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转向人生(35)三合一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转向人生(35)

    “你要过来?车票都买好了?”大勋皱眉, “不是实习的时候你说留在老家的高中教书吗?”说着,还小心翼翼的看文心,怕她跑了一般。

    文心烦躁的过去接了一杯水, 大勋这边的电话还没打完, “我也才来几个月……我现在刚准备签约一个公司,人家公司说安排住宿……要不然, 我之前租的那个地下室还没退房,完了我把地址发给你, 你直接过去。锁是密码锁,我把密码发给你。”

    三两句的就挂了电话, 大勋朝文心不好意思的笑, “一个同学的电话, 以前大学的时候上下铺。他爸爸是老师,他回去工作好安排……”然后红着脸笑笑,“我……我是不好在老家找工作,学的音乐这个……高不成低不就……”说着,就指了指长椅, “那个……坐下说话吧。”

    他小心翼翼的,不知道怎么的,文心就觉得这副小心的样子,像极了曾经的自己。

    卑微的,怯懦的,好像怕全天下嫌弃一样。

    她到底是坐过去,“我是兼职的,我没做过经济人。你的嗓音很好,你要是跟个好经纪人,你能大红大紫。我不行……我也没打算在这一行里干……”

    “那你不干我也不干, 反正我也不是很喜欢在舞台上唱歌的感觉。”大勋说着就低了头,“要不是实在没钱吃饭,我也不会去酒吧唱歌。那个酒吧你也去了,其实很好的,里面的客人都很有修养,就是静静的听,感受音乐,要不要……我宁愿回老家,种地去……”

    “你不干了你住哪儿?”文心觉得这是个比自己还傻的傻子,“你把你租住的地方都告诉别人了,连密码也说了,你有退路吗?”

    “那你就带我,不能红就不能红,能挣一份饭钱就行。我也不烦你……你叫我干嘛我就乖乖的干嘛……行吗?”

    “不烦我?”

    大勋忙不迭的点头,“绝对没事不烦你。”

    那就是说自己的时间自由了。不能老是这么赶,跟赶场子似得。

    文心看了他几眼,“那咱们约法三章,耽误了你,你不能怪我。咱们之间互惠互利。你能在公司吃一碗安生饭,我呢……时间自由。即便不来公司,你也得给我打掩护。”

    好!一言为定。

    大勋就拿出手机,“那……加个微信,好联系。”他红着脸说这句话,拿着手机却输错了三次开机密码。

    加上了,两人达成默契。文心找人给安排了单人宿舍,钥匙给他了,公司上上下下都参观了,其他的都有什么政策,那不是有规章制度手册吗?自己看去。剩下的事情,他自己安排。

    然后发现这个人是真省心,就这么一放,愣是接近一个月,她没去公司,他也没烦她。

    丫丫也等了一个月,以为徐培林怎么也该找来了,结果没有。她这一个月,多是关注家里人对外公众都知道的一些账号。

    像是金教授的,看下面的评论留言有没有特别的。

    然后非著名主持人的,这边的评论实在是太多了,一时之间她想刷完也不可能。没法子,她给小白打了个电话,小白如今把很多事情都放手给常欣负责了,丫丫这边一问,她还当出什么事了,又特意问了常欣,结果说没大事。

    不外乎是继女后妈着一些话。只要是后妈,就少不了被人这么念叨。当然了,这些话题逐渐被取代了,因为继女成年了嘛。大家更关注的是继女的继承权。都是些先吃萝卜淡操心的话。

    也没什么特别的。

    小白给丫丫回复了一下,问她是不是听说了什么事。

    丫丫怎么说?她是觉得徐培林肯定不知道怎么联系自己,那么关注那些对外的平台,应该算是一种捷径。可这并没有动静,这是几个意思?

    难道是自己把人想的太坏了,人家来就只是因为大城市工作的机会比较多,发展机会也多,所以才来的。

    要是这样,自己未免太紧张了些。父亲犯罪,儿子必须得是罪犯吗?就像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不也是罪犯,难道自己就一定事坏人?

    她看着电脑上整理了一半的案卷,揪在一起的心一点一点放松了下来。

    等周末回家的时候妈妈说起常欣细致了查微博留言的事,然后问她是不是有事不好说?

    她抬起头,对上妈妈的眸子,转脸见父亲也放下手机看过来,她第一次坦然的迎着他们的眼睛,“就是老家那边有消息,说徐成的儿子奔着这边来了。我之前担心他在外面胡说八道……这都一个来月了,也没见怎么着,就问问。不过想想,许是我想多了。”

    是这个事呀!

