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配锦绣荣华(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归来真千金13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宁蓁蓁刚说完,林家夫妻两人尚未说话,就听到了叮叮当当的声音。

    夫妻两人同时看了过去,那是林凌房间里的动静。

    林堂和殷氏两人脸色一变。

    这铃声拉得快而急促,都往林凌的房间里赶过去。

    宁蓁蓁也跟着夫妻两人身后。

    赵昱晖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过去。

    林凌躺在床上,他的手里拉着线绳。

    因为他的身体,林家人在院子还没有收拾好的情况下,先给林凌收拾出来了屋子,房间里布置了摇铃,林凌有事拉动摇铃就好。

    夫妻两人给儿子按照的是院子里最宽敞、光线最好的房间,在明朗的午后,房间的窗户打开,让他可以看清楚宁蓁蓁,这就是他的亲姐姐啊。

    事情发生的太快,林凌有时候都觉得像是做梦,夜里的疼痛,还有下身毫无知觉提醒他事情是真的。

    他的唇瓣苍白,整个人也消瘦了不少,就这样靠在软枕上,看着宁蓁蓁。

    “怎么了?”殷氏看着儿子额头上有汗水,利落地用帕子在盆里早已经准备好的清水荡了荡,拧好之后擦拭儿子额头上的冷汗,“是难受吗?”

    “我可以和她说说话吗?”林凌说道,他的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淡笑,“刚刚你们说的话,我都听到了。”

    今天天气好,他房间的房门关了,但是窗开了半扇。

    父母的私谈他没有听到,但是在院子里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在听到了宁蓁蓁说女户,大惊之下扯动了那绳子,铃声响起之后,他心念一动,干脆更加用力摇铃。

    “好。”宁蓁蓁答应了下来,林家夫妻两人相互看了一眼,没有反对的立场,也就同意了。

    赵昱晖觉得这样不错,他可以单独和林家夫妻两人交谈。

    宁蓁蓁在场的情况下,当着林家长辈的面,说两人养了十几年的女儿心怀不轨,可能会让林家两人对她不喜,这是赵昱晖想要避免的。

    现在可以单独交谈,赵昱晖垂下眼,思量如何开口。

    *

    其他人离开之后,林凌看着宁蓁蓁坐在他的床边。

    宁蓁蓁现在坐的位置和当时林云儿很像,脑中浮现了林云儿离开之前那次漫长的谈话。

    或者与其说是谈话,不如说是林云儿单方面说话,他应一声就好。

    “我真的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对不住。”

    “哎,可惜了你的学问,今后怎么办呢?”

    “我已经和……说了,以后要是回到了谢家,如果有银子,我会寄回来,到时候看看能不能给你看病,找到合适的大夫。”

    他瘫了之后,昔日里的姐姐忽然就让他觉得有些陌生,他清晰地意识到,林云儿的心已经离开了林家,飞到了谢家,对他是那样深刻的同情,觉得他命途坎坷,以后要拖累林家,还有拖累……他的亲生姐姐。

    那一天,林云儿说了很多的,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林云儿说的关于谢韵嘉的事。

    “我听舅舅说,韵嘉性情十分温柔,饱读诗书,在京都里颇有才名,生得也是好容貌,可以说是好女百家求。”

    “如果要是留在谢家,我想,爹爹还有娘可以替她找如意佳婿,舅母同我说,女子嫁人约莫等于第二次投胎,很重要的。”

    “要是林家什么事都没有,韵嘉想回来也没什么打紧的,但是,恩,我想一下,她一直被当做是谢家的真千金,到时候回到林家,是不是太苦了一点。毕竟,韵嘉一直锦衣玉食,遇到这样的事,谁也不想的。”

    “我会帮着韵嘉留下来,我发誓,我会尽我所能。”

    林云儿说了那么多,就是觉得现在林家是谢韵嘉的拖累,她林云儿虽然不是林家女了,但是也想要为林家考虑,所以到时候会劝说谢家人,留下韵嘉。

    林凌想到了那个时候的林云儿,心中有一阵无力感。他自幼被人说聪慧,想要好好读书,考取功名光宗耀祖,还可以给姐姐做依靠。

    因为林云儿喜动不喜静,不爱读书,性子也被父母娇养,他总担心姐姐要是嫁人了,过得不好。

    没想到,突如其来的变故,他的抱负成了一场空,还成了所有人的拖累。

    林凌的嘴角勾起一丝难看的笑容来,眼底是乌沉沉的,看着宁蓁蓁,开口说道:“我听云儿姐姐说了,选择夫婿,是女子的第二次投胎。要是留在谢家,你可以选个好夫婿。留在谢家有什么不好?如果是要回到林家,我就是你一辈子的拖累,爹娘是想要认你,但是、他们不敢认,也不想耽搁你,你看看,我的腿……”

