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配锦绣荣华(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归来真千金11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宁蓁蓁在进入赵家的时候,就知道赵姝病了。

    赵姝不像是薛阮一样死命拦着,还好脾气由着宁蓁蓁诊脉。

    红叶在小姐要来看赵姝的时候,心就揪着,生怕小姐要给赵家千金开方子。

    赵姝本来就生病不重,似乎之前有些忧虑,昨日里解决了这层忧,吃不吃药都没干系,不出两日,就会病气全去。

    宁蓁蓁看了一眼方子,里面都是些滋补的药材,于是开口,“再吃够今日就好了。”

    “吴大夫也是这样说的。”赵姝的目光从红叶身上收回,声音有些沙哑,“嘉嘉,你在正厅里坐着,我和哥哥说两句话。”

    红叶只要自家小姐不给看诊,心里头就放松了,和宁蓁蓁一起在正厅里等着。

    红叶的表现,赵姝看在眼里。

    等到好友带着丫鬟离开,赵姝的目光里有愤怒,手掌更是捏成了拳头,在空中挥了挥:“昔日里红叶就不如青葙尽心,那真千金病了,嘉嘉就不能出门,哪儿有这样的道理?现在好不容易嘉嘉可以出门了,让红叶盯着!防贼一样吗?”

    刚刚看到了红叶的样子,赵姝就来气,这是丫鬟?活脱脱是替谢家盯梢的。

    红叶的表现也让赵昱晖误会了。

    刚刚皱眉给妹妹诊脉的少女,是不是在暗处无助落泪?

    想到了这样的画面,眉头在他自己没有注意的时候,重重皱起。

    因为谢云儿生病,宁蓁蓁被谢家禁足。

    现在就算是能出门,怎么会先去魏武侯府?想来是谢家人的安排。

    想到魏武侯府,难免想到了未婚妻薛阮,以前薛阮与宁蓁蓁毫无纠葛,但是上次的赏花宴……

    赵昱晖还来不及深想,就听到了妹妹的话。

    “哥,昨日里到的消息,等会你就告诉嘉嘉。”赵姝说道,“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你可不可以带着嘉嘉外出散心?就像是先前带着我……”

    本朝与前朝不同,女子也可在外行走,但是赵姝嫌多有不便,正好有个丫鬟装扮的手艺巧,她从七岁那年开始,隔三差五,打扮做男儿,像是小尾巴一样跟着兄长身后。

    在赵姝的心中,宁蓁蓁形同被谢家软·禁,刚刚在看到红叶的表现,这个念头就冒了出来,怎么都挥之不去。

    赵昱晖被妹妹话吓了一跳,没等着赵姝说完,就呵斥说道,“胡闹。”

    他的心中一颤,不知道为什么,妹妹话触动了他。

    就算是早些年,在妹妹提议要他和薛阮一起逛花灯会,他都不曾这般呵斥。

    赵姝没察觉到哥哥的那点不对,只说了两个理由,一来是涉及到淮南之事,得告诉宁蓁蓁,还有谢云儿前后说法不一样,总有些古怪,得避开那个叫做红叶的丫鬟,刚在房间里,就发现红叶不肯离开,药翻红叶是必须的;二来就是赵姝的私心,想要让哥哥带着好友在外行走。

    赵姝牵着兄长的衣袖,声音小小的,“嘉嘉她也不容易,哥,你就把她当做是是妹妹,就当做是我。”

    赵昱晖捏了捏眉心,被妹妹软磨硬泡,最终松了口,“好。”

    *

    一碗昏迷药,让红叶软软倒下。

    宁蓁蓁在看到了晕过去的红叶,眼睛都瞪大了,听赵姝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赵昱晖,后者的耳根通红就没有消退过。

    他甚至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同意妹妹这种疯狂的举动。

    “哥。”赵姝是赵昱晖的亲妹妹,自然很清楚他表情的含义,她这个档口也不许哥哥后悔,给丫鬟使眼色,急急把哥哥打发出去,然后给宁蓁蓁换装。

    宁蓁蓁看着赵姝的丫鬟取出东西,然后给她更衣,换装,还有黑色的加高皂靴,动作熟练而又飞快,她的嘴巴微微睁开,看着赵姝,“姝姝,你都没告诉我。”

    赵姝说道:“这不太体统,我怕你说我。”

    宁蓁蓁想着谢韵嘉的记忆,要是原身,还真有可能。

    于是冲着赵姝笑了笑。

    以前的时候,谢韵嘉性情更稳重,真假千金之后,赵姝因为忧心好友,心性成熟了不少,这会儿说话像是宁蓁蓁的姐姐。

    “怎么样?”赵姝看着男装的好友,连耳洞都被调好的胭脂堵住,自己穿男装,多少有些拘谨,宁蓁蓁身子舒展,好像也比先前高挑,这样的年岁,只要不开口说话,就雌雄莫辨。

    宁蓁蓁拱手,压低了声音,“小生有礼了。”