    四爷就道:“你平时的轨迹就那么几个地方,大部分都在学校。在学校也是教室、宿舍、图书馆三点一线……”

    是!有了自己住的地方,图书馆也都是白天没课的时候去。晚上很少过去了,都是借了书之后晚上自己在教职工宿舍那边看。总的来说,她还是不喜欢夜晚。一到晚上就不愿意出门。

    四爷也觉得这个孩子是真省心,“再就是见庄律师,也都是周末在家里见。庄律师跟我们谈完了工作,你找时间跟她谈,再不懂的,都是电话联系的,对吧?”

    对!

    说着丫丫又报备一声,“之后周末我会抽时间先接触一些找庄律师做法律援助的当事人……”

    所以,见的人就会很杂。

    四爷给了个地址,“一般寻求法律援助,家境都不算好的。在比较高档的地方约见,对方会不自在。这个地址,距离咱们家比较近。骑单车过去也就两站路,派出所的旁边,有个门脸不大的小饭馆。回头叫小海带你去,那是他老部队的班长复员之后开的馆子……”

    以前为了孩子的户口他跑过派出所,这地方他知道。

    这边没事的话,小海晚上也会过去帮忙出夜市。

    “在学校很安全。在路上有保镖跟着,在家里就更安全。别管是见谁,在可以放心的地方,周围都是放心的人……没事,试着去接触看看。”

    林雨桐拍了拍她:“你谨慎是对的,不是要恶意揣度别人,但做到最大程度的防备,才能减少对自己的伤害。不过……这孩子既然接受过高等教育,那就不是法盲,他就算是个坏人,不是逼的万不得已,没有活路,是不会去铤而走险的。”

    丫丫若有所思,这是不是在说,当你不能用合法的途径将这人一把摁死的时候,可以想办法去掌控这个人。

    可掌控别人,这是多难的事?她从来不知道还可以这样去解决问题。

    四爷就发现丫丫这孩子的悟性特别好。刚才桐桐的话就算是跟文华说,她未必能这么想,未必回这么想。要是说给文心听,你就是说一万遍,她也是情风过耳,半点不往心里去。要是换成文竹的话,她会直接告诉你,没饭吃活不下去了就能当坏人了?

    说起来五个孩子,文心能把好坏分清楚就行了,文华的执念很深,她一个劲儿的直冲着她自己的执念而去,心里没别的念头。文竹的性子,耿直了些,虽年纪小,但大事上她拿不了。

    文韬这孩子哪里都好,但就是一点,他太温和了。这样的人要掌事,非有一尊霹雳菩萨镇着不行。

    他还想着,是不是以后文韬找媳妇能找一厉害些的,但显然这是看机缘的事。若是人家谈的不是那一款的,你还能棒打鸳鸯?但现在丫丫露出来的这点悟性,四爷觉得眼前一亮,这不是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但显然,要是把丫丫往这方面培养,在一定程度上,又失了一种平衡。

    在外人看来,丫丫和文韬都是桐桐的生的,看起来像是把文华和文心排挤出去了。要维系几个孩子之间的关系,就不能留有一丝叫人挑起嫌弃的机会和可能。那么就得把文华往回引导。

    文华的长处在哪里呢?她善于隐忍,善于交际。如果说丫丫能成为镇山的护法,文华就是伸出去的触角。

    这两个要是配合默契了,就彻底的补上了文韬的短板。

    因此,晚上吃晚饭的时候,四爷就通知文华和丫丫,“以后再忙,周末抽半天去公司。”总得试着接触和了解。

    丫丫愣住了,文华也愣住了。

    这是什么意思?

    “父亲——”丫丫先打破了沉默,“我学的专业跟公司一点关系都没有。”

    “没有关系我怎么会专门请了专业的律师。别的就罢了,你去法务部先熟悉熟悉……”

    啊?

    丫丫看文华,文华摊手,她不觉得爸爸叫丫丫去有什么关系,她只是不明白,“爸,叫我去妈那边我都能理解,可叫我去您那边,说实话公司那些东西,我更是一窍不通。”

    “你去广告部先熟悉熟悉。一周只半天,只看不说话。”不是商量,是通知。

    文心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也是第一次发现,丫丫管爸爸叫父亲。她强压下心里的局促不安,看林雨桐,“那我是去您那边吗?”

