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配锦绣荣华(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归来真千金18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章氏看到了儿子,别开眼,不想让对方看到她的狼狈。

    今日里看到了薛阮被拿下,心中一阵阵晕眩,她的眼睛是因为薛阮哭红的,脸上也有些浮肿。

    按照刘大人的说法,昨日里拿下了薛阮的丫鬟,那丫鬟经不住,已经尽数都说了,在应证了口供之后,这案子就差不多定下了。

    因为是她和刘提刑说的,刘提刑把前因后果都查得清楚,在拿下薛阮之前,和章氏说了这事,甚至章氏是看着刘提刑入魏武侯府。

    她自己在侯府门口不远处等着,看到了薛阮被带上大理寺的青帷马车,整个人泪如雨下。

    到了宁蓁蓁这里,在这位小辈面前失去体统,痛快哭了一场。

    哭过了之后,再和宁蓁蓁说了薛阮的案子内情。

    薛阮并没有天·衣无缝的犯罪手法,只是因为两家人都觉得只是意外,没想到哀哀切切上门吊唁的薛阮是害了他们女儿凶手。

    第一次的案子,刘提刑走访了周围的村民,有人认出了薛阮的画像,最为关键的是,其实那人还捡到了薛阮的金耳环,其他人没有深入去查,当时都当做意外去调查的,草草结案。

    刘提刑是得了章氏的提醒去查案,就发现了这关键的证物。

    至于说第二桩案子,薛阮送了那位姑娘一首诗,让她得了诗会的头筹,得了一盒上好的浸润了毒的胭脂,只有在喝酒之后,才会发作。

    薛阮估摸着都用完了,请人喝酒,才让那姑娘毁容,但是她没想到的是,其实胭脂也还没有用完,因为比较贵重,脸又毁了,直接搁置了起来,也被刘提刑拿到了手。

    两桩案子都有证物,加上丫鬟的口供,薛阮承不承认都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

    如果不是章氏开口和刘提刑说,刘提刑也谁也想不到薛阮居然会害了两个无冤无仇的姑娘,而且理由……是如此荒谬。

    满京都里,现在知道这事的就是宁蓁蓁,章氏就到了林家。

    没想到傍晚,居然儿子也过来了。

    赵昱晖收敛自己的心神,对着章氏行礼,“娘。”

    章氏闷闷地应了一声。

    赵昱晖这才发现娘亲的不对,是哭过了?他有些犹豫,最终没开口。

    宁蓁蓁知道赵昱晖是聪明人,也不提这事。

    在章氏提出要离开的时候,开口说道:“我送送你们。”

    如果在今天之前,章氏十分提防长子与宁蓁蓁两人,现在就不必了,等到上了马车,闭着眼靠在马车的车壁上。

    因为马车行驶,车帷掀起又落下,夕阳的光明灭不定,落在章氏的面容上。

    本来在想怎么解释的赵昱晖,有些开始担心娘亲了。

    是遇到了什么事,为什么要去林家?为什么哭成这样?想到林家是开药铺,难道是病了?

    “我没事。”章氏捻动佛珠,“我就是有些倦了,晚上我再和你说。”

    *

    章氏晚上是让小厨房送饭到正院里单独吃的,简单吃了过后,按照宁蓁蓁的法子,先是用手帕裹着冰滚在脸上,然后再用剥了壳的热鸡蛋,交替敷眼,章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好了不少,就差人去请长子到正院里。

    水晶宫灯里的烛蕊被剪过之后,丫鬟们合拢了房门。

    章氏要和赵昱晖说薛阮的事,但总不好开门见山就说这个,先从其他的事情开口,对着儿子说道:“你今日里,怎么去林家了?”

    赵昱晖看到娘亲好了不少,就说了侯杰妹妹请人看诊的事。

    “她还会给人看病?”章氏有些惊讶。

    赵昱晖稍稍松了一口气,起码下午娘亲的状态不对,不是因为生病。

    深吸一口气,说了宁蓁蓁给陈溯看诊,说了侯府的二公子对她有意。

    赵昱晖低着头,没看到章氏的表情。

    章氏深吸一口气,颤着声音求证,“你呢?”

    赵昱晖想,他今日里是不应当听了侯杰的话就去林家,这样的姿态太急切了,笑了起来,刚想要说话,就看到母亲摇摇头。

    章氏开口了之后,就觉得不妥,现在这个情况下,不必让儿子划清与宁蓁蓁的界限,“你是不是喜欢嘉嘉。”

    赵昱晖先是脸上一热,继而是浑身冰凉,从椅子上站起来,撩起袍角就给章氏跪下,“儿子不敢。”

    见到儿子似乎还要磕头解释,章氏上前一步扶住了赵昱晖,“你可以。”

    赵昱晖想要说的话直接被哽住,回过神发现被娘亲拉起来,按在椅子上,“你和薛阮的婚事不成了,所以,如果你心悦嘉嘉,可以的。”

    章氏觉得自己不应当先问那个话题,应当直接说薛阮的事。

    赵昱晖如同被雷劈了一样,“婚事不成了?”

