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配锦绣荣华(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归来真千金8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在谢云儿笑出声的时候,赵昱晖就看了过去,他微微怔住,因为看到了薛阮满是恨意的眼。

    是恨谁?

    赵昱晖还没有来得及深想,就听到了其他人也噗嗤笑了出来。

    女眷那边,不是用袖子捂着脸,就是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的团扇掩住了口,就连男子这边,在看到了秦朗许猴子屁股一样通红的脸,也笑了起来。

    谢韵嘉笑盈盈的看不出什么,秦朗许这模样明眼人就看出了他的心思,只怕确实有那么点心思。

    一个是不学无术的侯门公子,一个是秀外慧中的闺秀才女,本来是不那么相配的,但谁让谢韵嘉这个千金是假,虽然有些荒诞,门楣有些低,但还着实可以配一配。

    赵昱晖看着旁边的人挤眉弄眼,心中那点不舒服让他的眉头死死拧着,清了清嗓子,替两人解释,“许是正好遇到了。”

    秦朗许像是小鸡啄米一样点头,赵昱晖看到薛阮上前,似乎想要挽住谢韵嘉,结果后者躲开了。

    薛阮有些讪讪的,但还是好脾气地说道,“行之说得是。”

    赵昱晖的字是行之。

    这一对未婚夫妻同时开口,不管其他人心中怎么想的,起码这会儿面上倒是不笑了。

    赵昱晖因为薛阮的那个眼神,接下来的时候,总是往那边看去。

    因为赵昱晖的举动,正好解救了脸红紧张的秦朗许,都冲着赵昱晖取笑起来。

    “行之说得是。”还有人掐着声音学着薛阮说话,把行之两字说得是缠缠绵绵。

    “去。”赵昱晖用折扇敲了敲侯杰的脑袋。

    他还想着薛阮的眼神,恨得对象不是秦朗许就是谢韵嘉,究竟是谁?

    平时不见薛阮与谢韵嘉交好,她对妹妹也是点头之交,平时总是注意避讳,这会儿反而和谢韵嘉走得近了?

    *

    女眷这边,郑清宁本想要来劲儿,但是薛阮偏偏向着谢韵嘉,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薛阮虽说父母双亡,但是魏武侯上下待她犹如己出,性情温婉才学也不错,又与那赵修撰定亲,将来定然是一品大员的夫人,多少得给对方面子。

    赵姝却觉得像是迷一样,薛阮平时与她还有谢韵嘉相交不多,但是韵嘉对薛阮也是恭敬,毕竟大家都心知肚明,薛阮是赵家未来的儿媳妇,但是怎么现在……

    赵姝又想要找时机和谢韵嘉说话,只是,她还没有找到和好友独处的机会,反而是被薛阮拉住。

    薛阮的声音温柔,“姝姝,谢家妹妹的话,我平时听你叫她嘉嘉是不是?”

    赵姝点点头,薛阮的脸略长,鼻梁不高,生得可以说是不大起眼,但是平时穿衣讲究,看着书卷气息十足又温温柔柔的,赵姝还挺喜欢这个未来嫂子的。

    “她可能……”

    赵姝刚想要替好友解释,就感受到了薛阮用手指压在了她的唇上,“你不用说啦,我知道的。”

    薛阮的眸色是淡褐色,里面盛满了包容,“嘉嘉心情不好,这么大的事,她才十三,怎么会接受得了?”

    谢韵嘉此时还有一个月才是十四岁的生辰。

    赵姝先到谢韵嘉比自己还小,眼眶又有些发红。听着薛阮说道,“就算是她今天一直笑着,我也知道她心里头定然是难受的。这种事,其实嘉嘉是最无辜的,哎。姝姝,我与你哥哥定过亲,平时不好与你多说话,与嘉嘉也是,总担心之后被人取笑。但是我现在觉得,嘉嘉这样不太好,我们得让她走出来。”

    赵姝听到了这里,脑袋忙不迭点着,只是她又有些迷茫,怎么让好友走出来呢?

    薛阮看着赵姝的表情,继续说道:“这里不远处,有个清平庵,那里有一个枫树林,估计还有个三五天,枫叶就全红了,不如我与你还有嘉嘉,一起去庵堂小住,赏赏风景,你看如何?那个庵堂极其清幽,还有一眼温泉,听说这泉比其他地方多了一个功效,那就是有抚平伤痕的作用。”

    平时薛阮与她只是点头,她也可以理解,现在听着薛阮说话妥帖又温柔,好友说话不好听态度疏离,对方也不在意,反而还贴心地想要开解嘉嘉,她心里头更喜欢薛阮了。

    而且薛阮最后一点,抚平伤痕,更是戳中了她的心。

    虽说姨妈把她视为己出,薛阮寄人篱下,心性早慧,最擅长察言观色,此时继续说道,“我与你说,我其实非常喜欢嘉嘉的诗呢,以前有些不大好意思与嘉嘉相交。”