    其实之前并没有这样的安排。

    但显然,四爷安排了丫丫和文华,三个孩子一般的对待,就不能不对文心有所安排。

    林雨桐点头,“之前听说你做经纪人了?”

    其实扔下艺人压根就没管。但这话不敢这么说的,她就道,“我先叫她熟悉一个月的公司,然后我也趁机学学怎么去做经纪人。这还没正式开始,算不上的。”

    “愿意学就行。”林雨桐就道,“一周也抽半点时间,去工作室那边。你姐主要是演戏,对经营没兴趣……”

    那是说工作室那边将来会给自己吗?

    文心就赶紧看文竹。

    文竹白眼翻她,“看我干嘛?我也没兴趣!你们最好都能赚钱,然后我想干嘛就干嘛,永远有用不完的钱。”

    文心这才带着几分忐忑,又看丫丫,“那个……大姐,我行吗?”

    “行!”丫丫言简意赅,只这一个字,便不再言语了。

    四爷的考虑是为了孩子以后铺路,可丫丫和文华却吓坏了。以为是大人意识到了某种危险,然后提前安排后路。

    丫丫就想起之前两人在学校说的话,金教授说:假如我跟你妈真有个什么事,我们能依靠的除了你和文华,还有谁?

    两个小的在跟家教老师上课,上课的地方在负一层。文心吃了饭就决定还是去公司看看属于自己的艺人,再不管,估计林姨就该知道了。

    因此,二楼只剩下文华和丫丫了。

    文华敲响了丫丫的门,“大姐,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咱们不知道。”

    丫丫摇头,“我没听妈说过什么?”她咬牙道,“还是认识的人太少了,想打听都没地方打听去。”

    打听?

    这话提醒了文华,“要是真有事,庄律师说不定是知情人之一,你跟接触的机会多,仔细的观察观察。有些事只怕咱们问了他们也不肯说,但真要出事,总能找出蛛丝马迹的。我再从别人哪儿探探消息。”

    丫丫以为文华找麻双明,如今自家这边跟麻家牵扯的最深,两家在一条船上。麻双明也比较叫人放心,文华跟他接触多,试着探探口风也行。

    但她还是提醒,“别叫人觉察出咱们这边公司出问题了。”有时候越是亲近的叫人放心的人往往反噬起来越狠。

    文华愣了一下,便‘嗯’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回房间将门给反锁了,这才拨通了一个怎么也忘不了的电话号码,

    那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你好,我是沈谨宣。”

    “……”文华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话该从什么地方说起。她沉默的时间有点长,那边又‘喂’了一声,“是哪位?”

    沈谨宣这个号码除了家里人,就是比较亲近的人知道的。有些重要的关系,他给的私人名片,上面也是留这个号码的。这样的人都是非常有身份的人,也很懂规矩,不会轻易将这样的号码给别人。所以,陌生人来的电话他也不敢大意,给出去的名片,人家也可能有事联系他的。

    这么一问,文华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好,我是金文华。”

    哦!

    金家的那个姑娘。

    他给金教授留了名片,这个姑娘知道自己这个电话号码也不奇怪,他说话的时候语气都带着几分柔和的笑意,“是文华呀!怎么今儿有空给我打电话?”

    这辈子还是陌生人,好像想找个见面的借口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边她好没编好理由呢,电话那边的人马上体贴的接话了,“于东提了好几次,要跟你赔礼道歉,你看要是有空能不能给个面子,我来约个饭局,大家一起吃个饭。”

    “那就简单点吧,三四个人就好了。”她这么说。

    文华是为了找机会能说说话的,说熟了怎么也好说。这个男人其实上辈子很愿意拿一些他公司的事回来跟她说的。不在乎她回应什么,但就是乐意说给她听。她熟悉他,一如熟悉自己。

    当然了,也是为了跟于东搞好关系。人家说赔罪,不接着不行。但大动干戈,就是不给人面子。小范围内有那么一层意思就完了,这才是长久的相处之道。

    沈谨宣不知道这姑娘本来找他是想干什么,但她接下来愿意见面,心里就有数了,那就是想见面再说。因此他就道,“那我约一下饭局,定下时间和地点的话,我发给你。”

    “好!我的手机号码就是我的微信号码。你加一下吧。”

    好的!

