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配锦绣荣华(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归来真千金15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谢云儿盯着林堂还有殷氏,表情一瞬间有些难看。

    明明林凌摔成那样,他们怎么还到了京都里?

    谢云儿想着是,能够早点回谢家好,在未嫁人前学习一番,结果发现她前世已经嫁人生子,根本就沉不下去学习。

    另外就是赵昱晖尚未被火烧,赵家还有多余的精力拽一把林韵嘉,让她的计划落空。

    是的,不能称呼她为二妹妹了,韵嘉已经给林堂还有殷氏磕头,身份文牒在今日里拜访了谢家之后,会有从二品大员的章夫人去操办,当日就可以改成林韵嘉。

    或许尚未满十四,现在的宁蓁蓁明显没有记忆里懂事,父亲谢平现在也只是浅笑着应着,并没有强烈要求认下韵嘉为干女儿。

    谢云儿捏了捏眉心,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她就干脆往好处想一下。

    薛阮就是个疯子,起码这一下怎么都不会连累到自己身上,她只会对付宁蓁蓁。

    谢云儿判断谢平的心思,还是很准的。

    谢平确实没什么心思想要认下韵嘉为干女儿,一来是那天宁蓁蓁强烈要求回林家,让他的心中对这个一向乖巧的女儿有了意见;二来就是因为王氏就算是听谢云儿的,同意留下宁蓁蓁,晚上和谢平安歇,还是会提到宁蓁蓁没有教养,让人生厌,不如谢云儿可亲可爱,果然不是谢家的种,一股子小家子气。

    王氏说得多了,加上谢云儿是他的亲生女儿,就算是养在小商户里,还是端庄有礼,宁蓁蓁果然是血脉低贱,养在谢家,教养也就那样,他就没有心思认下宁蓁蓁为干女儿。毕竟,如果宁蓁蓁今后做了什么,反而还要连累谢家的名声受损。

    既然不认宁蓁蓁,这次就要划清界限,谢平把其他的场面话说得漂亮,还把这些年韵嘉用过的东西都让她带走,另外还有丫鬟,还给了宁蓁蓁五百两银子,算是她以后的嫁妆。

    本来谢平是只准备给个一百两的,谁让宁蓁蓁讨要丫鬟的时候,提到了谢云儿拿走了林家的一百两。

    林家不过是个商户,都给了谢云儿一百两银子,他干脆咬咬牙,直接用五百两银子,等于断绝了林家与谢家的干系。

    等到离开了谢家,王氏让身边的嬷嬷跟着去衙门,见证改韵嘉的身份文牒,等到从衙门出来,那嬷嬷直接离开,也算是再次重申了态度,谢家与林家今后毫无干系。

    章氏等到人走了,拧了一把宁蓁蓁的面颊,笑着说道:“你呀,当时你没看到王夫人的脸色多难看,什么时候胆子大成这样了?”

    宁蓁蓁挽住了章氏的臂膀,“我知道您疼我,我说的也是事实,林家都给了谢云儿一百两银子,谢大人要是好意思,也可以只给一百两。谁让谢大人丢不起人。”

    章氏对着惴惴的林堂与殷氏说道,“不必担心,主要是这些日子王夫人花了不少银子在谢云儿身上,一口气拿出五百两银子,有些肉疼,不会因为这点钱,多生什么事端。而且就像是嘉嘉说的,你们都拿出了一百两银子,难道谢家还要拿得少一些?面上也过不去。”

    宁蓁蓁笑着说道:“现在咱们家最缺银子,有了五百两,也算是解燃眉之急。”

    林堂和殷氏两人相视一眼,卖了一间铺子加上再凑了点银子,才凑齐了一百两,谢家直接就是五百两银子,还是因为给谢云儿花得太多了……他们林家和谢家相比,实在差得太多了。

    宁蓁蓁提议道:“爹、娘,有了银子,咱们请章姨吃饭。”

    “是该如此。”林堂点点头。

    殷氏也是点头。

    要是没有这五百两银子,章氏可能不会让两人做东,现在有了这钱,也就应下了,带着一双儿女到酒楼里赴宴。

    这一吃饭,章氏就察觉到,长子有些许不对了。

    以前赵昱晖和韵嘉相交不深,见面不过是点头交,现在的赵昱晖明显是有些避开宁蓁蓁的。

    按照女儿的说法,赵昱晖不光是帮忙遣人去淮南查林家,还带了宁蓁蓁一块儿出去,那一日还见到了林堂夫妻,怎么都不该如此生分。

    姝姝还有宁蓁蓁两人说说笑笑,好像没有发现赵昱晖的那点生疏。

    章氏端着一杯梅子酒,静静看着宁蓁蓁给赵昱晖敬酒。

    儿子的眉眼疏冷,就是耳廓微微发红。

    章氏手上动作一顿,然后转动酒杯,慢慢喝下了并不浓烈的梅子酒。

    这梅子酒也就是女孩子会不胜酒力,赵昱晖喝一整壶都不会有事。

    她的心中有些沉沉的,有些后悔自己跟着丈夫去福闽,以前赵昱晖与韵嘉不打交道,也不会有这桩事。

    “马上就有螃蟹了,到时候我请你。”赵姝和宁蓁蓁咬耳朵。

    宁蓁蓁喝了一点酒,面颊红扑扑的,眼睛也是水亮光泽,“好的呀。”

