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配锦绣荣华(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归来真千金16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娘,您说上一次诗会?”赵姝想了想,说道,“上次诗会的话,首先是郑家千金……”

    赵姝说得很细,说到了自己因为那些闲话和宁蓁蓁聊天,然后去房里梳妆之后,秦二公子和宁蓁蓁走在一处。

    章氏听到了这里,手指忍不住扣住了手心,就看到了女儿恍然笑道,“对了,这桩事忘了同您说了。说不定还有嘉嘉妹妹的一桩好事,恩……您给看看合适不合适。”

    章氏的心跳得有些快,开口说道:“你说得细一些。”

    赵姝点点头,“当时谢云儿先说,‘韵嘉妹妹,你与秦二公子很是投缘啊。’然后所有人都噗嗤笑了出来,最重要的是秦二公子的脸红彤彤的,好像还当真有意。当时哥哥开口说正好遇上了给嘉嘉和秦二解围,薛姐姐也这样说,只是巧遇,因为我哥还有薛姐姐的话,众人才没笑了,不过接下来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打趣,恩……”赵姝一边想当时的情形,一边说道,“刚开始出现的时候,秦二的目光都在嘉嘉身上。后来打趣时候,也有些不好意思。”

    章氏的手腕上有一串佛珠,这会儿捻动佛珠,从而让自己平心静气,听着女儿笑着说道:“秦二似乎是心悦嘉嘉。薛姐姐应当也看了出来,是不是打算牵红线?”

    赵姝当时只觉得薛阮好心,想让嘉嘉排解一二,现在看来,说不定薛姐姐还想做个红娘,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章氏的声音都带着点颤音,“薛阮同你说得?”

    “没有。”赵姝摇摇头,“那天嘉嘉的心情不好,本来都在打趣秦二公子还有嘉嘉,薛姐姐上前想要去扶嘉嘉,结果嘉嘉躲开了。”陷入到了回忆里,赵姝一直说着薛阮的好话,“不过薛姐姐也不生气,脾气很是温柔,还偷偷和我说,可以理解嘉嘉心情不好,想要一起约着踏青散心呢。刚开始下雨不好出门,后来天一晴,山路可能不好走的情况下,都约着我还有嘉嘉一起出行,结果谢云儿病了,嘉嘉不好出门,然后回来了之后,我和薛姐姐都有风寒,薛姐姐的病重一点,还说了,等到养好了在一起出游。”赵姝的眼睛弯起,“枫树叶都有些落了,景致也没那么好看,想来是薛姐姐想要……才会频频约嘉嘉。”

    赵姝本来没这个想法,此时跟着母亲交谈,才恍然说不定是韵嘉和秦二的缘分到了。

    秦二在京都里名声不大好,不过侯爷夫人都挺疼秦二,世子也是看重这个弟弟,要是成了,这婚事好不好呢?

    有利也有弊,赵姝想着,娘亲是过来人,也给人保媒牵线过,正好让娘亲看看,就像是在薛姐姐的口中,那秦二读书不好,但是性格洒脱,想法也不拘泥,“薛姐姐还同我说过一些秦二的事,说他性情很好。”

    哪儿用等着看薛阮有什么不对,这里就已经有些不对了。

    章氏很清楚,薛阮与女儿并不亲近,与韵嘉也是淡淡,考虑到她与行之的婚事,她猜测是小女儿家的害羞,不会刻意让薛阮与赵姝交好。

    现在薛阮不停地约不太相熟的韵嘉,就像是赵姝说得,真的为了表哥牵线?

    章氏在心中就给了答案:可以,但是没太大必要。

    因为韵嘉是世人知道的假千金,就算是有才名,在侯府嫡出二公子面前算什么?

    薛阮如果是和秦二是非常好的表兄妹,想要私下里牵媒,当然说得过去,甚至其他人都也会相信。

    只是……

    章氏想到了宁蓁蓁通透的眼,目光诚挚,“章姨,我知道这些话可能会让您不舒服,还是说出口就是因为我觉得必须要这样做。我和姝姝自□□好,把您当做娘亲来看,行之哥哥便是我的亲哥哥。我不想让姝姝或者是行之哥哥知道,免得心生龃龉。您就不同了,您认识刘提刑,可以直接把事情查的分明,两人成亲还有一些日子,您看看有什么不对和古怪,让刘提刑查一查就好。”

    那些话不停地出现在她的脑中,让章氏也开始觉得,要不……查一查?