    沈谨宣加进去,叫了麻双明和于东,定了时间和地点,然后发给文华。

    这个地址文华熟悉,但凡招待关系亲近的人他都订在那里。那是一家不错的私房菜馆,只是地方不怎么好找而已。

    果然那边又发来了,“若是不知道在哪,我过去接你。”

    自己知道在哪儿的,不过他过来接的话,路上会有时间单独说话。

    她回复了一个‘好’,就放下了手机。

    第二天要出去吃饭,她习惯性的又翻衣柜,想找些素雅的衣服来,他应该是比较喜欢那样的打扮。因此他每次送她的,都是极为素雅的那一款。

    但这次,她不想迁就他。她把柜子打开,发现天冷了之后还没来得及给自己添衣裳。想了想直奔楼下,“妈,你今年添衣服了吗?”

    林雨桐添了,都是四爷都买的。有些还没拆呢,“你要出门吗?”她以为是去试镜,家里没有合适试镜穿的衣服。毕竟嘛,看了剧本,你总得打扮的比较靠近剧情人物的性格。她就道,“你自己去找吧。想要什么样儿的?”

    “想要那种明快点的。”文华说着,就自己跑进去了。很快就提了一身出来,“妈,我拿了这一身。”

    林雨桐都不知道自己的衣柜里还有这般明艳的颜色,文华穿着,倒也合适。她随意的拉了一个包,就出门了。

    林雨桐没多问,她有自己的司机和助理,又有保镖跟着的。却不知道她是叫司机开了车停在小区门口,等着沈谨宣来接。

    沈谨宣才说提前打电话给文华的,结果就见不远处的小区门口,车门子打开,文华下来。然后直接就看向自己这辆车。

    沈谨宣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来了,这姑娘好像熟悉自己的很。他不记得他看这辆车见过文华。可对方明显是看到自己的车过来才下来等着的。

    车停在边上,这姑娘直接上了副驾驶,就像是笃定开车的是自己,不是司机。

    看着她上车,系上安全带,然后目视前方,一副等着开车的样子。

    那就走吧。在路上,他不说话,她也不说话,沈谨宣倒是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这姑娘还是个孩子的样子,虽然处事像个大人,但其实年纪不大。是不是找自己有事不好意思开口。可她……能有什么事求自己?

    他主动打开话匣子,“最近没再接戏?”

    文华摇头:“没有。”

    那是没戏拍了,找自己牵线搭桥的?也不会呀,以他家跟张家的关系,张家那位小张董的资源无限量的向她倾斜才对。

    那是什么事呢?

    他试探着问:“以后就打算拍戏了?”

    文华垂下眼睑,“我是那么想的。但是我爸好像不是那么想的。他叫我每周都得抽空去公司一趟……可对公司我是一点也不懂。”

    沈谨宣觉得自己明白了,“想了解这一行呀?”

    “对!”文华抬头侧脸看他,“表演这个……倒是好学。”本来上辈子陪文心,就把表演这方面的课程是学完了的。所以哪怕是没读过大学,如今重新读这方面的东西,她才发现,其实没多大差别。考试很好应付,演技又是做替身千锤百炼过的……在这方面她是自信的。在这个圈子里怎么操作,怎么去捧红一个明星,她都是熟悉套路的。但是隔行如隔行,以前跟这些公子哥相交,那可不是平等相交的。有自己在的场合,别人都不会跟沈谨宣说正事的。如今不一样,而怎么跟眼前的这个人相交……不能再跟上辈子一样了,那么如今求教好像是个不错的切入点。而且,谈的多是行业内的事,自家那边到底有没有事,想来言谈间总会有些端倪的。她就顺着这个话往下说,“我怕到公司被下面的人笑话,到时候我爸该失望了。”

    其实自己爸只叫去看,去学,并不让说话。只要不说话,那谁能知道自己会不会,懂不懂呢?

    原来是这样。

    沈谨宣没怀疑这个话,“要了解这个,你随时问,我随时都在。不过老师还是太着急了,你才多大?”

