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配锦绣荣华(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归来真千金6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淮南

    林家的杏春堂正式改了牌匾,让林堂轻叹了一口气,心中说不出酸楚,这是林家发迹的药堂,如今也要卖掉了。

    三代以前,林家从淮南发迹,可惜祖上的医术没有传下来。

    林家高祖是神医,人称“林一针”,擅长针灸,只用一根金针,就有起死回生功效。

    “林一针”因为医术高明,被匪徒掳走到山头要给匪类看诊,结果正好遇到了官府剿匪。“林一针”被流矢射中心脉,行医治病了一辈子的神医没有救活自己,一命呜呼。

    虽说“林一针”也有留下行医的心得还有札记,可是无人学会他的本事,林家一代比一代没落。

    如今把最后的杏春堂关闭,远在京都还有一个铺子,一家人商议之后,干脆变卖了祖产,到京都里去。

    那一日林凌与云儿上山礼佛,也是改变林家命运的日子。

    林凌被惊马踏中了脊背,整个人瘫了;而云儿也因为惊马的缘故,被那王家人认出像极了王家的外嫁女。

    王家人再查一查旧事。

    两家人在十几年前都在沿海宁城,因为倭寇袭城,两人是在寺庙里生下孩子,也就应当是那个时候弄错了孩子。

    林家人幼子成了瘫子,无法站起。

    长女又说是兵部侍郎之女,也要回京都。

    林家人可以说是忽逢巨难。

    最让林家不能接受的是,云儿离开之前,还私下里说了,意思是让他们做好准备,谢家可能也会留下韵嘉,让林家人安心在淮南生活,不要惦记韵嘉。

    养了十几年的女儿忽然不是亲生的,要回谢家,他们林家的亲生女儿也不能回来?

    这对林家来说,犹如晴天霹雳。

    林家人是落魄开药堂的,对方是官宦人家,那韵嘉又有些才名,多半是会留在谢家的,林家一无所有,拿什么去争这个孩子?

    林家人怀着酸楚卖了一个铺子,百两银子给了云儿,还特地买了一个会点拳脚功夫的丫鬟让云儿带着。

    现在林凌的状态稍微稳定了下来,一家人就决定去京都。

    一来,淮南太小,到了京都许是有转机,看看能不能有神医给林凌治病;二来就是,如果谢家真的要留下韵嘉,那也是他们的女儿,总想着见一见,那孩子过得好不好,要是谢家做主嫁了韵嘉那孩子,林家人也想给她一些压箱底的银子。

    林凌对自己能再次站起来不抱希望,但是也想着离开淮南,这个地方太小,他不想看到街坊邻里还有同窗,他们同情的眼神。

    林堂原本满头乌发,精神奕奕,此时鬓发已经是霜白,整个人呈现出了老相。

    看着牌匾落下,眼眶发红,忍不住用袖子擦拭眼角。

    上前抱住了这块儿乌木牌匾,在对方同情的眼神里转过身子,塞到了马车上,撩起了帘子,整个人入内,对着车夫说道,“走吧。”

    殷氏温柔地给林凌整理了衣衫,“等到了京都就好了。”

    她怎会没有看到丈夫发红的眼眶,刻意给丈夫一点时间,不去看他。

    林凌自从这一祸事之后,五官消瘦,平日里机灵的眼睛也是暗淡,声音有些沙哑,“恩,希望会好。”

    虽然他并没有抱希望,他只想远远离开熟悉之地。

    青帷马车缓缓离开了淮南。

    这淮南城下辖的洞泾镇,街坊邻居都认识,之前就知道林家把最后的药铺连后堂的宅院都一并卖了,现在是要离开了,等到车辙远去,就开始议论了起来。

    “哎,这真是造孽啊,云儿也是看着长大的,居然不是林家的孩子。平时林家人都把那小姑娘宠到了天上去,这……造化弄人啊。”

    “可不是吗?居然为了那个孩子,就卖掉了一个宅子。这林堂还有殷氏也实在是厚道人,那天要不是云儿闹着要去礼佛,哪儿会发生这样的意外?而且云儿这丫头实在是……也太没心没肺了,这去了那么久,一封信也不知道往回寄?而且一百两银子啊,谢家哪儿缺这点银子,林家这般的境地,她也不嫌银子烫手?”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云娘巴不得想要早早回到京都,与林家划清界限,还说什么,最好不要打搅那个什么韵嘉?那可是殷氏还有林堂的亲生女儿,就算是谢家是当官的,还能强抢了女儿不成?”

    “也不知道林家怎么想的,祖业也卖了,就一门心思要进京都。”

    “哎,毕竟林凌的身子成了这样,街坊邻居日日见着,那孩子心里也难受,在京都万一有什么造化,可以医治好呢?”

