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配锦绣荣华(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归来真千金10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诗会结束了之后,薛阮是想把宁蓁蓁邀出来,可惜接下来就是一场秋雨。

    淅淅沥沥的雨天,整个京都笼在这种萧瑟气息里。

    雨水敲在青瓦上,细小的当当声。

    积雨顺着屋檐边角坠落,细小流水托着无意被秋风卷下的枯叶,潺潺往低处流着。

    晴天的时候,谢云儿往王氏那里跑得很勤,那叫一个肉麻黏糊。

    王氏高兴得很,眼角的皱纹都不知道增添了几根,因为笑得太用力,眼角挤出来了新纹路。

    现在下了雨,谢云儿没去王氏那里,因为她生病了。

    重生至今不过是短短一个多月,谢云儿整个人紧紧绷着,不停地替自己谋划,等到回到了谢府,整个人也是斗志盎然,这在无形之中耗干了她的精气神。

    而现在冷不丁秋雨来了,温度降低,谢云儿就扛不住了,直接病倒。

    谢云儿病了,无论是谢侍郎,还是谢家长子,都没有放在心上,不过是风寒罢了。

    王氏担忧得不得了,每日里恨不得醒来了,就泡在谢云儿所住的小院子里。

    除了王氏之外,宁蓁蓁是最常去谢云儿那里的。

    宁蓁蓁抱着医书读了一段时间,听到了谢云儿病了,精神一震,觉得这是实践的机会到了。

    热情地跑到谢云儿所在的院子里,就是想要一展身手。

    “姐姐,你瞧你身上发冷,我有一个方子,保管吃个一两天,药到病除。”

    “总不能一直这样烧着啊,不如试试看我的方子?我又改进了一下,应当只用吃一天就够了,还能滋养身体,让肤色白皙起来。”

    “我是林家女,听云儿姐姐说,林家现在还有药堂,祖上更是出过神医,我觉得我也有这样的血脉,别看我学医的时间不长,但是颇有心得。这王大夫的方子不够好,不如试试看我的?”

    可惜无论是王夫人还是谢云儿,都觉得宁蓁蓁不怀好意,根本就是瞎胡闹。这宁蓁蓁才闭门学几天,就敢自称颇有心得,还说王大夫的方子不好,要自己开方子?!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谢云儿想到了曾听说过有小妾给主母下绝育药的事,于是,病中更是殚精竭虑,把自己的小院子弄得像是铁桶一样,生怕不小心被宁蓁蓁给害了。

    王氏也亲自敲打了采买药材的丫鬟,要是知道夹带了不该入口的,就直接打死。

    在宁蓁蓁看来很是可惜,那王大夫的药方,就是她学医两个月都可以开出来的方子。

    而且啊,它的本体在系统里被滋养,没跟着她一起过来,要不然,掰扯一点参须,她宁蓁蓁的方子,不光是药到病除,还能健体延寿。

    刚开始发热之后,足足三天才退烧,然后是长达接近十天的低烧,谢云儿因为这一次生病,消瘦了不少,就算是王氏用足了心思给谢云儿滋补,但是低烧没胃口,谢云儿先前做得衣服都宽了。

    等到能下地了,谢云儿的手脚都发软了。

    但下地不代表谢云儿的身体已经全好,她还在咳嗽,只要嗓子一受到刺激,就是撕心裂肺的咳嗽。

    宁蓁蓁错过了前面的医治,还是不甘心,想要给谢云儿治咳嗽,“夫人,云儿姐姐总是断断续续咳嗽,这嗓子若是咳坏了,那就不美,那王大夫的方子当真不够好。”

    显然又是一次无功而返,王氏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天气好不容易清朗了,”谢云儿沙哑着嗓子,“韵嘉,先前薛姑娘来了两三次,因为我生病,你都没有赴约,不如你去约薛姑娘,天气也晴了几天,山路也晒干了,正好走走路赏赏风景,泡一泡温泉。”

    王氏这几天看到了宁蓁蓁过来,头都要疼了,加上谢云儿之前也这样提议,板着脸,“云儿这里不用你操心,她嗓子都疼了,还要和你说话。”高声喊了人进来,吩咐让人赶马车,直接让人把宁蓁蓁给带上,去威武侯府。

    谢云儿听到了母亲的吩咐,就想要笑一笑,结果刚刚说话太难受,这会儿是撕心裂肺的咳嗽。

    宁蓁蓁同情地看了一眼谢云儿,真的是自讨苦吃,要是她出手,哪儿用这样,她说谢云儿嗓子会坏,也是真心话,按照谢云儿这个样子,十有八·九,嗓子会坏。

    腰间的玉佩闪了闪,那是Y444,它满心欢舞。

    谢云儿最后是登上了后位的,自然不可能声音嘶哑,它果然眼光好,宿主就是气运满值。

    根本不用做什么,就往谢云儿的院子里多跑几趟,谢云儿自己就更耗费心力,病好得慢,可能还会留下后遗症。

    *

    不到一刻钟,宁蓁蓁就坐上了马车,离开了谢家。

    车夫被夫人吩咐了要去侯府,宁蓁蓁想让车夫绕路先去赵家都不成,硬是直接到了威武侯府。

    等到了侯府,宁蓁蓁就乐了。

    上一次薛阮就想要邀请宁蓁蓁,因为宁蓁蓁心心念念就是给谢云儿治病,根本不愿意那个档口出门,就推脱说谢云儿病了,“云儿姐姐在病重之中,我在外赏风景泡温泉,不合适。”