    这可不就是叫人害怕的地方。

    她不动声色,“主要是我弟弟还要小几岁呢。”

    沈谨宣愣了一下,就算是小几岁又如何?金教授很年轻,有什么关系?“那不成老师的身体……”

    只怀疑身体有问题,而不是怀疑其他。

    文华发现她和丫丫犯了蠢了,若是公司出问题了,爸爸怎么会把自己和丫丫朝公司里拖。还真是关心则乱。

    她恨不能拍自己一巴掌,这会子当着沈谨宣的面却只得道,“我弟弟年纪小,性子不定。将来要是不愿意打理公司怎么办?我爸的意思是,给我们每个人机会,先试试再说。我大姐去回去公司……”说着她一顿,不可避免的要说起文心,“我妹妹去我妈那边,现在那边的摊子也不小。”

    沈谨宣点头,要是这么说的话倒也解释的通,“你大姐就是那个留着短发的,我听我堂弟说起过她,两人关系挺好的。”

    “我大姐那人很会交朋友,一相交就是兄弟。”她这么说着,等着他饶了一圈之后问文心,可对方并没有问,而是道,“老师也是多虑了,文韬年纪小,才正是好引导。我之前去家里,看见茶几上随手摆着的都是金融类书籍,不过是刚入门的。想来不是老师看的,家里能看那个的,除了文韬也没别人。他既然对这个感兴趣,那下次再出来带上他一起。”

    说着话,就到了地方。于东和麻双明已经到了。

    于东喊着:“妹妹,今儿我做东,想吃什么只管点。”

    文华笑着应了,顺口就点了几样。点完之后,见沈谨宣看她,她愣了一下,才道:“之前在网上搜了一下这个私房菜馆,说是这几道菜都做的不错。”

    于东就笑:“是吗?现在什么都能搜到了。这互联网还真是无所不能。”

    麻双明却多看了文华一眼,这几个菜都是沈谨宣爱吃的,每次过来都必点的。他看沈谨宣,沈谨宣却像是没发现异样,低头拿着手机,像是在处理什么事情一样。

    沈谨宣一脸严肃在往上搜这个菜馆,还真有。但招牌菜却不全是这么几种。

    他不动声色,也不说话,默默的听着于东跟文华说话,真就只当是来做和事佬的。

    于东跟文华释放善意,“我之前刚拿了一笔钱,要投资李导的一部电影,你有没有兴趣?”

    有兴趣自己找后妈以工作室的名义投资,然后自己试镜去便好,为这个领人家的人情那就大可不必。她笑道,“有那种有意思的片子,有意思的角色,我去演的乞丐都行的。我就是好玩,纯粹就是玩票性质的。之前我还跟沈总说,我爸让我周末去公司,这不是什么都不懂,正烦着了吗?”

    这样啊!

    于东就道,“我也不爱去我家的公司。不过你没兴趣,不知道你家那个妹妹有没有兴趣?我听说她现在都带艺人了?”

    文心?

    文华笑容微敛,不由的看了沈谨宣一眼,然后才道:“她的艺人是唱歌的,估计跟电影那边不搭。”说着又跳过这个话题,“于哥从哪知道她的消息?”

    “嗐!我那边不是刚认识了一个拍广告出身的小模特吗?都是他们公司的事,我听她提了一嘴。”

    话题这么被岔过去了。

    沈谨宣眉心跳了一下,只有提起她妹妹的时候她多看了她一眼,那一眼给人的感觉还是奇怪。是怀疑自己跟她的妹妹有什么?

    可她妹妹长什么样儿?

    脑子里把金家的人过了一遍,想起那个跟她有七八分像的姑娘。

    漂亮吗?

    漂亮!

    可除了漂亮再没其他特别的了。除了在金家见过,压根就没接触过!

    这顿饭,就是于东跟文华在交际,麻双明在一边偶尔搭腔,沈谨宣全程没怎么说话。没说话他的注意力一大半放在这姑娘身上,就发现一个有意思的事,一道汤菜里有泡发的猪皮,他就好这一口,但是知道的人绝对不多。这姑娘盛汤的时候没给他盛一片,倒是她自己的碗里,都是这个猪皮。

    这要不是故意针对,就有意思了。

    麻双明在两人之间来回的看了看,沈谨宣也不吃,坐在椅子上,背靠在椅背上,胳膊搭在胳膊椅子的靠背上,静静的看着文华。

    于东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什么了,“这是怎么了?我刚给妹妹道歉,怎么你又惹人家了?”

    沈谨宣似笑非笑的看文华,“我也想知道,我这是怎么惹着她了?”

    文华心里懊恼,只一副不解的样子,要多无辜有多无辜,“没有啊?沈总怎么会得罪我?”

    于东就看她的碗里,“你这是……”

    “猪皮不是养颜美容的?沈总喜欢?”她看沈谨宣,带着几分询问之意。

    沈谨宣轻笑一声,“行!只是恰好,咱俩的口味一般无二。”

    “原来沈总也爱吃呀?”文华就道,“要不,再叫一份?”