    林凌咬了咬牙,干脆地掀开了被子,露出了里面的雪白中裤。

    他用手拍了拍自己没有知觉的腿,眼眶发红,“我就是个残废,到时候你改姓了林,回到林家有什么好的?爹娘要是忙着开药堂,你就要照顾我这个废物。还有,如果要嫁人,任谁知道你有一个残废弟弟,都会退缩的,找不到什么好人家。只有留在谢家,你的才名好,还是谢家女,会有一个好人家。不要回林家,如果回了,你的一辈子就被我拖累了。”说到了这里,林凌额头上的青筋都迸了出来,鼻尖隐隐也缀着汗水。

    宁蓁蓁的目光落在了林凌的腿上。

    林凌受不了自己的残废腿被亲姐姐看,他把被子盖了回去,对着抬眼的宁蓁蓁说道,“谢家是不是因为你不是亲生的,待你不那么好?所以你才说那些赌气话,要立女户?你和云儿姐姐说,她会想办法帮你。她在我面前和我发誓,说是会帮你留在谢家。”

    这是林凌的揣测,韵嘉被当做真千金养了那么多年,现在冷不丁知道自己是假千金,所以想要赌气离开?

    这实为不智。

    宁蓁蓁忽然站了起来,用帕子在铜盆里荡了荡,拧干了之后学殷氏的动作,擦拭林凌的额头。

    林凌想要躲开,就感觉到了宁蓁蓁的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身上一僵,他甚至可以嗅得到宁蓁蓁身上的香气,不像是林云儿,她的身上最多是皂角味道,而宁蓁蓁的身上是淡淡雅香。

    因为考虑到做男儿家打扮,香气雅致清爽,而没有香甜的软糯之气。

    他瘫了之后,林云儿说过要想办法从谢家拿银子,但是从未有过给他擦汗的举动,因为这个举动,能动的部位都紧紧绷着。

    “我愿意照顾你,要是做药堂的生意,那就更好了,我可以帮忙。”宁蓁蓁说道,语气轻松,但是神情认真,“我会给人看病,还会炮制药材,针灸也会。还有,要是因为你的腿,别人就不愿意娶我,那我就不嫁了啊。”

    “别浑说。”林凌摇摇头,觉得姐姐想得天真了,“留在谢家对你来说是最好的。云儿姐姐会帮你。”

    宁蓁蓁的话明显熨帖了他,自从瘫痪之后,他对人的情绪很敏感,宁蓁蓁说起照顾,里面没有一丁点的嫌弃,就像是父母一样。

    宁蓁蓁笑着说道,“谢云儿没你想得那么好,谢家当然想要我留下。很快我就十四,可以定亲了,要是找的夫婿好,那么对谢家是个助力,我又是不是谢家的亲生血脉,为什么要替我谋划,要是把我许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人家,我得对谢家感激涕零,同时,谢家还说不定得到多少好处。”

    刚开始林凌还想要反驳,听到了宁蓁蓁的话,后面就变了脸色。

    宁蓁蓁看着林凌,他虽然年龄小,但是读书多学问好,加上这样的磨难,更是心性成熟,略一思索,决定把谢家待她刻薄的事,尽数说出,“你刚刚听到了,和我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赵家公子,是不是?”

    林凌点点头。

    “我和赵家的纠葛,只是略提了一提,我当年救了赵家千金,这里留了一道疤痕。”宁蓁蓁手指锁骨处,比划了一下伤口,“当时赵家的主母章夫人送来了……”

    宁蓁蓁把上次和赵姝说那些话,又说了一次。

    林凌听着宁蓁蓁说话,同时也看着宁蓁蓁,对方因为是侧坐在床榻,陷入回忆的时候,是看着不远处的水磨石地面。

    她的睫毛浓密而卷,像是小扇子,眼尾不像是林云儿那样下垂,而是饱满利落的上扬收尾,和他的眼型有些像,靠近鼻的眼尖似父林堂,眼尾的形状像是母亲。

    宁蓁蓁的眼神,却与饱受折磨的林家人不同,像是私塾旁的池塘,清亮亮的,澄澈但是又不是那种纯然的天真。

    说起过去的事,像是说得是他人的事,带着一种浅淡的疏离,像是把过去的情感都抽离出来,不带一点的私人感情诉说出来。

    林凌一开始很难理解,因为林家人没有对云儿姐姐有那种疏离。等到越听后面,越有一种肝胆俱寒的心惊。

    父母偏疼兄长,下人怠慢,谢大人不管内宅之事也就罢了,王氏更疼爱王家人,韵嘉所有的东西都给了表姐妹。

    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忽视,那种委屈甚至无法开口言说。

    她的才学好,也是因为无处可以寄托那种被忽视的难过。

    她在京都里的才名是因为她的那首流觞曲水,见到了水上落花有感,“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

    原本只觉得这诗虽好,但是有些太过于哀切,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又是锦衣玉食长大的,能有什么忧思?

