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配锦绣荣华(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归来真千金7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宁蓁蓁还没有开口,就忽然听到了有人开口,“清宁这话说得不对。”

    所有人都看了过去,说话的那人裹着红色披风,那彤色衬得她肤色更显得苍白羸弱。

    此人叫做薛阮,比在场的人年龄都大一些,还有个身份就是赵昱晖的未婚妻。

    薛阮的声音温柔但是坚定,“韵嘉的才学是极好的,在场的家里都请了女师傅,可谁有韵嘉的才情?”

    薛阮这话让在场的人不由得暗自点头,郑清宁本来还有些不忿,在听到了薛阮念了一句诗,那种不忿的神情也消散了。

    无他,谢韵嘉因为那首诗还被皇后娘娘召见,说她是兰心蕙质,才情无双。

    谢家不过就是出了一个兵部侍郎,请来的女师傅不算多高明,谢韵嘉让她不喜欢,但是才情是实实在在。

    谢云儿看到是薛阮开口,眸光一闪,如果是别人,她心中得给对方记一笔,眼前的人,就是个随时有可能爆炸的不安定因素,最好是不要去碰触。

    谢云儿又看了一眼郑清宁,这些天跟着娘亲在京都里买东西,重点结交了这位,因为有前世记忆,很清楚郑清宁从头到尾都讨厌谢韵嘉。

    此时的宁蓁蓁也在看薛阮,她心中不由得感慨,如此柔弱的人,为何会做出那般疯狂的举动,不喜赵昱晖也不用这般惨烈地害了人,等到这桩案子破获之后,还留下了一首诗,意思是不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宁蓁蓁看着薛阮,对方也点头微笑。

    赵姝挽着宁蓁蓁的手臂,更是觉得未来的嫂子在这种情况下就可以仗义执言,不亏是嫂子。

    宁蓁蓁却在这个时候摇摇头,声音可以说是万分诚挚,话里的内容是打脸薛阮,“其实郑小姐说的对,我是占了云儿的光,我本应当过清苦的日子。喊我的林韵嘉,再对不过,云儿姐姐说是小门小户出身,这才回来几日,也没有请嬷嬷教导,举止有度,说话也是落落大方,倘若云儿也是锦衣玉食,我觉得定然是个女诸葛。”

    宁蓁蓁说得快,根本让赵姝无法拦住,接下来更是衣袖掩面,“这般的云儿姐姐,让我想要归家心切,耻于待在谢家。”

    在场的所有人都面露错愕,而薛阮的眸光一闪,那不悦之色一闪而过,很快就消匿。

    没人喜欢刚开口帮了人,紧接着就被人驳斥。

    赵姝本想要开口,就感觉自己的手被宁蓁蓁捏了捏。

    宁蓁蓁看着薛阮,“薛家姐姐,当不得如此谬赞,用了谢家的资源,成就了才名,这才名不要也罢,若是可以转移,我宁愿直接把才女之名转在云儿姐姐身上。”

    谢云儿怎么听怎么别扭,她是想要谢韵嘉的才女之名,但不是这样的施舍。她有了重来一次的际遇,这是上天的恩赐,她至于要谢韵嘉的施舍?

    想到了宁蓁蓁再次强调要回林家,她脸色更难看了。

    诸位闺秀寒暄了一阵子,宁蓁蓁这样一味贬低自己,让赵姝有些着急,找到了合适时机,扯着好友到偏僻的地方。

    宁蓁蓁知道赵姝是想要和她说话,眸光一转,“这里说话不好,你与我来。”

    宁蓁蓁凭着感觉,到了一处亭子里,才说道,“你是想说我回不回林家的事?”

    赵姝:“我哥哥那边还没有打探出消息,你今天怎么这么着急?”

    宁蓁蓁的目光从花丛之中青衣一角滑过,“你可知道,那一日,差不多我被人指着鼻子说,用了谢家的资源,得给谢云儿铺路。让我要尽心尽力给谢云儿……”说完叹息一声。

    要是在外人看来,这话也没什么大错,但是赵姝已经知道,原本谢家就待友人苛责,谈什么资源?

    要真说起来,还是韵嘉的才情无双,入了皇后的眼,连带谢平也被抬举了。

    赵姝红了眼圈,被宁蓁蓁用手帕擦了擦,“脸上的脂粉花了就不好了,我觉得回林家也不错,林家小门小户,若是待我不好,你们赵家一只手就可以捏住。”

    赵姝本来还想要问问,为什么觉得友人对薛家姐姐态度有些不对,现在全然是伤感了。

    遇到了这样糟心的事情心如死灰,所以才不管是谁替自己说话,只说自己想说的。

    宁蓁蓁哄了几句,让赵姝的丫鬟带着赵姝去洗洗脸,重新上妆,至于她自己,则是留在亭阁里,拢了拢身上的披风,“这里也没什么人,我也懒得过去凑热闹,在这里坐坐也挺好。”

    等到赵姝离开了之后,宁蓁蓁就走到了花丛附近,笑盈盈地说道,“可听够了。”

    那人站了起来,要走出花丛的时候,一个踉跄,宁蓁蓁顺手就把人给扶了扶。

    秦朗许的手正好握住了宁蓁蓁的手,他虽说平时胡闹,但是从未这般摸过女子的手。

    秦朗许的手指擦过了鼻尖,有些尴尬,这样一摸鼻子更糟糕了,手心里似乎还残留着女孩子柔软的温度。

    “我、我先在这里的。”秦朗许说完这话之后,说话就理直气壮了起来,“我在这里躺着晒太阳,谁知道你们过来了。”