    沈谨宣又笑,“行,我去叫。这边的菜没有熟人人家不给上第二份的。”说着,就起身出去了,顺便把门给带上。

    他哪里去叫菜了,只不过靠在门边又点了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里面传来麻双明说话的声音:“他是个稳重周全的人,怎么得罪你了?”

    “没有!”只能否认,“真没得罪我。”

    “你这……像没有妈?”

    文华随口就道,“就是看他虚伪的不行。我爸那人很板正的人,他一口一个老师的,我爸还觉得他不错。可不错的人……能追着明星去影视基地?跟你们这些公子哥没什么不同。可你们至少不装啊!他——装的太像了。”

    为这个的呀!

    于东哈哈就笑,“他是真正经还是假正经我不知道,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沈谨宣在外面养着人呢?妹妹,说说,谁啊!别到时候再被我给冲撞了,那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麻双明也哭笑不得,“他那天是跟我去的。不是去剧组探班的,是我们看中了一块地皮,想建酒店,过去看现场去的。那天跟你们住一家酒店……你忘了?”

    “就是住一家酒店我才知道的呀。”文华嘟囔了一声。

    麻双明愣了一下就不好说了,他也不能保证说一个成年的正常男人,就一定没有那个事呀。要是真就刚好撞上了……小姑娘家家的,大概就是觉得男装装腔作势的样子有些碍眼罢了。他就笑道,“有时候吧,你情我愿的,这种事情,只要不是要跟你结婚的那种,那就随人家的便。这个圈子里没那些个毛病的少!”

    于东笑麻双明,“跟小妹妹说这个干嘛?”说着就岔开了话题。

    外面沈谨宣一个烟抽的差不多了,心里在琢磨,那天晚上我到底是哪里叫人看起来屋里像留了个女人了?

    送文华回去的路上两人都没说话,文华装醉,之前喝了一点果酒。沈谨宣也不主动说话,直到小区门口了,文华要下车了,沈谨宣才道,“我母亲生前得了哮喘,很突然的,就哮喘了。屋里不能见一点烟火气,那时候就下决心要戒烟。但戒烟有时候真不是那么容易,尤其事伺候在病床前的时候,夜里烦躁的压抑,总得有点排遣的,我就出去抽烟。然后漱口水随时准备着,身上也多是薄荷和艾草的精油,不敢用香水……怕对我妈有妨碍。可我妈这病发展的太快,不等我把烟彻底的戒了,人就没了。我呢……就落下了毛病,有时候烦了才抽烟,而且,只在户外抽……”

    文华一下子给愣住了,那边车却已经开走了。

    沈谨宣从后视镜里看见那姑娘在下车的地方一直站着,边上有个应该是她的助理的小姑娘撑着伞已经到她身后了,她还不动地方。

    四爷回来的时候就见文华站在小区门口当中间的地方。司机摁了喇叭,文华才醒过神来,她马上收起了脸上的表情,然后上了车,“爸,怎么这个点回来了?”

    “晚上有个酒会,带你妈一块去。你呢?要不要跟着去?”

    不想去的!心里乱糟糟的,以前的事情一下子变的理不清头绪了。如果沈谨宣确实洁身自好,那么自己为什么会一直认为他有女伴,而且不止一个?

    她没时间细想,也不敢细想,只压下心头的万千想法,然后把家里的事放在第一位,酒会上许是就有什么发现也不一定呢。

    因此,她表示要去的。

    结果进了家门,见丫丫在家,四爷也随口问了一声,“要不要去?”

    那就去吧!

    丫丫跟文华在这一点上的想法是一样的,她们得试图走近家里的圈子,要不然,真等到起风了都不知道风从哪里来的。

    林雨桐左右看看,行吧!一反常态的都想去,那就去吧。

    文华好办,随便一件礼服她都行,可丫丫是不露胳膊不露腿,从来不穿裙子,这礼服怎么办?

    林雨桐这边没有合适的,文华那边有一款女性西装礼服,她直接给拎过来,“我一直觉得撑不起来,我觉得大姐行……”

    中性帅气风,加一头短发和冷冽的气质,好看。

    林雨桐这会子要去换衣服,叫文华问一下文心有没有空。

    文华的手一顿,不由的响起之前在小区门口刻意的不敢想的问题:到底是谁叫自己坚定的认为,沈谨宣除了自己,还有别的女人的?

    是你吗?

    文心!

    如果是你,你又是被谁给利用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就先更新到这里。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小说网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