    因为这话,薛阮和赵姝两人就给谢云儿探病,结果这一探望,头一天还好,薛阮第二天就流涕咳嗽还有头疼,显然也染了风寒。

    “云儿姐姐的病就是我治好的,”宁蓁蓁冲着薛阮的丫鬟说道,“不如我进去看看,给薛姑娘把把脉,开个方子,直接药到病除。”

    红叶按照小姐的吩咐,以后只要出门,都是她跟着。

    这会儿听到了宁蓁蓁的话,浑身一抖,眼珠子都瞪得圆溜溜的,二小姐居然信口开河?!她哪儿给大小姐治病?要是真给薛家姑娘治病,治出了事怎么办?

    红叶揪着心的时候,幸好薛家姑娘根本没有见自家小姐的念头,还直接让丫鬟挡住了,这让她心里头舒了一口气。

    “姑娘好意,我替我家小姐心领了。”薛阮之前听说宁蓁蓁来了,就和丫鬟吩咐过了,直接找理由把人给推出去。

    薛阮的贴身丫鬟,别说是自己的性命了,包括父母弟弟的命都捏在薛阮手里,自然小姐说什么,只能够照着做什么。

    薛阮本来就姿色平平,病中鼻头发红,因为头疼头发也是没有洗,面上还泛着一股黄气,她自个儿都嫌弃自己。

    这样的情况下,她一不愿意见到秦朗许,因为她不愿表哥见着如此丑陋的自己,二不愿意见到宁蓁蓁,那是心上人喜欢的人。

    宁蓁蓁是客,那丫鬟严防死守的样子,她就只能够抱憾离开。

    薛阮病了,那是不是赵姝也病了?

    宁蓁蓁从侯府出来,就直接去了赵家。

    *

    赵府里,赵昱晖正看着一叠厚厚的蓝皮书。

    不过不是圣人言论,而是去淮南的那人手书内容,昨晚上看过一遍,此时再看,发现了更多细节。

    赵昱晖昨日里看到了去淮南的侍从回来,里面满满当当都是记录下来的林家风评。

    街坊邻里的姓名都记录上,写的是对一家四口的评价,【林堂是个厚道人,殷氏也是温柔的性情,开药堂的太厚道就会吃亏,毕竟用不起药的,很多半卖半送,咱们这里的大夫都喜欢用林家的药材,因为药效好。】

    【林家做生意太厚道了,所以祖业卖了不少。这一次更是为了被养在谢家的姑娘,直接把最重要的铺子都给卖了,说是不放心,不想打搅那小姑娘,但也总的过去看一眼。】

    【还说想要顺便看看能不能给林凌这孩子治病,这除非林家高祖在世,要不然太难了,下身都瘫了,没办法。所以,林家人去京都,大半还是不放心谢家养的,叫做韵嘉的小丫头。】

    【两人有一双儿女,林凌是他们两人的小儿子,是个读书苗子,可惜啊,那一日云儿非要上山礼佛,云儿是风风光光回谢家了,留下了林家一地鸡毛,就算是这样,夫妻两人,包括瘫了的孩子,都没有怨过长女。哎,造孽啊。】

    【云儿这丫头,他们也是疼爱,还把祖业卖了,就是怕云儿在深门大院里,没银子手头紧。林家祖上有神医的时候,只最风光,可惜神医去了,现在的林家一代不如一代,本来等到林凌考出来了,也就算是熬出来,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

    私塾里同窗对林凌的评价,【夫子说林凌是他见过最自律勤勉的人,林凌的天分虽然不是顶佳,但是勤奋又自律,不出意外,应当是可以做个廪生。】

    【那一日要是林凌没有上山就好了,林云儿虽说年龄比林凌大,时常是林凌哄着他那个姐姐的。】

    其他人的评价都不错,但是林云儿的风评就不太好,总的来说,林云儿有三大罪状。

    第一,林云儿小时候闹着要请女师傅,请了就胡闹不好好读书,反反复复,让林家花了不少冤枉钱;第二,非要上山,害了林凌瘫痪,然后也没在家里待几天,欢欢喜喜跟着王家人走了;最后,林云儿直接收下了林家卖铺子的一百两银子,按道理谢家也是官宦人家,王家也是富庶,别说带走一百两银子了,应当多留一些银子才对。

    赵昱晖看着这些,就勾勒出来林家的全貌,对于林堂、殷氏还有林凌三人,品性都是上佳。

    就连病中的赵姝看到了这个,也是念了一句佛号,心中放下了一桩事。

    林家在京都里还有最后一个铺子,这样的性情认回韵嘉也绝对不会委屈了她,等到时候赵家再拂照一二,也就够了。

    昨日里赵昱晖看到是林家那三人的品性,此时更多的看林云儿的事。

    手指在书卷上拂过,就听到有人来禀,谢韵嘉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meili的超多地雷票,亲亲你~

    小天使们记得继续留言啊,红包多多,^_^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