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转向人生(31)三合一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转向人生(31)

    这天晚上, 丫丫躺在宿舍的床上,床帐子拉的严严实实,阻隔了大家的视线。但声音是挡不住的。同寝室的同学都在低声议论着,有见过自己报名的两个同学还道:“怪不得林文雅的妈妈戴着口罩帽子, 我还当帽子是遮阳的。然后准备过来打扫卫生, 所以戴着口罩……原来不是……”

    “嘘!”下铺的就道:“小点声, 没睡呢。再说了, 网上说的那个能有几个真的?咱不了解, 也不谈论。都赶紧睡!”

    “就是好奇嘛!也没说什么呀。”

    然后悉悉索索是轻手轻脚的洗漱的声音。丫丫翻身,慢慢的闭上眼睛,这些同学都没别的心思,往常这会子能闹翻天,这会子估计是考虑她的心情,所以都尽量的放轻脚步。

    她躺下,睡不着, 手机放的是静音,本来想跟红毛聊一会, 但想想,还是算了, 她这会子夜市的生意正好, 就别打搅了。

    以前的同学和认识的人,之前都发了信息过来, 有知道自己的妈妈是谁的,有不知道的。这会子知道了,都发了消息过来问候一声。连雇佣的那俩比平时都殷勤,多发了好几张文韬的照片过来。用他们的话说,知道自己不差他们的工资。

    可其实还是差着的。一个月三千, 在学校能过的很富裕。但是想再多的,那是不能了。这次是急着过来上课,所以开车出来了。等周末再回去的时候,直接坐地铁吧,钱确实不够养车的。然后还得想法子再去赚钱去。

    她满脑子都是这件事。至于网上的那个谩骂和指责,她不去想了。早就知道会身败名裂,心里一直有最坏的打算……所以,活下去,万不得已,大不了自己养她便是了。有什么要紧。

    心里正想着,攒着的十几万怎么能叫它生钱,这点本钱能做什么呢?

    满脑子都是钱的事,正寻思呢,就听宿舍里一声尖叫,她蹭的一下起来,拉开床帐子的拉链,直接从上铺跳了下来,将在宿舍当中间尖叫的妹子往身后一拉,警惕的四下里看,“怎么了?”

    一宿舍的都愕然的看丫丫,刚才那动作简直太帅!这会子人还光脚站在地上呢。手抓着尖叫妹子的胳膊,攥的紧紧的,跟护犊子似得把人护在身后。

    这妹子这会子一脸陶醉的把脸贴在丫丫背上,“完了!完了!你这样我还怎么找男朋友?不会爱了知道吗?”

    其他人贴面膜的贴面膜,泡脚的泡脚,躺在床上练瑜伽的练瑜伽……都维持着动作看她们。

    丫丫这才反应过来,问说:“你叫什么?”

    这妹子这才想起来,“我家女神发微博了……你看看,是关于你妈妈的……”

    啊?

    丫丫扫了一眼:“乌燕?”

    对啊!对啊!

    丫丫接过来看了一眼,她发微博说今儿录节目的事,放了一张跟自家妈妈的合影。她点点头,“今儿上午她们应该是一块录制节目了。”

    为这个尖叫,她还真没这个心境。

    上了床,戴上耳机,隔断了一切外界的声音,睡觉!学法律的,需要记住的东西太多了,她得再修一门个专业才行。因此,她从开学,基本就是四点半起床的。她将来要养家,那得先有本事。靠着修脚洗脚,管的了谁?

    她睡着了,却不知道一晚上网上都热闹的很。

    林雨桐给庄寒带了一些家里做的点心回去,庄寒呢,回去就拍照,又把在林雨桐家自拍的照片选了两张发出来。

    照片是自拍的,但背景里有林雨桐和文华文心,文华在撑着袋子,林雨桐将东西往袋子里装,文心正偷摸的想抓一块往嘴里塞。

    有了照片,再把带回家的点心拍几张发上去,附上一句话:吃不了兜着走。

    庄寒吧,手底下的一线艺人能占娱乐圈活跃的一线艺人的五分之一。超过六成的一线艺人跟她合作过。很多的戏,别管是不是这边拍的,但多数有张家这位张董的投资。而庄寒可以当这位张董的家。所以,她能给演员好的资源,那她的咖位就在那里摆着呢。

    大家都卖她的面子。

    她这边一动,她那边公司不管大的小的艺人就帮着转发,然后合作过的著名导演演员之类的,也都发一发。

    然后有人就说,怪不得林雨桐白天逛超市呢,原来是晚上招待客人。

    但招待客人就得耽搁继女上学吗?