    赵昱晖夹菜的时候,正好用余光瞥到了这一对小姐妹,手中一顿,继续夹起了那块儿排骨。

    *

    宁蓁蓁本来是打算当天和章氏说薛阮的事,结果吃完了酒,一个又一个哈欠,就回家休息。

    和章氏说道,明日拜访,有很重要的事要说,章氏看着自家女儿也是脑袋如同小鸡啄米一样,笑着应了。

    在林家的宅院里,宁蓁蓁和林凌招呼过后,做出了长姐的模样,揉了揉弟弟的脑袋,摇摇摆摆回房午睡。

    殷氏收拾出来了房间,新买的被褥,还买了点熏香,房间里浮动的都是淡淡香气。

    从细节里就可以看得出殷氏的用心,宁蓁蓁钻入到被子的时候,料子自然是不如谢家的,但是被晒得蓬松干燥,躺进去像是被人拥着一样。

    午睡之后,宁蓁蓁漱口后看着殷氏绣花,陪着林凌说话,还到了前面的铺子里,看着林堂做布置,然后吃完了饭,又在弟弟的房间里给他诊脉,一会儿皱眉,一会儿舒展的。

    把脉的事,林家人当做是她的胡闹。

    但是觉得她这样也好,显得一家人毫不生分,让林家人惴惴的心安定了不少,觉得终于团聚,日子又有了盼头。

    他们有一个宅子,一个铺子,有赵家帮忙,有谢家送的五百两银子,日子会好的,就连林凌也不像是过去那样,目光对上了宁蓁蓁的,总是会扬起一个笑容来。

    最惊喜的还是殷氏,吃完了饭,宁蓁蓁给她按捏了肩背,让她的身子骨舒展了不少,还说要和她一起睡。

    要把孩子认回来的时候,殷氏就用老丝瓜络把自己身上刷得通红,甚至还因为太过于用力留了擦伤。

    晚上要和宁蓁蓁一起睡,她又用了老丝瓜络洗漱,还小心翼翼用了香胰子,浑身都是淡淡的香气,务必不让女儿觉得她脏。

    宁蓁蓁在洗漱干净之后,就给老旧的伤口上自己制的祛疤药。

    殷氏也因此看到了女儿的伤口。

    今日在谢家,她看王氏愤愤不平,觉得章夫人应当待云儿更好一些,因为韵嘉顶替了云儿,要不然云儿才是赵家千金的救命恩人。

    看到了这么多年过去,伤疤那么大一条触目惊心,她才知道为什么章氏疼爱女儿,帮着女儿,还有……那个不翼而飞的玉容膏对女儿有多重要。

    “没事。”宁蓁蓁用手擦了殷氏的泪水,“我的祛疤药效果很好,慢慢就会淡了。”看了医书,发现医理药理还有经络与原先知晓的一样,她就开始给自己调试膏药了。

    殷氏因为宁蓁蓁的动作暖心,又有些着急,只是给林凌把脉,又没有开方子,随着她玩也没关系,但是用在身上,殷氏就开始担心了,“什么方子?你爹也知道一点。不会伤了肌肤罢。”

    看着殷氏披着衣衫就恨不得想要立即去问林堂,宁蓁蓁抓住了她的手腕,“这都是老旧伤,不会对我肌肤有碍,我用了一些日子,已经比先前淡了,你可以问青葙。”

    现在林家一共两个丫鬟,一个是青葙,一个是改成了红枫的那个大力气丫鬟。

    青葙和红枫两人轮流守着林凌,在宁蓁蓁再三安抚之下,殷氏才没喊青葙进屋子里。

    晚间睡了,月光透过窗扉朦朦胧胧洒进来,殷氏听着宁蓁蓁均匀的呼吸声,小心翼翼握住了女儿的手,睡着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

    *

    早晨没在家里吃,外面不远处有个卖馄饨的早点铺,生意红红火火的,一家人也就去尝尝鲜。

    给林凌带了一份回去,宁蓁蓁坐上了马车,往赵家去了。

    章氏听着宁蓁蓁说“薛家姑娘心悦侯府二公子。”手上一抖,杯盏都坠落到了地面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她昨天还忧心儿子对宁蓁蓁起了心思,思量了许久,儿子已经做出了疏远宁蓁蓁的举动,只要之后少有交道就好,打算暂时就不同儿子聊。

    谁知道,现在就听到了宁蓁蓁这样石破天惊的一句。

    章氏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宁蓁蓁也心悦赵昱晖?

