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女配锦绣荣华(快穿)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重生归来真千金5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安抚下宁蓁蓁,谢家上上下下都充满了疲倦之意。

    就连谢云儿显然也没想到对方态度决绝,不管是软磨硬泡,就咬死了一个说法:谢家一个女儿,林家一个女儿,谢家万万没有霸占两个女儿的道理。

    用孝道压人,加上那股子天真娇憨又执拗的语气,让人恨不得想要打她一顿,心里头直冒无名火。

    这也是宁蓁蓁故意的,反正又不可能真的打她,谁让这谢家还有求于她呢?

    王氏是最早气到爆炸的,然后就是谢平,要不是谢云儿惦记谢韵嘉的贵女圈资源,恨不得当场让对方滚蛋了。

    等林家进京都之前,韵嘉暂且留在谢府里,若是有什么诗会,带着云儿参加,这是最后达成的协议。

    宁蓁蓁是行礼回院,谢云儿亦步亦趋跟着王夫人去了正院。

    *

    王夫人由着谢云儿替她按压头部,刚刚被宁蓁蓁气得头疼,“看来平时就是压住了自己的性情,胡搅蛮缠的!不愧是小门小户出身,闹成什么样子?!”

    谢云儿手下微重,让王夫人“哎呦”叫唤了一声。

    小门小户养大的……

    上辈子常被人这样说,就连那姨娘也这样嘲笑自己。

    谢云儿眸色犯过一丝冷意,“娘,下次别这样说了。”

    “我说得有什么不对?”王夫人被女儿按捏头部,根本没有看到谢云儿脸上的难看,“落魄户养大的,一点教养都没有。”

    谢云儿的手指微颤,眼睛闭上然后睁开,往前走一步,整个人伏在王夫人的膝盖上,哭得呜呜咽咽。

    王夫人本来还愤愤骂着宁蓁蓁,看着女儿这般模样,连忙心肝喊着,搂着她,哄着她。

    谢云儿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娘,我先前在梦里,总是梦到其他人看不起我,说我不愧是小门小户出身,处处都透露出扭捏劲儿。”

    王夫人慌了神,她听得出女儿哭腔里含着真正的委屈,哄着女儿,“我是在说……”

    “我知道。”谢云儿红着眼圈,打断了母亲的话,“可是娘,您说一次,我就难受一次,总觉得在说我。毕竟,我也就是认识几个字,没怎么读过书,也不懂那些礼。”

    王氏看着谢云儿,心都要碎了,连忙发誓以后自己再也不这样说了。

    “谁说你不懂礼了,你的礼数我看再好不过了。”王夫人试探性地问道,“那我替你请个宫里放出来的嬷嬷教你规矩可好?”

    宫里头放出来的嬷嬷,性情可不好相处,谢云儿上辈子为了学规矩吃过苦头,现在可不想再受一次苦。

    “在舅舅家,我学过一些,剩下跟着娘学就好。但是学问的话,是没办法补了。娘,我就知道您对我好。”谢云儿仰头看着娘亲,“您别为嘉嘉生气了,她也不愿意把您当做娘亲,何苦为她气坏了身子。”

    “我恨不得林家现在就在京都,直接把她接回去,眼不见为净。”王氏冷笑说道。

    谢云儿的脸上露出了点欲言又止,王氏直接让丫鬟出去。

    窗扉合拢,透过玻璃纸,午后的阳光朦胧地洒进来,细小的浮尘上下翻飞。

    谢云儿的声音有些低,温温柔柔内里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娘,她今天这样实在让我恼怒,明明占了我的位置,却一丁点都不愿意帮我。欠我的,就想要这样直接走了?用了我们谢家那么多的资源,总得还回来。”

    就算是宁蓁蓁今天好话说尽,谢云儿也是要把人踩到泥地里,现在无非是早早就让王氏和谢平两人,下定决心把韵嘉掌握。

    王氏手指捏成了拳头,“你说的对,直接把她赶走,太便宜她了。”

    谢云儿轻声说道,“林家那边,可以晚些过来,先让韵嘉带我去几个诗会,我认识一些人。您也同父亲说一说,在林家上京之前,先把韵嘉的……大事定下来。”

    王氏的心中一动,听着谢云儿继续说道,“我曾听人说,古时公主娇娇养着,用了那么多的资源,关键时候就是用来和亲的,好让国家安宁。我想,放在韵嘉身上也是自然,她本应当是林家女,用了谢家的资源,那么也应当给谢家带来一些好处。”

    谢云儿说到了这里,笑容十分粲然,对王夫人撒娇说道,“您同父亲说,父亲今日只怕也被她气得够呛,看看怎么给父亲,或者是哥哥的官路铺路。”

    谢云儿知道,父亲谢平是个很功利的人,现在还没有扯下这层遮羞布。

    她谢云儿就直接做一个推手,把事情捅破!