    然后就有人爆料,你知道人家继女学的是什么吗?人家一个学的表演,一个学的是摄影。你说这种专业的,叫她们暂时请一下午的假,出来见见庄寒这种人,难道错了吗?这两个专业不是坐在教室里就能学好的,这不得实践吗?可实践——你得有机会,得有人给你平台呀!

    然后话题歪了,说这个现在的竞争不公平。有些人有本事有才华,就是没有施展的舞台。然后有些人有资源有人脉,就是比别人容易成功。

    嘚!又有了新的争论点了。又开始说林雨桐利用关系提携她的继女云云。

    早上一起来,看到这个文竹差点没给炸了,“怎么总有人有话说?不管吧,这说后妈不用心。管了吧,又说这么做有违社会公平,作为公众人物得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怎么都是道理?”

    那人家是有她们的道理!

    “吃饭!”林雨桐给两人把鸡蛋剥了,“昨晚上跟你们说的,都是认真的。十八岁之后,跟三个姐姐一样,除了基本的生活费,没别的了。”

    文竹嘟嘴:“就跟我们现在有别的一样。”吃的话只在学校和家里吃。学校那边是交了伙食费的,家里不用花钱。衣服都是家里给买的……学校需要什么,家里给买了就行。除了一点零用钱买个饮料零食,好像也没别的需求。等将来能自由支配了,却发现不会给那么多钱叫你支配。能更悲催吗?

    文韬在下面踢了文竹一下,接了鸡蛋:“行!跟姐姐一样。十八岁在国外那人家都能养活自己了。您放心妈,将来有儿子呢,儿子养您。所以以后,不用那么辛苦。像是那些节目……能做就做,不能做就不做。”

    文竹反应过来了:“对对对!其实我觉得以前就挺好的,住在大学那边的宿舍里……真挺好的。”

    是怕她受这些流言蜚语的影响吧。

    “行!接下来到年底,我除了偶尔花两小时录制节目,其他时候都在家,哪里也不去。”林雨桐给两人吃定心丸,“过了年,一切就都不一样了。你们呢……在学校人家没说什么吧?”

    “说什么?”文竹撇嘴,“之前不是请我同学上家里玩过吗?咱家什么情况人家看的见。没事!”

    哪里能只有说好话的?肯定还有背后嘀咕的,不过是孩子报喜不报忧而已。

    林雨桐又看文韬:“你呢?”

    “我更没关系了。”男孩子关注的压根就不是这种娱乐八卦,要嘀咕也是女生嘀咕,嘀咕不到自己耳朵里有什么关系。

    送了俩孩子去学校,回来的时候文心才起来,脸也没洗就先下来了,“林姨,我爸呢?”

    四爷已经走了,这次他那边有大动作,一笔吃下来光是自家,就能拿到十五个亿左右。但鉴于文心嘴上从来不牢靠,这些话当然不能跟她说。只道:“你爸最近公司挺忙的。有很多国外的合作要跑……飞来飞去的,没有固定的时间。怎么了?找你爸有事?”

    文心又亲昵的抱着林雨桐的胳膊,“林姨,我想上庄寒阿姨那边兼职上班?”

    “说了,你是大人了,怎么规划你以后的人生,你自己说了算。”林雨桐抽出胳膊,直接回卧室补觉去了。

    文心愣在了当场,继而惶恐不安。她给爸爸发消息,说了要去兼职的事。

    那边回了两个字:随意。

    这种不安迅速的蔓延开来,她问保姆:“嬢嬢,我姐呢?”

    这个姐只指文华。

    “早走了,早上有课,连早饭也没顾上吃,带了一个三明治走的。”

    文心又给文华发消息,那边还是两个字:随你。

    一瞬间,她觉得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以前什么都有人管,现在,好像做什么都没人管。

    她不死心,又去敲卧室的门,“林姨,问你点事。”

    “嗯。”

    文心将门拧开推门进去,“林姨,庄寒阿姨的联系方式……”

    “茶几上有名片,上面有电话……你直接联系就好。”林雨桐躺着,眼睛都没睁开,“出去把门带上。”

    哦!

    文心出来在茶几上找到一张名片,但这并不是庄寒的。她拿着名片又要去卧室,出来收拾卫生的朱嬢嬢就道:“你林姨昨晚睡的晚,半夜起来还送你爸去机场了,回来又给你们做饭……这会子才躺下……”

    可这不是庄寒的名片呀!