    “不用管杯子。”章氏看着宁蓁蓁盯着杯子,摇摇头,“等会收拾就好。”

    她只是盯着宁蓁蓁,想要从少女白皙的面容里看出点羞涩的情愫来。

    宁蓁蓁不知道眼前人想到迤逦心思上去,以为她不相信自己的话。

    要说薛阮喜欢侯府世子还好说一些,那二公子是什么心性?

    尤其是薛阮有一个才华横溢前途光明的未婚夫,要说喜欢那浪荡子一样的秦二,实在是荒谬。

    宁蓁蓁没把这事告诉赵姝还有赵昱晖也是这个原因,不一定可以说服他们,还有可能在薛阮面前露出痕迹。

    章氏是长辈,经历的事情多,又有人脉,只要她有一丁点的怀疑,按照原主记忆里,委托刘大人查案,就可以水落石出了。

    宁蓁蓁认真地看着章氏,“我记得您认识那位大理寺的刘提刑是不是?刘大人心思细密,若是方便,还请托他查一查当年秦二公子的两位未婚妻发生的事,她们两人与薛姑娘有些纠葛,尤其是第一桩案子,当时薛家姑娘年幼,应该是有蛛丝马迹……”

    “嘉嘉!”

    宁蓁蓁正按照记忆说着,就听到了章氏猛地开口。

    章氏的脸色有些发黑,因为儿子的模样,让她下意识地觉得眼前人也是喜欢赵昱晖的,所以用这样荒谬的说法来抹黑薛阮。

    她虽然喜欢韵嘉,但是不是当做儿媳妇的那种喜欢!长子的婚事早已经定下。

    “薛姑娘与行之的婚事是很早就定下的,薛姑娘的父亲与老爷是同窗,当时一起赶考就说过要结亲的事,等到我生了行之,薛大人有了薛姑娘,每年都是有走动的,这婚事无论是我家老爷还是我,都没有想要取消的想法。”

    宁蓁蓁点点头,“我知道。”

    女孩子的脸面薄,章氏不想直接让对方下不来台,只想多说说自己认定了薛阮的事。

    宁蓁蓁跟着祖父通晓人情世故,对于关心自己的长辈,她十分尊重,静静听着章氏说话。

    虽然章氏说得这些,她很早就听赵姝说过,但章氏要再说一次,她就听着。

    章氏看着宁蓁蓁乖巧的模样,心中松了一口气,觉得行之与嘉嘉接触不深,还没有情根深种,两人都是守礼的好孩子。

    她把韵嘉当做半个女儿,但是内心更认薛阮为儿媳,生怕韵嘉情根深种,于是声音很是严肃:“薛姑娘寄住在威武侯府,与世子还有二公子都是表兄妹的关系,并无私情,秦二公子的婚事坎坷了一些,与薛姑娘没什么干系,这话只许你说一次,以后不要再提。”顿了顿又说道,“你之前和姝姝、行之或者其他人说过没有?”

    宁蓁蓁说道:“只和您说过。”

    章氏刚松一口气,就听到宁蓁蓁继续说道:“章姨,这件事我只和您说,不过,刚刚的话,我还是得再次和您说一次,找刘提刑查案,肯定可以查出来的。”

    章氏的脸色有些发黑,有些头疼,“嘉嘉,薛姑娘的品性……”

    “章姨,我也知道没有证据,而我这样说很像是搬弄是非。”宁蓁蓁看着章姨,“我因为信得过您,知道您能容忍我,才说出口的。我知道您不愿意怀疑薛姑娘,刘大人的事您先记在心里,您不如先看看薛姑娘的贴身丫鬟是如何行事的,还有若是薛姑娘、秦二公子还有我,一起出现的时候,薛姑娘的反应,您看可好?要是有不妥了,对我有妒意,或者对我做了什么,您就可以委托刘大人查当年的事了。”

    怎么又扯到了秦二公子身上,章氏有些无奈,而且为什么会对小丫头做什么。

    章氏觉得听得稀里糊涂又头昏脑涨,就听到了宁蓁蓁丢下了一个大雷,“上次赏花宴的时候,我与秦二公子相谈甚欢,秦二公子对我有思慕之心,搞不好还想要求娶我,恩,这样一来的话,薛姑娘恐怕容不得我,就会露出破绽了。”

    章氏猛地抬头,看着坐在自己旁侧小姑娘,唇瓣弯起笑容灿烂。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