    想着刚刚宁蓁蓁说的那些话,刚刚只是红了眼眶,这会儿眼泪就流了出来。

    宁蓁蓁擦去了林凌的泪水,语气虽然很轻,但是坚定,“所以,我是断然不会留在谢家。”看着林凌,嘴角微翘眼睛明亮,“喊我一声姐姐?”

    林凌恍惚了一下,最终喊了一声“姐姐”。

    十一二的少年因为读书多,本身早慧,加上经过磨难,身上有些暮气沉沉,现在喊她姐姐,才有些少年气的感觉,软软的。

    宁蓁蓁的眼睛弯起,幸好有林凌。

    他的腿坏了,她多看书,多给人治病,找到相似的病人,早晚让林凌重新站起来。

    捏了捏他的腮,让少年人无法严肃,成了一种好笑的表情,宁蓁蓁的语气更轻松了,既然林家人是出于怕连累她的念头,那么认亲的事就很简单了,林凌说来说去,都没说银子的事,主要说的就是他的腿。

    “别想什么连累不连累,一家人就不要说这些。”宁蓁蓁说了这里,表情严肃起来,神情认真地看着林凌,“我说了这么多,你应当知道谢家我是不会留下的,认祖归宗的事,晚些你同爹娘说清楚。”

    林凌点了点头,如果这样说,他就明白了为什么姐姐不想留在谢家,只是,云儿姐姐那里……

    宁蓁蓁看着林凌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还有谢云儿的事,我也要同你说清楚。”

    林凌一愣。

    林凌很快就知道了谢云儿这些日子经历的事,买的哪家铺子的首饰,哪家铺子的布料,还有诗会的那些话,“她没有开口说过,但是肯定是流露出了相应的意思,甚至你们给她的丫鬟,也是成了粗使丫鬟,恩,一般这种丫鬟,不说是一等贴身丫鬟,起码也应该提拔成二等丫鬟才对。”

    林凌沉默着,听到宁蓁蓁说谢云儿的那些话,本来以为自己会难过,但是想了许多,心里一抽抽的,更多的是恍然。

    或许在那次非要礼佛的时候,就隐隐有些感觉,云儿姐姐只顾着自己。

    那时候,他即将有一场小考,夫子说课程很重要,但是姐姐非要让他陪着去礼佛。

    他伤了之后,因为探望的人络绎不绝,原本就早慧,那段时间开始,对人的目光还有语气更加敏感。

    为什么会把林云儿那天下午的话丝毫不漏的记住,除了因为话中内容深深地伤了他,另外就是因为她无意识体现的那种高高在上,她话中的立场都是从谢家女儿出发,她划了一条线,想要把自己和林家隔开。

    他的云儿姐姐心已经在谢家了,不认为自己是林家人。

    现在听到了宁蓁蓁的话,林凌有些难过,又觉得……这件事并不让人意外,像是那些他不敢碰触的真相,现在被宁蓁蓁挑明清楚。

    宁蓁蓁似乎生怕他不信,关于买衣服、首饰、郑家千金那些都说得很细。

    意思很清楚,她说得这些都可以打听出来。

    林凌一一记在心中,他信姐姐,但是这些消息还要告诉父母。

    宁蓁蓁看着林凌的模样,忽然想到了赵昱晖的动作,也学着他的动作,伸手摸了摸弟弟的脑袋。

    林凌显然被这个动作又惊到了,他的身子僵硬,消瘦的面颊上眼睛乌溜溜的瞪着。

    宁蓁蓁的眼睛弯起,“没关系,她本来就是谢家千金,我是林家姑娘。是你姐姐。”

    用她明亮的眼睛看着弟弟,认真地说道,“你的亲姐姐读书很有天分,现在已经把全部的精力用在读医书上,我会想办法医治你,别怕。”

    林凌不知道未来眼前的人会不会嫌弃他是个残废,只知道现在亲姐姐的许诺动人,让因为谢云儿有些受伤的心得到了治愈。

    他轻轻应了一声。

    作者有话要说:  “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漂泊难寻觅。”是《红楼梦》里面林妹妹作的《葬花吟》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