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配锦绣荣华(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归来真千金9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薛阮和秦朗许两人早些年,就已经注意男女大防,今日里薛阮让自己的丫鬟拉住了墨砚,叽叽咕咕说了诗会上有大事发生,表小姐有很重要的事和少爷说。

    于是,秦朗许和薛阮两人一辆马车,另一辆马车拉着丫鬟和墨砚。

    两人独处在马车里,左右的窗帷都撩开,以示光明磊落。

    薛阮在秦朗许上来马车的一瞬间,近乎贪婪地看着表哥,等到他坐下了之后,才收回视线。

    等到秦朗许坐定之后,薛阮弯腰站起,想要坐到表哥的旁边。

    秦朗许被薛阮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说道,“表妹,你坐我对面就好。”

    薛阮因为秦朗许的语气有些受伤,眼睛一瞬间黯然,然后掩住,轻声说道,“可是,表哥,我是想要和你说谢韵嘉的事,坐在对面,声音太大了,被人听到了就不好了。”

    秦朗许恍然,他往前挪了挪,给表妹位置。

    薛阮收敛了裙摆,坐在秦朗许旁侧,很久没有和表哥坐得那么近了,鼻尖是表哥身上淡淡的龙涎熏香,手指扣在手心里,那种清微的疼痛提醒她不要出格。

    马车行驶,微微晃动,窗外的街景往后退,秦朗许也很久没有和表妹坐得这么近,不同于薛阮的内心激动,秦朗许是压住了身上发毛的感觉。

    秦朗许粗枝大叶,没有觉察到表妹的心悦,但是下意识地在开始讲究男女大防的时候,就离她远一点。

    毕竟小时候刚开侯府的表妹就哭哭啼啼,哭得像是脱了水的海绵,皱巴巴的的,那种哭起来的架势让他招架不住,至今想起来还会头皮发麻。

    想到了谢韵嘉,那种因为薛阮靠近发毛的感觉消退了点,才开口说道,“你要和我说关于谢韵嘉的什么事?”

    秦朗许想到了那一小段和宁蓁蓁说话,那小姑娘笑起来甜滋滋,面颊上两粒梨涡都像是盛着蜜。

    他以前老觉得这种才女,尤其是被褒奖的才女像是表妹一样,无趣又太过于端庄,让人敬谢不敏。

    但是宁蓁蓁显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种才女,按道理真假千金这么大的事,哭哭啼啼也正常,没想到她的好友哭了,宁蓁蓁都没有哭,还有了自己的打算,整个人笑容也是灿烂得让人心动。

    她和哭哭啼啼弱不禁风的表妹截然相反,还长得好看!

    秦朗许在后半段和宁蓁蓁说话的时候,在脑子里,连两人孩子名字叫什么都给想好了!还有点懊恼,怎么不早点认识。

    幸好现在认识了也不迟,真假千金的事母亲和他感慨过,他很清楚,无论是谢韵嘉还是谢云儿,都没有定亲。

    薛阮心中抽痛,脸上还露出了笑容来,“表哥,你是不是喜欢她啊。”

    秦朗许没有想到表妹说话居然这么直接,脸上一红,也不敢看表妹,看着马车顶。

    他也就没有看到表妹那种疯狂的恨意。

    “说、说不上。”秦朗许说话结结巴巴,眼神也是飘忽不定,“才第一次见面,就是、就是觉得她不像是我想的那样古板无趣吧,遇到这么大的事,态度还挺乐观的。”

    薛阮本来就猜到表哥应当是喜欢宁蓁蓁,但是真的听到了表哥的话,手指掐着手心更为用力。

    就算是心如刀绞,她还是能够开口,“表哥,你这模样,分明是喜欢了。喜欢也没关系啊,谢韵嘉的话,生得好看,才学也好。”

    秦朗许没说话,就是嘿嘿傻笑。

    薛阮温声说道,“表哥你没定亲,她也是,男未婚女未嫁,岂不是正好?虽说门楣差了点,但若是表哥你喜欢,同姨母开口,定然是没问题的。”

    秦朗许觉得表妹今天的话处处都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他心里头就是这样想得。

    薛阮看着表哥的表情,就知道,如果不是她非要和表哥一个马车,只怕回府了,表哥就要和姨母说这件事了。

    “表哥,我觉得你先别同姨母说,若是你喜欢谢韵嘉,再缓缓才好。”

    秦朗许忍不住侧过头看表妹,奇怪问道,“为什么?”

    “韵嘉是不是同你说,想要回林家?”

    “恩。”秦朗许点点头,尤其是宁蓁蓁还说了要学医,让他觉得十分有趣,小姑娘的想法天真烂漫,那行医哪儿有那么简单的,除非自小学医,行医治病可不容易。

    “听谢云儿的意思,林家待她有些苛责,加上小门小户门楣落魄,谢云儿养在林家,书都没有怎么读过。现在韵嘉说是要回林家,但是转眼哥哥你就说心悦韵嘉,想要求娶,姨母会怎么想她?”

    秦朗许不算聪明,但是薛阮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他也听懂了,连忙替宁蓁蓁解释,“可是她说话是真心的啊,我听得出来。”

    “表哥,别急,所以我才让你不要现在去说。”薛阮小声说道,“要是现在开口了,到时候姨母坏了印象,成不了好事,反而不妥。”

    “好表妹,”秦朗许知道薛阮聪慧,连忙说好话,“那怎么做,表妹你教教我。”

    薛阮刚说完话了之后,就悄悄憋气,这会儿因为憋气,面部微红,像是害羞一样,颤了颤眼睫,这个时候说道,“表哥,韵嘉的手帕交是谁,你应当晓得。”

    秦朗许恍然,果然表妹聪明啊,今日里后来他看着,宁蓁蓁总是和赵姝走在一起,赵姝是谁啊,是表妹未来的小姑子!