    薛阮三言两语,彻底说服了赵姝。

    *

    过往诗会,就算是没有惊才艳艳的诗作,也有一两首佳作,这次男子那边赵昱晖无心作诗,女子这边,宁蓁蓁直接不作诗,薛阮、赵姝也是如此,直接没什么诗作。

    等到傍晚的时候,谢云儿与宁蓁蓁一齐坐上了马车。

    宁蓁蓁这一次到诗会,按照王氏的要求,带的丫鬟是红叶。

    红叶这丫鬟爱凑热闹,当时宁蓁蓁要一个人在亭子里坐着,她就陪赵姝一起去梳洗,然后跟着赵姝去了亭子,发现没人,就先和其他众人汇合,没想到遇到了宁蓁蓁与秦朗许在一起。

    红叶原本是心里发虚,结果谢云儿私下里问了几句,谢云儿直接说道:“你若是出去,见着妹妹与秦二公子走在一起,无需理会。”

    红叶还没有说话,谢云儿就补充说道,“红叶,无需和母亲说,你听我的就是,母亲最疼我,你好好替我做事,等我嫁人的时候,就把你讨过来,也不会让人与韵嘉妹妹一起去林家吃苦。”

    红叶被谢云儿敲打过,这会儿缩在角落里,眼观鼻,鼻观心,听着谢云儿与宁蓁蓁打趣,“妹妹今天可是唬了我一跳,居然与秦二公子走在一处。我虽来京都不久,也是听过这位的名声。”

    宁蓁蓁眨巴眼,“其实秦二公子,性情很是洒脱。”

    她说得也是真话,此人说话诙谐,性情洒脱,看法颇为有趣,例如并不觉得女儿家就不如男。

    不过,秦朗许就算是还不错,宁蓁蓁也没想过嫁他。

    此人风流,喜美色,要不是侯夫人约束,只怕根本管不住去那秦楼楚馆,显然这样的人,也没有一人一世一双人的念头。

    每个小世界里执行任务,不过是短短数十载,要费劲儿转变别人的态度,求着恩宠,何必呢?

    她看过往绑定的记录,执行者要么不嫁人,在一个小世界里潇洒快活,要是有情感需求,真的要嫁人,那也定然是只做正妻,丈夫无妾无通房。

    谢云儿抿唇笑了笑,用手肘撞了撞宁蓁蓁,“那很好啊,我与娘说。”

    宁蓁蓁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

    当谢云儿与王氏说了秦朗许的事,王氏第一个反应就是皱眉。

    侯府二公子,就算是不学无术,但是就连世子也疼爱这位弟弟,秦朗许的克妻之名,那是虚无缥缈的事,这一门亲事,要是谢韵嘉真的攀附了,那就是走大运了。

    “这门亲事太好了。”王氏说道,“虽说世子之位不是秦家二公子的,但是世子爷对这位胞弟,是很好的。这位秦二公子门楣太好,要是谢韵嘉嫁了他,太便宜她了。”

    前世,薛阮死了,韵嘉嫁入到了侯门,确实是一桩好婚事,但是现在谢云儿太清楚了,只要薛阮存在,克妻就是铁板铁的事,尤其是已经看到了薛阮拉着赵姝还有韵嘉套近乎。

    “娘,你信我吗?”

    王氏没想到女儿会说这话,连忙点头,“你是我的心肝儿,怎会不信你。”

    “这桩婚事,您万万不要阻拦,若是侯府真的遣媒人,您就成全了她。”

    “这……”王氏刚露出了为难的神情,就看到了女儿嘴唇抿成一线。

    王氏叹了一口气,理着女儿的头发,“好。”

    谢云儿眉开眼笑,她就知道娘亲一直是听她的。

    重生的事,这是谢云儿最大的秘密,她这辈子谁也不打算说,但是准备稍稍透露一些好让娘亲安心,也让娘亲不要破坏她的计划,“娘,您信我,女儿是有福之人。我同您说,舅舅礼佛那一次,怎么就那么凑巧遇上了?就是因为我当时有这样的感觉。我这次的感觉是,秦二公子克妻的事,绝对是真的,所以我才想让谢韵嘉嫁给他。”说到了这里,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根本不可能成功嫁给秦朗许,只怕订婚阶段不是被薛阮杀掉,就是毁容,又或者是薛阮使出其他手段,让谢韵嘉生不如死。

    她偎在王氏怀中,仰头看着王氏,“娘,你不许觉得我的坏,我在林家吃了那么多苦,我是真的不想让谢韵嘉过得好。”

    王氏怎么会觉得女儿坏?

    只要女儿一提到林家的事,她巴不得让谢韵嘉倒霉透顶。

    “你怎么会坏?瞎说。”王氏搂着谢云儿,“那就依你的,如果要是侯府遣媒人,我就绝对答应下来。”

    “要是侯府那边的人,过来约谢韵嘉,也让她出去,不许托病。”谢云儿说道,“但是我不去,要是和秦朗许接触了,就会染上霉运。”

    王氏觉得女儿这话说得没头脑,但是依然是点头应了下来。

    对亲生女儿,她就是这样没有任何节操可言。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