    宁蓁蓁抬头看了一眼太阳。

    恰巧今日里天气并不好,层云遮住了金日,压根儿就没有太阳。

    秦朗许也发现了是阴天,根本无太阳可晒,尴尬地想要跳起来。

    这个时候,宁蓁蓁笑了起来。

    秦朗许本就喜欢年轻漂亮的姑娘,这会儿近距离看着宁蓁蓁,对方明眸皓齿,笑起来的时候更是带着点天真无忧,一下子就戳中了秦朗许,心跳都快了起来。

    宁蓁蓁对着秦朗许笑着说道:“我也没有怪你,那些话也没什么听不得的。主要是我的好友,刚刚就替我难过,要是知道被人听到了,只怕心里头更不舒坦了,我怕她又要哭鼻子。”

    秦朗许想到了刚刚话里的内容,真假千金的事他当然也听到了,只是没想到这位假千金落落大方,尤其是笑起来……

    耳根不争气地烧了起来,“你的好友也是替你忧心。”

    “是啊。”宁蓁蓁说道,“所以麻烦公子,我知道就算了,不要透露了出去,我刚刚和友人的话。”

    “我又不是长舌妇人。”秦朗许咕囔着,有些不满。

    宁蓁蓁笑容越发甜美,甜得让秦朗许都不敢正眼看,“只是提醒一二,毕竟我也不认识公子,第一次见面。”

    宁蓁蓁从谢韵嘉的记忆里,还当真不知道这位是谁。

    眼前的人应当身份也不低,锦衣玉食里养大的公子哥,眉目英俊,身上的气度不像是赵昱晖那种浑然君子之风,此人带着一种风流洒脱之意。

    宁蓁蓁很快就知道这人是谁,难怪她的直觉引着到这里谈话,此人是魏武侯的小公子,秦朗许。

    他还有一个身份是什么呢?那就是薛阮的意中人。

    薛阮的父亲与赵昱晖的父亲是同窗,当年定下了娃娃亲。

    薛阮父亲亡故之后,薛阮的母亲也去了,之后薛阮养在姨父家,也就是魏武侯府里。

    薛阮进府的时候,因秦朗许处处拂照,带她玩耍陪她解闷,少女早慧,一颗芳心就落在了秦朗许身上。

    可惜秦朗许从未想与表妹之事,一来薛阮已经定亲,二来则是薛阮虽然才学好性情好,但是样貌寡淡。

    秦朗许是小儿子,自幼被母亲娇养,喜欢的是漂亮的闺秀,因为母亲管得严,也就是嘴皮花花,从未去过秦楼楚馆,身边养了两个美妾,均是性情温柔模样袅娜。

    秦朗许定亲过两次,一个姑娘礼佛的时候滚落山崖,一个姑娘毁了容,等到薛阮被抓,才知道那两次都不是意外,是薛阮所为。

    宁蓁蓁跟着祖父时间久了,加上她是天生天养的人参精身份,便也有悬壶济世救人之心。

    她有心想要让赵昱晖与薛阮解除婚约,刚刚直接驳斥了薛阮的话,得罪了薛阮,现在更好了,直接遇上了薛阮的心上人。

    宁蓁蓁也因为行医缘由,对女儿家所谓名声之事,看得很淡,反正达成了目的就好。

    而且说起来,她又不是真正的谢家千金,身份就是小门小户出身的林家女,要是名声没了,直接开林家的药铺,那才是宁蓁蓁巴不得的事。

    所以便与秦朗许说话,在宁蓁蓁刻意引路之下,秦朗许与宁蓁蓁正巧遇到了一帮赏花的公子哥和闺阁小姐们。

    秦朗许此时尚未有通房,第二任的未婚妻才毁了容退亲,他心中也是郁郁,加上不学无术,他也很清楚自己的婚事成了老大难。不知找个什么样的妻子好,就躲着众人,自己在花丛里的青石上躺着。

    见着了宁蓁蓁,听她说话落落大方,遇到了人生里的大难,也不见悲悲戚戚,让人心生好感,笑起来的时候甜美可人,像是口里含着饴糖,满是芬芳,最重要的是……她肤白貌美,身姿玲珑窈窕。

    虽然是假千金,真正是小门小户出身,但是她才名好,又救过赵家千金,有赵家拂照一二,而自己两次定亲不合适,又是不学无术之名在外,也算是般配?

    秦朗许一边怀着少男心思,一边和宁蓁蓁说话,等到听到了惊呼声,才发现,自己居然和宁蓁蓁两人一直这样走着,到了赏花宴的众人面前。

    薛阮在看到了表哥出现的时候,心中一跳,接着又泛起了轻愁,觉得自己与表哥无缘,然后就看到了表哥居然和谢韵嘉说话,眼底涌现出浓烈的恨意。

    而男客那边,赵昱晖则是看着宁蓁蓁,眉头皱成了一团,不知道为什么,心中也像是有小刺在扎,不舒服又不痛快。

    谢云儿在看到了两人站在一起,那种错愕几乎写在脸上,第一世,韵嘉就是嫁给了秦朗许,没想到现在两人就搅合在了一起?

    随即又有些想笑,想到薛阮的疯狂,眼底流露出幸灾乐祸来,当时薛阮已经死了,韵嘉嫁给了秦朗许,也算是一门好婚事。

    但是现在不同,薛阮可是害了秦朗许的两任未婚妻?!

    她几乎无法抑制自己的笑,然后也真的笑出了声,谢云儿也懒得遮掩,对着宁蓁蓁说道,“韵嘉妹妹,你与秦二公子很是投缘啊。”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没说发红包,留言就骤降啊,痛心疾首!

    所有的!公众章节!更新之后的24小时内留言的,统统发红包的!

    红包biubiubiu的发射~小天使们要用评论来接我发射的爱心红包啊!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