    那你非得现在就联系,迟点行不行。等你洗漱了,吃饭完了,然后化妆挑衣服换好出门的时候,这得两三个小时之后了吧,然后这补觉的也就补的差不多了,完了你再去问不成吗?

    但显然这么说这孩子不会听。于是就道,“你林姨这平时除了亲近的人电话直接打手机上,多数不都是小常帮着处理的吗?这会不会是助理的电话。”

    庄寒阿姨跟家里不亲近吗?

    那自己干嘛过去?

    朱嬢嬢:“……”第一次上门,之前没见过呀,能怎么亲近。要亲近也是亲近你林姨呀!她耐着性子,“像是她们这样的人,不都忙吗?也不全是因为亲近不亲近……这要是正在开会……那这不得助理安排吗?免得耽搁要紧的事。”

    也对!

    她又高兴起来了,拿着名片蹭蹭蹭的上楼,跑到楼梯的一半了,突然想起来,刚才要吵醒林姨睡觉,这算不算是不孝顺。于是赶紧跑下来,声音也轻了,“那嬢嬢在家,我就不在家吃了,等会我直接出门……等林姨醒了您告诉她一声就行,我就不去吵她了……”

    朱嬢嬢的面色柔和了起来,“好!去吧!”

    文心上楼给那边打电话,那边说话特别热情,“是小金呀?寒姐交代过了,你过来吧,我把定位发给你。”然后干净利索的撂了电话。

    文心的心一下子放下了,她收拾好,赶紧出门。自己的跑车还在车库里还在那家西餐厅的停车场。那天是被保镖带回来的,车还没取呢。她急匆匆的开着她那辆SUV,先去停车场换车。停了这么长时间,人家是按照小时收费的,一下子花出去大几百,给了钱,停了这一辆,开了那一辆,这才按照导航找到了地方。

    好大一栋楼呀!

    她按照给的地址直接上了二十楼,人家从前台到办公区域都挺忙的,她先去前台,“你好……我找……”

    “是找杨助理吧。进去左拐,第一间办公室就是。”

    哦!好吧!

    她进来有些怯场,在这之前,出去都有人盯着她看。无一不是觉得她很漂亮。可进了这里,人家脖子上挂着工作牌,要么都盯着电脑屏幕,全神贯注,要么就是拿着文件夹,脚步匆匆。有个别的去冲个咖啡倒个茶的,也不过是扫了她一眼,全没有别的神色。

    她又开始忐忑了,找了杨助理的办公室敲了门。

    “请进!”

    她推门进去,里面是个三十多的女人,看起来很干练。她热情的笑着,指了指一边的沙发,这会子她才主意侧着放着的笔记本电脑正开着,好像在开视频会议。

    杨助理指了指边上的小冰箱,示意她自己找喝的,然后忙她的去了。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肚子都饿的咕咕叫了。但是她没走。只觉得人家很厉害,这个杨助理开会说的很多个名字,都是在电视上电影上还有娱乐节目上常见的人物。都是那种级别的大明星。人家的广告海报贴的到处都是的时候,她还是那个丑小鸭。而这个杨助理,却在这里跟那些人的经纪人开会,讨论他们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好容易等到结束了,时间都过了十二点半了。

    杨助理笑的很抱歉,“寒姐昨晚就给我打电话了,我一早就等你的电话……”

    文心腼腆的笑笑,很不好意思:“庄寒阿姨都安排好了吗?”

    杨助理:“……”这要不是寒姐说老板跟着熊孩子的家长很有交情,她能一脚给踹出去。她面上不动声色,发现这孩子很多事情是真不懂,她就先拉了她起身,“咱们去食堂吃饭。”一路走她一路问,“我听寒姐说了,你可是你爸和你妈的宝贝疙瘩。怎么想起来出来做兼职了?”

    文心就把家里的安排都给说了,边上来来去去的人,她也没注意,只管说她的,“……反正就是要自立。在自立之前,家里只给基本的生活费用……这上大学肯定也能很轻松,但是毕业了,宿舍不能住了,还得回家住的。到时候再找不到工作,一个月三千块钱,够干什么的?车都养不起。我这不是想出来赚钱吗?刚好庄寒阿姨说这边有个工作的机会……”

    杨助理心里更有数了,别管谁问都能把她掏干净的孩子,真给她一笔财富她也守不住。不就是教她做人吗?

