, 她现在根本就是疯了,绝对做的出来这种事。”

    慕萧怡嘟着嘴, 表情郁郁地看着宁蓁蓁的背影, “她怎么可以这么坏?”

    “她已经疯了。”赵熙之的眼神是噬人的阴暗, 如果不是因为圣上的旨意, 他甚至早就把宁蓁蓁千刀万剐了, “别搭理她, 等到她嫁人了之后,就会后悔现在的疯狂。”

    赵熙之在知道了兄长要装病,使用公鸡拜堂, 他在心中勾勒出来了今后的行事, 婚礼上一定很多人过来看公鸡拜堂这样的热闹,盖头下的汪若桑一定是惶惶难安,他准备到时候在闹洞房的时候,用喜称去挑开她的盖头,安她的心。

    他可以想象汪若桑一定是苍白着脸,带着一丝惶惶难安,在发现是他掀起盖头,一定是目光里有浓厚的感激,在今后的日子里,面对大哥的阴晴不定,渐渐移情到他身上。

    赵熙之一想到可以践踏对方的心,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尤其是对方是世子哥哥的妻子,只是一想,就心中情绪激荡。

    当然赵熙之也知道,他收割对方的感情,让汪若桑钟情于他,却绝对不会喜欢上汪若桑。

    想到了这里,用一种他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温柔看着身边的慕萧怡,他已经有了未婚妻。

    “小怡,你放心,她现在就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一段时间而已。”赵熙之摸了摸慕萧怡,“折辱魏武侯府的事,这件是永远会给她记下,让她求生不得……”

    说到了这里,赵熙之就不说了,他并不想让这些阴暗面脏了慕萧怡的耳朵,拧了拧她的腮,“相信我就是。”

    慕萧怡以前懵懵懂懂的,她只觉得和赵熙之在一起很高兴,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听着他的话,心跳总是失衡,她对着赵熙之点点头,露出了一个羞涩的笑容。

    “对了,我们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世子爷?”在京都的别院里,消息肯定要传递的弱一些,慕萧怡觉得是不是让赵允彦阻止宁蓁蓁。

    “不用。”赵熙之满意地听着心上人喊世子爷,“所有人都已经把汪若桑的话当真了,觉得她是在用公鸡嘲讽我哥,现在过去说了,我哥的情绪也不会好,他说不定会弄死汪若桑,这毕竟是圣上指婚,汪若桑得活着,还是让他别知道的好,估计下人也会瞒着他,这件事我们就不用管了。”

    就如同是赵熙之预料的,京都别院里的人也在第二天就听到了这个消息,想来想去,看着才和友人决裂的赵允彦,赵允彦一心想要杀了巫一竣,结果巫一竣闭门不出,赵允彦就下令让人在巫家守着,等到巫一竣出现了就杀了他。

    赵允彦的行事极端,巫一竣要和他决裂,让他觉得自己过往对巫一竣的好都成了泡影,这是巫一竣对他的背叛,他甚至把未婚妻还有拜堂的事都抛之脑后,一心一意恨着巫一竣。

    下人们看着赵允彦的模样,决定先瞒下这个消息。总而言之,府里头的任务是保证汪若桑和公鸡成亲,不管残疾公鸡是不是嘲讽他们的世子爷,他们当做不知道这件事就好。

    *

    此时,在小小的宅院里,环儿有些担心地看着公鸡,“小姐,还要给它灌输灵力吗?您不是说灵力很重要,只能够在关键时候用吗?现在都给了它合适吗?”

    环儿没办法不担心,在赌坊的时候这只公鸡看上去恹恹的,但是好歹还活着,等到回到了宅院里,这公鸡胸膛起伏都已经微弱了不少,看上去实在让人有些担心。

    宁蓁蓁的手给公鸡渡入了一丝灵气,缓缓梳理这只公鸡体内的伤势。

    “没关系,这不算浪费,它的资质不错。”

    环儿点点头,虽然她不知道怎么看一只鸡的资质,不过小姐说不错,那就肯定是不错的。

    宁蓁蓁颇为愉快给公鸡梳理伤势,要说起来,她本来还以为自己要在魏武侯府的宅院里过一段时间,给赵熙之添堵,给赵允彦做些破坏,最后才会离开,结果发现,环儿的天分比她想得还要好,她抱着的这只公鸡也是,可以说一呼一吸之间都是在修炼。

    因为修炼的增多,此间灵气也悄然增长,尚未复苏的天道也懵懂有了意识,天道尚且不能表达自己的情绪,只是一点点愉悦的欢喜反馈在宁蓁蓁身上。

    当今圣上赐婚选的日子是吉日,或许这本不是皇帝的初衷,但是有龙气加持的那一日,或许可以真正做到点化此间天道的意识,有天道护着,她直接在婚礼场上灵气加身离开,让人以为是仙人飞升了。

    宁蓁蓁想到了那一日的情形,弯着唇瓣摸着公鸡,“对了,明天还是把那些玉拿下,剩下所有的钱都换成玉。”

    涨价了也没事,既然决定在婚礼那一日搞事情,现在就干脆把玉石用的干干净净。

    全部的嫁妆都换成玉件,也就只有环儿能够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下来,她根本不在意倘若是在魏武侯府过得不好,一点钱财都没有,全部都是玉怎么过活。

    这一日开始,宁蓁蓁还是晚上会去永宁侯府的湖心亭修炼,只是以前只是带着环儿,从今天晚上开始还带上了一之公鸡。

    公鸡的右翅有伤,现在上面的羽毛褪去,新生的羽毛隐隐可见金光,公鸡的一只眼睛蒙着白霰,现在白霰已经散去了不少。

    每日晚上修炼,环儿依旧是在湖心亭上睡着了,睡着的时候,无意识地吸收月之精华。

    那公鸡就不太一样,它的呼吸按道理不如人族绵长,此时夜晚修炼长长地把灵气吸入,再把多余的空气呼出去,它的周身灵雾要比环儿周边的灵雾大不少,但是又远远不如宁蓁蓁。

    那公鸡身上的羽毛在修炼的时候都会金光闪闪,等到启明星亮起来,金光才会暗淡下去,好似蛰伏了起来。

    就这样主仆两人加上一只公鸡修炼着,一直到了魏武侯府大婚的日子。

    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小说网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