    反正这件事早晚也是要和父亲母亲说得,无非是现在更早了一些。

    王氏点了点头。

    *

    宁蓁蓁在房里把原本谢韵嘉的诗稿,练字的帖子,所做的书画统统都找了出来。

    也没用火烧,直接给揉烂了浸入到了水里。

    青葙刚开始看着小姐没头脑地找东西,然后就直接把揉烂的纸往铜盆里一揉。

    青葙闷不啃声,甚至还帮着拆开画卷,帮着撕毁递给宁蓁蓁。

    墨在水中洇开,字迹很快就模糊了,宁蓁蓁浸入到水中的青葱手指也染上了墨色。

    红叶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幕,眼皮子一跳,声音都变了调,“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不用喊我小姐,以后谢云儿才是你正经的小姐。”宁蓁蓁直接把东西揉得稀巴烂,看到铜盆里是黑色烂稀浆,什么都看不到了,让青葙在打水来,她要洗漱,顺便让青葙把这团子烂稀浆给处理了。

    红叶是府里的家生子,恩,是听王氏话的。

    青葙不太一样,是谢韵嘉救下来的,是会听她的话行事的。

    满府上下,宁蓁蓁掰着指头算,也只有一个青葙可以用,私房钱大概是几十两,还有一点金银锞子。

    红叶听到了宁蓁蓁的话,小声说道:“夫人昨日里还同我说,好好照顾小姐,您是二小姐,云儿小姐是大小姐。”

    宁蓁蓁随便捡了一张纸擦手,等到青葙打水,把沾了墨的纸张揉成一团。用香胰子一点点擦洗干净手上的墨,“反正我现在是寄人篱下,听夫人安排。”

    红叶的眉心蹙起,想着刚刚的黑泥浆,总觉得有些不安,难道里面揉了什么东西?

    小姐刚回到院子里,第一桩事就是折腾这些,会不会有大小姐和夫人想要的东西?

    红叶昨晚上听着夫人说话,就晓得她的态度。

    眼前的这位是假千金,得用谢韵嘉的资源给大小姐铺路。

    红叶想要追问,宁蓁蓁懒得理她。

    拿出了银子,给了青葙,“替我去买市面上的医书,问问看书肆掌柜或者是医馆的大夫,哪些是要做大夫必看的书,就买那些。要是不够,就融了这些金银锞子,买上五六本来。”

    院子里的东西不是王氏给添置的,就是人情往来送的那些首饰,赵姝送的东西十里留一,只有不值钱的,估计最后才能够带走,其他的东西宁蓁蓁也不碰,直接让青葙去买医书。

    反正要是让她做诗,她就算是有韵嘉的记忆,也不会给谢云儿做诗。

    按照谢韵嘉的那些记忆,林家远在淮南,还在淮南有产业,加上谢家恐怕也不会通知林家。

    她虽然按照直觉和赵昱晖说了,但也不能全部依托别人。

    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过来,她干脆就让青葙买医书。

    宁蓁蓁弄完了之后,这具身体平时是有午睡习惯的,她打了一个哈欠,直接倒在了碧纱橱里小憩。

    没错,按照谢云儿的说法,韵嘉睡里间,谢云儿睡碧纱橱,但是实际上的安排是反过来的。

    宁蓁蓁直接倒头休息。

    *

    宁蓁蓁中间感觉到了有人,然后还故意弄出了些声响,她眼皮子没有抬,直睡到了傍晚才起身。

    洗漱了之后,绕过了屏风,房间的窗户打开,金红色的光芒撒了一地。

    宁蓁蓁看着外面的景致,由红叶给她梳头,就看到了房门打开,谢云儿走了进来。

    谢云儿已经听说红叶说了揉成了一团的诗稿,心中气闷无比,语气也说不上多好,“妹妹睡了许久,晚上别睡不着了。”

    “昨晚上辗转没有睡好。”宁蓁蓁浅笑着,“我长身体,多睡一段时间也舒适。”

    金红光笼在她的身上,整个人都镀上了独特光华,披散着长发,笑起来居然还有两点梨涡,那种宁雅的美,是她永远也达不到的。

    想到了此人前世还做了侯夫人,是不是也被人称赞是端庄得体,她心中气闷无比。

    下午宁蓁蓁是睡得高兴,谢云儿在里面是辗转难眠,一想到和对方距离如此之近,就有一种挠心挠肺难受的感觉。

    对方怡然自得,一丁点不受到影响,谢云儿反而想要换个地方。

    处处都是韵嘉用的熏香,都是仇敌身上的味道,她觉得气短胸闷。

    谢云儿勉强忍到了第二天,自己用胭脂遮去眼下的黑色,宁蓁蓁是神清气爽,她就忍不住了,直接求到了王夫人那里,再收拾一个院子出来,她要独立的院子,才不要和宁蓁蓁住在一起。

    王夫人似乎早就料到了,刚开始女儿说要和韵嘉一个屋子,她就不是很赞同,“我都已经整理好了,用我房里的香料给你熏了熏。你好好休息,眼下都是黑的。”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目前有存稿,都是固定在9点更新,希望可以一直捏住了存稿~如果后续时间会变化,会提前说的。

    V前日更单章,V后至少日更6000。

    本章继续发红包,小天使们记得打2分,字数尽量多于10个字哦,O(∩_∩)O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