    薛阮继续说道:“我同赵姝说了,近些日子可能韵嘉心情不好,到时候我和韵嘉就有了更多的接触机会,就可以……”

    秦朗许大喜,直接站起来,差点撞了车顶,他弯腰对着薛阮行礼,“好表妹,那你多和韵嘉说说我的长处!”

    薛阮心中悲戚,这才第一面,秦朗许就这般喜欢那韵嘉?!

    世人不喜秦朗许,而她很清楚表哥的好,她可以和韵嘉说一说表哥的好处,就看韵嘉有没有那个命消受!

    眼底滑过一丝暗芒,然后开口说道,“韵嘉于赵姝有恩,等到章夫人回来了,章夫人认她为干女儿,再看看林家是个什么状况,那个时候,所有事都稳下来了,我再替你同姨母说,你与韵嘉的事。这样一来,姨母就不会误会,觉得是因为韵嘉不想回林家,用不好的手段勾住哥哥。”

    今日里,宁蓁蓁可没使什么手段,她只是对着他笑一笑,秦朗许的心思就翩跹起来,但是他也知道,要是母亲对韵嘉有了坏印象,一桩好事也会平生波澜,只是……

    秦朗许清了清嗓子,有些不好意思,“大概要多久啊。”

    那就要看她什么时候送谢韵嘉去黄泉!

    心中想着要人的命,薛阮脸上反而带着笑,“表哥,不会太久的,这么大的事,估计章夫人也会赶回来,估计也就是年前。”

    秦朗许放心了下来。

    薛阮再三交代,不要让秦朗许透露了口风,这期间要是姨母说了其他人家,想办法推了,然后把对方的名字给她。

    秦朗许头点着,觉得他不应该用老眼光看表妹,表妹已经不是那个哭得让人头皮发麻的小哭包,也不是总伤春悲秋,还是很有用的,“谢谢表妹,那这件事就这样。”

    他的右手捏成了拳,敲在了左手手心里,像是补救一样地说道,“正好通过你,也可以了解一下,到底我和韵嘉合适不合适。”

    他还是觉得合适,谁让韵嘉生得好看,若是不合适了,到时候再纳美妾就好,只要韵嘉不是哭哭啼啼不许他纳妾就行。

    马车停到侯府门口,正好侯夫人也外出归来,看到了小儿子和薛阮一个马车,眼皮子一跳。

    秦朗许大大咧咧上前行礼,薛阮也是如此,礼数让人找不出一丁点的毛病。

    等到晚上吃完了饭,侯夫人让人找过来了墨砚,“二少爷怎么和表小姐一个马车?”

    墨砚便说了诗会上的事。

    听到了谢韵嘉和儿子走得近,侯夫人心中一跳,后来又特地喊了儿子过来。

    秦朗许记得薛阮的吩咐,面对娘亲的试探,就懒洋洋说道:“娘,当时就是儿子躺在石头上睡觉,结果谢家假千金和赵家小姐说话,我被逮住了。她觉得我偷听她们说话,扯皮扯了半天,什么有意无意,就是说说话,然后那些人,就是长舌,瞎说呢。”

    侯夫人问了问,心中稍微放松了下来,感觉儿子确实对谢韵嘉无意,那她就可以放心,不用担心这个小姑娘白白丧命。

    她捏了捏眉心,第一次儿子订婚对象死亡她没有起疑心,第二次订婚的那个毁了容,她隐隐觉得有些蹊跷,想办法查了之后,结果让她心惊肉跳,结果指向的是薛阮?

    查到了薛阮头上,侯夫人下意识地就不敢继续了。

    怎么会?!

    侯夫人心里头不敢相信,留了心之后便觉察到,薛阮可能对小儿子有意。

    别的不说,薛阮刚开始是喊世子大表哥,喊秦朗许二表哥,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是恭恭敬敬的世子,一个就是表哥。

    薛阮可是订了亲的啊!小儿子的脾性她很清楚,若是说薛阮喜欢世子还好说,怎么会喜欢这个不成器的小儿子?秦朗许要不是有她约束,那早就流连于秦楼楚馆,乐不思蜀了!

    小儿子也不如那赵昱晖啊。

    侯夫人的心里头乱糟糟的,没有确凿的证据,可能又牵扯到嫡亲妹妹唯一的女儿……

    她也不敢继续去查,猜不到薛阮丧心病狂两件事都是亲自动手,而是猜测,薛阮是不是用了什么巧妙的办法,让别人动手。

    侯夫人装了这件心事,近来都没有睡好,把两人从小的事都想了一遍,刚开始确实薛阮有些难过,秦朗许胡闹逗表妹开心,然后大了之后,府里头就很注意男女大防,薛阮本身又有婚约,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思?

    或许等到明年,薛阮成亲了就好了。

    侯夫人只能强迫自己这样想。

    等到薛阮成亲,那赵昱晖又是人中龙凤,赵府家风正,还有男子年方四十无子方可纳妾的规矩,等到新婚小夫妻两人举案齐眉,薛阮的心思就会散了。

    侯夫人打算压一压小儿子的婚事,等到薛阮嫁人再给儿子定亲。

    此时还不忘嘱咐儿子,“你若是瞧中了哪家闺秀,同娘说,我好替你把把关。”

    “儿子晓得。”秦朗许笑嘻嘻地说道,越发觉得表妹机智,要不然这个档口上,娘亲去审视韵嘉,那肯定就像是表妹说的,怎么看怎么不满意!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meili的一连串地雷~还有一只摸鱼今的地雷,亲亲你们~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