    到了后面,街坊邻居感慨的都是林凌。

    林云儿被宠得有些过了,每日里瞎胡闹,而且既然是兵部侍郎的嫡女,今后如何也是云儿自己的造化。

    他们更可惜林凌这个孩子。

    说起来那一日并不是休沐日,林凌按道理是要读书的,因为林云儿做了一个噩梦,非要林凌陪着她去礼佛,才出了这一撞祸事。

    要是不礼佛,没有遇到惊马,没有遇到王家人,林家现在还好好的呢。

    林凌是个知书达理的好孩子,自小懂事,年龄比云儿小,但是性情稳重,最是懂事。

    在私塾里念书也不错,听夫子说,这次可以过童生试,谁知道身子骨成了这样,林家转眼成了一场空。

    林家人离开了洞泾镇,因为马车里有林凌的身子骨不便,行走得很慢。

    林家正好与过来打探消息的赵昱晖的人错开。

    刘权扑了一场空,就干脆留在淮南洞泾镇,把林家的事打探得清清楚楚,走访了不少邻里,足足待了三日,就连林凌的同窗都询问了好几个,才踏上了返程的路。

    *

    刘权在洞泾镇打听的时候,宁蓁蓁正和谢云儿要去参加赏花宴。

    谢云儿穿得花枝招展,用足了心思,这些日子宁蓁蓁闭门不出,王氏则是带着谢云儿去买首饰,就是为了这次的赏花宴。

    宁蓁蓁十几日不出门,这参加赏花宴,打扮得十分素雅,甚至穿得是一件鹅黄色褙子,配着湘裙,无论是上衣还是下裙,以前都穿过。

    腰间配着的玉佩成色看着很是一般,五彩丝绦的络子打得很漂亮,也算是点缀。

    耳朵上坠着小米珠,这是刚打耳洞的人才会带的,头发也并没有明晃晃的发饰,梳着双丫髻,只用了两根绯色绣玉兔捣药发带。

    倒是手腕上还有一个翠油油的镯子,这是赵姝的母亲送她的。

    这些日子吃得好睡得好,早晨起来还会打一套长拳,身子舒展,面容娇俏,这一身衣衫简朴,却依旧觉得骨子里透露出一股子读书的气韵。

    这是谢云儿最不喜欢的那种气韵,听说叫做“腹有诗书气自华”。

    谢云儿忽略掉宁蓁蓁身上的书卷气,看着她的简朴的打扮,对宁蓁蓁服气了,没想到她打扮得这么简朴。

    反正丢人的不是她,谢云儿就和宁蓁蓁一齐上了马车。

    等到了别院里,所有人都凝在了两人身上。

    要说最近什么事情最热闹,那就是真假千金之事。

    现在两人出现在众人面前,可以说是两个妆容的极端,一个简朴到了极点,身上别无长物;另一个是京都里最时兴的衣衫和首饰,虽然皮肤有些黑,脸上挂着笑,看着也讨喜。

    赵姝上前就拉着宁蓁蓁的手,“你来了。”

    赵姝看到了好友,以前的谢韵嘉就不是多张扬的性子,现在更是简朴到让她心酸,尤其是再看到了谢云儿的打扮,她就知道,谢家人的心完全就在谢云儿身上。

    不过,满院子的闺秀,只怕只有赵姝这样想,其他人的目光看着宁蓁蓁红润的面颊,反而觉得,谢家人行事也算是不错,认回了亲女儿,也没有苛责这位假千金。

    郑家千金就上前,目光几乎是睨着宁蓁蓁,像是十分瞧不上,再看向了谢云儿,对着众人说道,“前些日子,我在买首饰的时候,就见到了王夫人带云儿姐姐一起买首饰,京都里头独一份儿,这是王夫人不忍云儿姐姐流落在外,要把这些年都给补上。”

    真假千金的事,大家都好奇,又不好说什么,担心在外人看来,自己是饶舌的妇人,现在听到了郑家千金开口,就顺着她的话,夸着谢云儿的发饰,“这红宝石真漂亮,成色看着极好。”

    “从海外来的?那边的宝石很漂亮,样式也有点和京都不一样的风韵。”

    “你叫做云儿是不是?平日里可有念书?”

    听到了这句话,谢云儿心中一动,上辈子她身上一股中药味道,也比现在要黝黑,问她是不是读过书,就不如现在温和,而是带着奚落。

    现在,她不光是想办法提前回到了谢家,就连这些小姑娘们说话也温和了许多,一切都向她想的那样改变。

    谢云儿浅笑着,“林家是开药铺的,先前的坐堂大夫被人请走,生意一日不如一日,我也就只是认识几个字,不敢说自己读过书。”

    “我看云儿姐姐就觉得可亲。”郑家千金说道,“说话也是很懂礼数,哎,我就想着,云儿姐姐好可怜,被小门小户养着,耽搁了,不然的话,现在恐怕学问不在韵嘉之下。”

    说完了之后,郑家千金看着宁蓁蓁,语气带着挑唆,“云儿姐姐不知道吧,谢韵嘉,哦,不对,应该说是林韵嘉曾经是京都里头赫赫有名的才女呢。那是因为用了谢家的资源,要是锦衣玉食的是云儿姐姐,只怕云儿姐姐的才华更胜!”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