    宁蓁蓁在章氏的心中种下了一粒种子,本来章氏准备刨出来扔掉,谁知道女儿的话给种子浇水,悄然破土而出。

    “娘、娘?”

    章氏才发现自己捻着佛珠许久。

    “明日里我去探望一下薛姐姐……”

    “不行。”章氏想也不想直接说道,看到了女儿怔住,才发现自己否得太快了。

    她一瞬间想的就是宁蓁蓁和她说的话,汗毛都耸立了起来,勉强笑了笑,对着女儿说道:“你薛姐姐脸皮薄,你要是直接过去,岂不是让她害臊,要和嘉嘉一起去。”

    赵姝点点头,“是啊,可以喊上嘉嘉。”

    “你呀。”章氏的手指点在女儿的脑袋上,“不急在这一两天,嘉嘉才刚回林家,你让她消停一下,得和家里人磨合一下再说。”

    *

    等到章氏从女儿的房里出来了,背上都汗湿了。

    凉风一吹,章氏打了一个寒噤,丫鬟连忙给章氏系上披风。

    万嬷嬷让小厨房里煮了姜茶,回到了主院,章氏捧着姜茶就知道是跟着自己许久的万嬷嬷吩咐的,对她心不在焉笑了笑,慢慢喝了姜茶。

    让其他人走开了,万嬷嬷说道:“是韵嘉小姐说了什么?关于侯府二公子的事?”

    “是啊。”章氏说道,“我总觉得这样去查不太好……”

    她知道万嬷嬷可靠,但是关于宁蓁蓁的话还是没有透露出去,她疼惜这个孩子,不想让人觉得嘉嘉嫉妒薛阮,只想她与嘉嘉两人知道就好。

    万嬷嬷笑道:“有什么不好的?这可是婚姻大事,凡是疼儿女的,谁家不先查查对方底细?”想到了赵昱晖与薛阮的婚事,又说道,“也就是大公子与薛姑娘的婚事定的早,早些年又不停地走动,算是知根知底,才不用刻意打听,今后要给小姐定亲,那肯定是要查一查对方。”

    真的算是知根知底吗?

    章氏想着也就是薛阮的父母还在时候走动,考虑到有婚约,薛阮会害羞,薛阮与赵姝相交不深,她也不怎么刻意去见薛阮,薛阮有时候还会避开。

    万嬷嬷看着章氏,继续说道:“您把韵嘉小姐当做亲女儿,肯定是要为她考虑的,既然手里有人,打听一下也安心。再说了,悄悄打听,不声张出去,就是图自己安心。”

    万嬷嬷的话让章氏彻底下定了决心。

    她打算给刘提刑的妻子下帖子,下个休沐日就过去拜访。

    秦二公子的两个未婚妻一个死一个伤,活着的那个也送到了庵堂里,如果真的有人设局做出的,那找出来也是好事。

    章氏想着自己今日也和宁蓁蓁反复说了,这件事不和其他人说,赵姝那里也安抚下来,暂且不和薛阮有联系,她就安了心。

    万嬷嬷看着章氏长长舒一口气,把姜茶一饮而尽,笑眯眯地打开了门,让其他丫鬟进来,服侍夫人洗漱安歇。

    *

    当秦朗许踏入到了药堂里,就看到了宁蓁蓁正在抄写药材的名称。悬着腕,一笔笔写字,神色认真。

    穿得和那次诗会差不多,只是头发更简单,只是一个单螺,发饰全无,只用一根碧青色的发带,因为她低头的动作,发带垂到了耳畔,让人的视线从发带挪到耳廓上。

    似乎注意到了有人进入门,她抬头笑了笑,然后低着头继续把手里的那个字写完。

    秦朗许在和人吃饭之后,听人说了假千金归位之事,吃了点解酒茶,就让人打听了林家的位置。

    他以为是白跑一趟,没想到铺子居然是打开的。

    再仔细一看,坐在堂中的人就是宁蓁蓁。

    他往里走,然后就看到了宁蓁蓁抬头浅笑,一瞬间是血液涌动快了起来,上前屏住了呼吸,看着宁蓁蓁写的是白芷两字。

    旁边已经有写好的一堆药材名,显然是晚些要贴在药材匣上的。

    宁蓁蓁写完了之后,把笔搁在一边,再看看先前写的已经干了的字,放在一起,“秦二公子。”

    秦朗许清了清嗓子,“你在写药材名?”