    她也不提点了,只笑眯眯的听着这孩子说话。

    吃完饭,回办公室,她从抽屉里抽出一份合同,“咱们用人都是正规用人的,合同还得签……”她递过去,“你看一下。”

    文心将合同拿到手里,然后翻了几下,把需要填的都填了,需要签字的都签字了。全程杨助理都没有说话。

    等文心递过来,她笑着问了一声,“都看好了?”

    文心点头,还开玩笑:“庄寒阿姨跟我妈关系挺好的……我还怕签的是卖身契吗?”

    杨助理笑了一下,拿着合同直接起身,“那你跟我走吧。”

    上楼直接上了二十四楼,然后好像把合同递过去了,人家翻了翻取了印章直接给盖上了。留了一份递回来一份,“欢迎你的加入,明天就来上班,可以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

    那边继续忙她的去了,没工夫闲话,“可以就行,那就这样。”

    文心看杨助理,杨助理已经出去了,她好像接了一个要紧的电话,脚步匆匆。文心紧追两步,那边捂着电话跟她说了一句,“那就这样,明天准时来上班就行了。”

    可是……我跟学校还没说好!学校最多能请假三天,要不然得系主任批的。昨天家里帮着跟辅导员请假的,最多也就到今天了呀!

    她想找个人问问,但每个人都很忙,好像不归自己管的事情也没人感兴趣的样子。没法子,她只得先出来。

    杨助理拿着电话,看着她离开,才跟庄寒道:“不谙世事!白瞎了一张好脸。这样的人做艺人也不行。她非得累死经纪人。挣的都给我,我都不带。寒姐,怎么弄这么一孩子?”

    庄寒跟着小张董刚下飞机,也是去见那熊孩子的爸爸去了。据说这边要大干一场,她来瞅一眼好放心的。要正是挣了,那就是白养那熊孩子一辈子都不叫事。她才能花几个钱。于是只叮嘱:“只管收拾,我给你兜底。但也看着,别叫出岔子。另外,音乐这个特长别叫那孩子丢了,教做人是教做人,但该学的还得学……董老师那边,你帮着联系,晚上的课给她排上……叫她跟别人一起上,别告诉是特别照顾她的。”

    那肯定啊!

    文心啥也不知道,她回到车上,开到学校了,才懵了。这可该怎么办?

    要办休学吗?

    她打电话给爸爸,那边没接。她又打给汪敏达汪叔叔,“需要跟学校沟通……”

    汪敏达早得了话了,耐心还特别好,“是吗?但我跟你爸现在在外地,回不去。”

    “那什么时候能回来?”

    “不一定!也许一个月,也许三五个月……”

    啊?

    她又给林姨打电话,可电话一直占线,根本就打不进去。

    还能给谁打?打给姐姐,文华把她拉黑了。

    她手机里存着小白和常欣的,打过去的时候小白在拍摄基地,顾不上。她现在可不是小助理了,没时间处理这些杂事。常欣倒是助理,但现在网上正闹的凶,她得盯着呀,分不出精力来。而且,都被林姐叮嘱过了,不准管。

    然后还有谁?

    司机和保姆。

    她给保姆打电话,林雨桐就在边上。

    朱婶为难的看林雨桐,林雨桐示意她只管接,“还是那句话,别惯着。为了她的,丫丫跟文华都得受着,这个狠心不下不行。”

    于是朱婶接了电话,文心赶紧道:“您来一下,跟我去找老师,学校这边听课得问老师……”

    “那你问了吗?老师怎么说的?”

    “还没问。”

    “那就先去问呀,看人家怎么说。这会子我也顾不上过去,你林姨要在家里招待一位重要的客人,小海也出去采购去了,走不开……”

    啊?

    那这怎么办?她只得去找班主任。老师也为难,“休学都是有规定的。不是非要找家长的。你因病因伤等原因,确实需要休学的,递交申请,我帮你去找系院领导,都行。但你这空口白话的,好端端的休什么学?”

    “我跟公司签约了……”

    “那跟公司去协调。学校管理学生有条条框框在的,这不是说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那就是不行了!

    但答应了明天去上班的呀!就是去协调,也得时间呀,“老师,我再请三天假。”

    “可以,我只这么多权限了。连续两次三天的假。再要连着请假,你还得找系主任……”

    嗯嗯嗯!三天一准给处理好。

    第二天上班她先去找杨助理,“要不然我兼职吧。我们学校不让休学……”

    “这样啊!”杨助理特别好说话的样子,“那你去跟人力部门领导说一声。看你这个情况怎么处理,地方还认识吧。还是那个地方还是那个人,去吧!”

