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配锦绣荣华(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病娇反派的嫂子8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公鸡你挑得不好, 必须得我自己挑。成亲之前我会把公鸡交给你, 你记得成亲的时候带过去。”

    巫一竣本想要说, 那公鸡最后赵允彦还要杀了吃的, 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只能够当做是姑娘家的执念, 就算是要和公鸡拜堂, 也要与最好看的公鸡拜堂。

    “我送你回去。”宁蓁蓁说道。

    “不用……”巫一竣的眼角一抽,没想到居然有姑娘家这样对自己说话。

    “我不知道你家在哪儿,正好认认门, 这样才方便把公鸡送上门。”宁蓁蓁含笑说道,“走吧。”

    真是一个奇怪我行我素的女孩子。巫一竣只能够这样说,没想到这位奇怪的女孩子到了巫家也不离开, 反而要去拜会老太爷。

    巫一竣甚至在瞬间觉得她是不是疯了, 转念一想和公鸡拜堂这种折辱,要是疯了也不奇怪。

    巫一竣现在已经和赵允彦绝交了, 按道理他告诉了她公鸡拜堂的事已经仁至义尽, 但是或许是因为和赵允彦做了太久的好友, 巫一竣已经习惯为赵允彦收拾烂摊子, 而且他着实觉得的眼前的这位是个小可怜。于是, 只能够认命地说道, “我陪你一起去,我祖父的脾气不太好。”

    “那也没有关系。”宁蓁蓁说道,“我去就好。”

    她要去拜会老爷子的目的很简单, 是要约束巫一竣在这段时间就不要出门了, 免得有血光之灾。

    巫老爷子是武将,他在战场上立下了汗马功劳,也因为在战场上留下了隐疾,当年胸口受过伤,没到阴天下雨的时候,都会胸口疼,另外还有一个毛病就是右腿微微有些跛,按道理是武将,他又是战场上受伤,没有因为他的这个毛病让他辞官,但是巫老爷子也很不喜欢其他人目光凝在他圣上。

    “汪姑娘。”巫老爷子的目光很锐利,就算是对一个年轻的姑娘也是如此,毫不在意这样的目光会不会让人不自在,“有什么事?”

    “令孙有血光之灾,除了我的婚礼外,建议令孙不要外出。”巫老爷子的脸色一沉,刚想要说什么,就看着宁蓁蓁扬起了三个铜钱。

    三枚铜钱滴溜溜得在空中转,像是耍杂耍一样,宁蓁蓁的手指一点,铜钱就飞在了她的手心里。

    “在我这里耍什么杂耍。”巫老爷子刚说完,呼吸都是一顿,宁蓁蓁只是平平淡淡看了他一眼,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眼神像是把他里里外外都看透了,宛若所有的事情在她面前都无所遁形。

    她的眼神并不锐利,只是带着一种悲天悯人的淡漠,像是万物浮尘都入不了她的眼。

    三枚铜钱在滴溜溜打转的时候,她看了巫老爷子人生之中最重要的事,人人称道巫老爷子与老夫人伉俪情深,实际上若是论起情深,他心中最喜欢的是邻家姐姐,闺名唤作“何萍”。

    “有一位何氏当年嫁给了村里的屠户,当时她其实也喜欢邻居家小她三岁的弟弟,只是那家人家贫……”

    那眼神太过于让人震撼,在听到了宁蓁蓁只起了一个头,巫老爷子就叫了停,神色有些尴尬,现在的语气也不如之前锐利,带着三分弱气,“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宁蓁蓁自然知道,那些早些年的情情爱爱,已经是如同过往云烟一样散掉了,她开口不过是为了取信于人。

    “您信我先前的话了吗?”

    信是信了,但是老爷子还有一个疑问,“为什么不和凌风(巫一竣的字)直接说。”

    “对年轻人,他们会有很多的疑惑。我并不负责解惑。”

    年龄越大,随着身体的衰老,疾病缠身,早些年不信神佛到了晚年也会信几分,倘若真的有来世,也好让自己投个好胎。

    老爷子点点头,又问道,“那你为什么会……”他想要说的是落入到现在的境地,在见宁蓁蓁之前,他听了孙儿简单说了眼前人的现状,寄人篱下,住在永宁侯府,永宁侯府求了圣旨,被许给赵允彦,现在赵允彦只是因为一些流言,就直接称病打算让眼前人和公鸡拜堂。

    “开窍比较晚。”宁蓁蓁坦言,“至于婚事对我而言并没有约束,我过来只是因为令孙心善,予他一线生机。”

    巫老爷子亲自送宁蓁蓁离开府邸,其实宁蓁蓁的灵气也足以治愈他的隐疾,只是现在出手,在没有能力自保之前,只会带来不可控的后果。

    等到离开了巫,环儿开口对着宁蓁蓁说道:“小姐刚刚用铜钱,也是仙法?”