    “对。”宁蓁蓁笑道,“我上次和你说我要回林家,林家开药铺,现在就开始做了。”

    秦朗许看着宁蓁蓁的字,写得是工整小楷,“你这字写得太清楚了。”

    “你以为大夫都是狂草?”宁蓁蓁笑了,眼睛弯起。

    秦朗许的耳根发红,心跳得厉害,“我看给我请平安脉的大夫,上面写的字十分难认。”

    “开方子的时候,是有些大夫这样做。”宁蓁蓁说道,“但是写贴在药匣上的名称,这样做了,到时候抓错了怎么办?”

    秦朗许点点头,“是这个道理。”

    林堂在旁边的边房里布置,听到了说话声音,就撩起了蓝色帘子。

    看到了秦朗许,对方一丁点都没有注意到他,眼珠子几乎都凝在了女儿身上。

    上次见到了赵昱晖,他和妻子都以为那赵家少爷有意,后来听说了有未婚妻是薛家姑娘,心中只是略略可惜,毕竟赵家虽好,但是好出他们林家更多。

    现在又见到了这位秦朗许,目光落在女儿身上,这就是好女百家求?以前云儿还是他家的时候,他们一直很头疼她的婚事。

    宁蓁蓁对着林堂行礼,秦朗许跟着宁蓁蓁,说道:“我家表妹与韵嘉姑娘交好。”

    秦朗许想到表妹本来就要给他做媒,可惜前段时间表妹病了,没想到表妹还没有见到人,他反而先见到了宁蓁蓁。

    难道这就是千里姻缘一线牵?

    秦朗许喜滋滋地,直接抬出了表妹,表示要约着宁蓁蓁出去。

    以前养林云儿,从不拘着她,还由着她舞刀弄枪,现在韵嘉回到了林家,不是陪着殷氏,就是陪着林凌,每天只在没开的药铺还有宅院里待着。

    林堂不知道深门大院的那些规矩,只想着女儿出去逛逛也好,让红枫跟着宁蓁蓁。

    *

    秦朗许就是灵机一动,没想到真的约出了佳人。

    他忍不住侧头看着宁蓁蓁,药堂里光线不如外面,在外看着她就更好看了,带着丫鬟跟着自己的身侧,让他有一种异样的满足感,要是能够让他的那帮狐朋狗友看到了,估计得羡慕死。

    他喜欢的人穿着这么简单,就还这么动人。

    喜欢美人的秦朗许喜滋滋的,“表妹就在侯府里,我们现在……”

    “秦二!”忽然有人喊道,是秦朗许的那帮好友。

    领头的那人大笑,“我就说,吃饭的时候秦二就有些漫不经心,果然是来看佳人了。”

    “是了,这不就碰上了,还是猴子你神机妙算。”

    “准备一起去哪儿?不如秦二你带着林姑娘,咱们一起去打马球,让林姑娘看看咱们秦公子的风采。”

    秦朗许本来想着让狐朋狗友羡慕,真的见到了这帮人,他们瞎胡说,就有些急了,跳了起来,“胡说什么?!林姑娘和我表妹是好友,是和我表妹有约,和我们混在一起算什么?”

    宁蓁蓁看着其中一人的脖子,上面有个红肿大包,那脓疖让她忍不住想要动手去除掉。笑着说道:“秦二公子,你马球打得好?”

    其他人接连说道:“自然是极好的。”

    “别看秦二的书读的不好,马球那是一流的。”

    “秦二,给林姑娘露一手!让林姑娘看看你的本事。”

    宁蓁蓁看着秦朗许,“那我同你们友人一起,看你们打马球好不好?”

    秦朗许还当真是马球高手,他心悦宁蓁蓁,自然是想在她面前出风头,此时小姑娘一笑,他骨头都酥了,清了清嗓子,下意识地想要放柔和声音,因为有好友在场,又不想表露出来,成了一种古怪的音调,“你既然想看马球,那我就和友人们约一场,我、我打得还行。”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