    惹得赵姝笑了起来,点点头,“这样可以,再过两年,男子的声音要更低沉一点,就瞒不住旁人了。”

    宁蓁蓁以前跟着祖父行医,从未这般刻意装扮成男子,今日里赵姝的举动让她打开了新世界大门。

    想要让声音变低,她可以试试看做药丸,于是笑着说道,“晚点我试试看。”

    赵姝也笑着说道,“好。”

    果然是把红叶弄晕了,可以让好友外出逛逛,她都比以前活泼了。

    宁蓁蓁很满意装扮后的效果,和赵姝讨要了化妆的膏子,打算晚点也自己试试看,能不能有这个丫鬟的妙手,把自己扮作男子。

    赵姝伸手给宁蓁蓁整了整衣衫,咳嗽了一声,“我就不出去了,你和我哥一起。”

    在花园里,少年人的侧脸轮廓英俊,轻叹了一口气。

    他在外也隐隐听到了里间的笑声,本来隐隐有些后悔,听到了笑声,也就释然了。

    那人是妹妹的救命恩人还有手帕交,还是豆蔻年华的小姑娘。

    赵昱晖就决定像是赵姝说的,把眼前人当做自己的妹妹。

    他打量着宁蓁蓁,她的鼻骨要比妹妹挺直,长眉修得粗直斜飞,最关键的是,这幅自如的模样,比妹妹看起来还更适合男装。

    心里想着把人当做妹妹,赵昱晖在坐马车的时候,还是有些别扭。

    在嗅到宁蓁蓁的味道,就像是耳边被人吹了一口气,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样。

    以前赵姝男装,也是用他的熏香压住女子身上的味道,现在宁蓁蓁也是,用在妹妹身上还好,用在她身上,赵昱晖说不出的别扭。

    幸好宁蓁蓁没怎么说话,兴致勃勃地看着窗外。那种尴尬感觉消退了,赵昱晖才开口,“我们先去吃饭,下午再带你去逛一逛。”

    带着宁蓁蓁去的酒楼吃饭,考虑到她几乎没有外出过,赵昱晖带她尝得是粤菜。

    为了避免坏了宁蓁蓁的心情,赵昱晖准备吃完了之后,再让宁蓁蓁看那些消息。

    粤菜的食材鲜美,讲究的是鲜,看起来清淡,入口的时候,那种鲜美霸道地让满口都是馥郁香气。

    宁蓁蓁是第一次吃这样的粤菜,吃得十分满足,眼睛弯弯,因为只有两个人,也不必担心自己露出这般的姿态,不太男子气概。

    这让赵昱晖看在眼里,薄唇也微扬细小弧度。

    吃过了之后,包间里收拾干净,宁蓁蓁一边吃茶,一边看那份手书。

    原本轻松的表情,在看到了林凌落马,眉头就死死皱着。

    无论是赵昱晖还是赵姝,更关注的是林家人的品性,所以赵姝会看到林家人心性不错,替好友松一口气。

    对于林凌因为意外瘫了的事,他们觉得可惜,但内心没觉得是谢云儿害得,最多是有些感慨,要是那天谢云儿不强行去上香就好了。

    但是宁蓁蓁就不一样了,她作为任务人,知道那谢云儿是重生归来,知道谢云儿是怎么对付韵嘉,踩着女配的尸骨步步荣华。

    宁蓁蓁的眉头拧得厉害,心中难怪是死亡任务组,好歹林家人仁至义尽,为了认亲,把林凌害成这样,那谢云儿一点都不知羞。

    根本不提一百两银子的事,那个林家人特地准备的丫鬟,就随便当个烧火丫鬟,还诋毁林家,说是林家没钱,不让她读书。

    赵昱晖看着宁蓁蓁皱眉,知道她忧心那林凌的事,心中也觉得可惜,说道,“我娘过些日子回京都,到时候想想法子,看看能不能请到太医。”

    宁蓁蓁应了一声。

    看着宁蓁蓁的样子,赵昱晖有些后悔,他似乎不应该这么早就把东西给小姑娘看,应该等到游玩倦了之后,再给她看。

    赵昱晖想着能买些什么,好哄着小姑娘,结果一转眼,就看到了宁蓁蓁跑了起来。

    应该说宁蓁蓁刚开始是快走,等到后面就小跑了起来。

    赵昱晖急急跟着。

    等到看到宁蓁蓁停下,他还没有来得及和宁蓁蓁说话,就看到了一个头发斑白的男子正和青衫的牙行掮客说话。

    赵昱晖忽然想到了那从淮南带过来的手书,【知道了林凌的身子算是废了,林堂可以说是一夜头发就斑白了,鬓角这里都是白色的,哎,可怜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meili的霸王票,亲亲~

    感谢瘦成一道闪电的霸王票,祝你过年前瘦成一道闪电!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