    “算是。”宁蓁蓁和环儿走着,毫无顾忌说着修炼的事,她和环儿说话的时候,无形的场散开,旁人只能够看到两人说笑,听不到她们两人具体说了什么。

    宁蓁蓁说是要找公鸡,她也没去各个农庄,反而是带着环儿到了赌场。

    穿着男装的慕萧怡在看到了宁蓁蓁的时候,眼睛不由得瞪大了,“她怎么到了这里?”

    赵熙之一直很小心护着慕萧怡,甚至不少人以为他是断袖之癖。赵熙之听到了慕萧怡的问题,开口说道,“她好像是去看斗鸡的。”

    “她这样真不成体统。”慕萧怡不太高兴地说道,“真是败坏了世子哥哥的名声。”

    赵熙之最不喜欢慕萧怡提到世子哥哥四个字,如果不是这里的人太多,他定是要掐着她的腰用嘴唇堵住她的唇。

    慕萧怡俏脸一红,显然也想到了赵熙之可能的举动,连忙继续说道,“她要是来赌坊好歹遮掩一二,怎么这样就来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赌坊的人放她进来。”

    赌坊的人放进来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宁蓁蓁说自己要在赌场里选一只斗鸡。

    “过些日子就是我的婚礼,世子爷病得没办法拜堂,我要与公鸡拜堂,若是别人知道这公鸡是你家赌坊的,是不是哪些贵人也会有些好奇?”

    这在后世就叫做活广告,宁蓁蓁这话一说,赌坊的人不光是让宁蓁蓁进来了,还让几个打手跟着宁蓁蓁,不让其他赌客骚扰她,让宁蓁蓁自己去斗鸡场挑选公鸡。

    宁蓁蓁没看上那些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反而对着笼子里的一只鸡感兴趣。

    赌坊的客人立即说道,“汪小姐,您选的这只不好,一开始咱们也被它给骗了,以为它很厉害,结果一上场就被另一只鸡给啄坏了翅膀,后来又啄坏了眼,这鸡都可以说是都残废了,一边的眼睛也瞎了,您看这里都是白的。”

    正是因为这鸡开了些许灵智,觉得同类不应当相残,所以才屡战屡败。

    宁蓁蓁说道:“就要这只了。”

    赌坊的老板可不管宁蓁蓁选哪只,只要是赌坊的鸡就行,而且残疾的更好,这只本来就不能斗了,他乐意做个顺水人情,直接说道,“汪小姐若是喜欢场上哪只,指不定还要出个高价,如果是这只,只要汪小姐不嫌弃,我可以直接做主送给您了。”

    “好。”宁蓁蓁直接把篓子拿起来,笑眯眯地说道,“就和它拜堂。”

    其他人发出了欢快而又充满嘲讽的笑声,甚至有人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汪小姐可真逗,是个人才。”

    赵熙之推动了京都里的流言蜚语,让赵允彦犯了小心眼的毛病,最终让赵允彦装病,从而可以让公鸡拜堂的闹剧发生。现在的赵熙之却后悔了,脸上铁青。

    宁蓁蓁自己好像毫不在乎,反而是她这样一闹,魏武侯府的里子面子都丢光了。

    慕萧怡也是觉得丢人,她的眉心微微蹙起,忍不住说道,“她是在讽刺吗?因为魏武侯世子不能和她拜堂,她就特地选了一只瞎了眼翅膀也坏了的鸡?这是在讽刺世子爷?”

    赌场里的人很多,这话一出,当即就有好事人大声说着,“原来汪小姐也在赌气,故意选一只残疾的鸡讽刺世子爷!”

    慕萧怡浑然自己那句话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对着赵熙之拉了拉衣袖,“咱们劝劝她吧,别太过分了。”

    宁蓁蓁已经打开了笼子,她丝毫不嫌弃公鸡脏,把公鸡抱入到怀中,手指摸了摸公鸡脑袋,她侧过了头看着赵熙之与慕萧怡方向,对着两人展颜一笑。

    赌坊的管事说道,“汪小姐,这鸡不能这样抱着,毕竟是斗鸡。”

    “没关系,你看,这残疾鸡果然和我有些缘分,在我怀中乖乖的。”

    宁蓁蓁的这句话再次让赌坊之中充满了欢快的笑声。

    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赵允彦好了也没用,在所有人的心中,魏武侯的世子妃是和公鸡拜堂的。

    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小说网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