    等到听了母亲的话,赵昱晖知道为什么这桩已经有十多年的婚约不成了,他的表情十分复杂。

    章氏深吸一口气,说道:“这件事,过几天京都里就会有风声了。”

    刘提刑给了时间,低调行事,也是让侯夫人来处理退婚的事。

    章氏从未想过薛阮会心有所属,她叹了一口气,本来没想到让儿子那么快再相看其他人,但是因为儿子提到魏武侯府的二公子,又想到了之前宁蓁蓁的话,轻声说道:“很快就会退还庚帖,你且想一想嘉嘉的事。”

    *

    章氏想的没错,第二天魏武侯夫人先是入了宫,下午的时候,带着庚帖到了赵家。

    侯夫人看着赵夫人并没有开口询问,心中也松了一口气,今日里和太后、皇后告罪,说了侄女的事,她心中已经是羞悲交加,现在不必和章氏再说一次内情,松了一口气。

    每说一次薛阮做得事,她的心就像是被刀剜过一样,怎么会这样?

    章氏看着侯夫人的模样,脸上化了妆,仍然掩不住她状态很差,勉强说了几句话,就送走了这位憔悴的侯夫人。

    刚送走,章氏就看到了女儿过来。

    “侯夫人怎么来了?”赵姝有些好奇,最好奇地是来了没多久,就要走了。

    章氏不想解释,“你去找韵嘉,让她和你说。”

    赵姝一愣,看着母亲揉着眉心,就点点头,“好。”

    虽然她也不明白,侯夫人过来,韵嘉知道什么。

    章氏补充说道,“不要去别的地方,不要先听别人说,听嘉嘉的。”

    赵姝虽然觉得母亲的吩咐古怪,还是答应了下来。

    章氏的手按在赵姝的肩膀上,捏着眉心往正院的方向行去。

    *

    等到了林家的宅院里,赵姝听到了宁蓁蓁的话,长大了嘴,“不会吧。”

    好几次她中途都想要打断宁蓁蓁,只因为这件事太出乎她的意料,像是听话本一样,而那个里面让人毛骨悚然的犯人就是薛阮。

    到了最后,只有怔怔然,然后摇头,“不可能的。”

    宁蓁蓁想着,所以这就是章氏不想和女儿解释的原因,一边分拣药材,一边说道,“今天侯夫人过去应该是退庚帖,等到你回府了之后,不要让你娘还有你兄长烦心。”

    “我知道。”赵姝的表情有些忧郁,“我只是想不通,柳小姐还有邝小姐的事发生之后,薛……还很是憔悴了一段时间。”薛姐姐这三个字是说不出口了。

    宁蓁蓁说道,“太像是意外了,所以没人往这个方面去想。”

    赵姝双手托腮,一会儿看看院子里的枫树,一会儿看看宁蓁蓁,再三叹气。

    赵姝半晌之后,感慨地说道,“幸好有刘大人。要不然……”她忽然一悚,那侯府二公子喜欢宁蓁蓁,如果要是案子没有查出来,当时薛阮又三番两次想要约宁蓁蓁,是不是代表要对她下手?

    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她看着正在折腾药材的好友,觉得万分庆幸!

    她对薛阮的印象是不错,但是相比于韵嘉,那就远远不够看了。

    幸好刘提刑破了案子,她双手合十,念了一句佛号。

    赵姝又有一个疑问,“我娘特地给你说了,让你和我解释?”

    “不是。”宁蓁蓁已经把药材分拣好,放到了药杵里,开始捣药,“因为这件事就是我发现的,让章姨与刘提刑说。”

    赵姝的眼睛瞪大了,万万没想到事情的源头是在这里。

    宁蓁蓁一笑,“你以为我当时为什么不愿意搭理薛姑娘?她刚开始看到我和秦二公子走在一起,一瞬间恨不得要杀了我。”

    赵姝看着宁蓁蓁捣药,筛药,两人说这话,忽然听到了院门被敲响。

    “我来。”

    两个丫鬟一个在前面帮忙,一个守在林凌的房间里,赵姝亲自去开门。

    开门之后,看到了门口穿着官服的刘提刑还有后面的衙役,腿都要软了。

    擅长侦办案件的刘提刑记忆力不错,知道这位是赵千金,笑了笑,“林姑娘可在?”

    “在。”

    赵姝退让开,然后回头带着颤音,“嘉嘉,有……官大人找你。”

    她一瞬间的念头就是,难道嘉嘉也犯了事?

    不过很快赵姝就知道自己是想多了,刘提刑过来,是因为薛阮提了一个要求,想要见一见宁蓁蓁,才肯认罪。

    宁蓁蓁有些惊讶,“要见我?”

    “敢问姑娘是否方便。”

    这并不是强制性的,只是要是宁蓁蓁见了一面之后,可以方便早点把案子落下帷幕。

    “好。”宁蓁蓁同意了,她也有点好奇,薛阮要说些什么。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