    哦!

    去了人家也没为难,只说了一句:“那就按照合同办吧。合同上都写着呢。”

    合同上写着什么?

    她出去把合同翻了一遍,才发现,一方若是违约,需得赔偿对方违约金:“两百万?”

    两百万!

    怎么不去抢!

    她进去找人家:“我没说不来,我只是想兼职……”

    “可以呀!先把这份合同处理了,咱们再签兼职的合同。不冲突的。”人家很好说话的样子,态度跟昨天没一点差别。

    可处理这份合同不得赔偿两百万吗?就划拉了那么几下,两百万就不见了?

    她转身出去,都快哭了。重新回去找杨助理,“都跟庄寒阿姨说好的了……竟然要赔偿两百万,哪里有这样的?”

    谁知道昨天还一脸和气亲热的就跟亲人似得杨助理瞬间就把脸给变了,“合同昨天我让你看了吗?”

    看了!但是……

    “谁跟你但是?”杨助理蹭的一下站起来,“黑字落在白纸上,这就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张口庄寒阿姨闭口庄寒阿姨的,规矩是规矩,人情是人情。什么时候该公,什么时候该私,不懂吗?”

    文心摇头,真不懂!

    杨助理哼笑了一声,“按照合约办,办完你就懂了。”

    “我要给庄寒阿姨打电话。”文心赌气道。

    一个助理还能做主了?

    杨助理直接用自己的电话拨过去,“给吧!是你庄寒阿姨。”

    文心一下子就哭出来了,“阿姨……她们……”

    “我知道了。”庄寒在会议室外面看着坐在沙发上,跟一圈大佬开会的金教授,真很难想象这么一个男人,有那么一个闺女。她的语气平和,“这个事啊……阿姨来处理。不就是两百万吗?阿姨帮你出了!但是这个事啊,我不能瞒着你爸……”

    叫爸爸知道就坏了,肯定给自己记大过一次!这一记,可就是三年呀!

    “阿姨!我不借钱,您帮我问问,看能不能把我的跑车抵押给公司……”要不然学校那边得退学了。退学之后再去高考吗?那还不如不要跑车呢。

    庄寒一口就应下来了,“你把电话给杨助理,我跟她说几句。”

    杨助理拿着电话‘嗯嗯嗯’了几声,就伸手,“车钥匙呢?”

    文心把钥匙递过去,委屈的眼泪止都止不住。

    杨助理就道,“你这车是旧车了,现在按照市场价,也就是一百五十的样子。”她把玩着钥匙,“这也就是寒姐看在你父母的面上,才这么办的。回头还不知道要给董事会交代呢。”

    那就是还差五十万。

    文心在群里发消息,问兄弟姐妹借钱。

    文华看了一眼,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肯定是不能给钱呀。于是就回道:要去试镜,刚买了几身衣服,还有两身礼服,二十多万就没了。

    反正本来也没多少钱,买奢侈品花费又多,这钱不算是虚报。

    文华紧跟着又问,“给你两万,要吗?”

    文心没急着回,那边丫丫也回复了:我刚把学校里面的一个格子间盘下来了,花了十多万,还要准备装修。你要是实在需要,我给你挤两万出来?

    文竹:我有一张压岁钱的卡,妈保管。手里攒的零用钱大概有一万八钱多……都给你。

    文韬:我还有两万三千多,转给你?

    四个人都凑不齐十万。她手里的领用还有十来万。加上这个也就二十万。

    文心回了一个:嗯!

    然后又赶紧道:我借的,周末给你们打欠条。

    好的!

    然后叮叮咚咚的几个转账入手。文心都转给杨助理,“二十万!还欠三十万……你容我想想办法……”

    那边杨助理心里笑,就提议道:“你不是要做兼职吗?剩下的从兼职工资里扣吧。不管怎么说,寒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转眼赔进去一辆车,把身上的钱搜刮的只剩下几千块了,这还欠了人家三十万。这还是看了面子之后的!

    文心从来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杨助理这种面甜心苦的人。

    她不想跟这些人再来往了,更不想在这里兼职了,于是抓了手机,跟能联系的人都打过去,一个目的——借钱。

    可本来关系好的同学也没多少,有些压根就没接电话,有些只说一个月就两千,问她要借几百。然后她给小姨打电话,小姨都恼了:“之前说好的,借的分月给你还!这才几天啊……”再说什么她不想听了,直接挂了电话。

    原来跟人借钱是这么一种滋味呀!

    杨助理也不催:“怎么办?想好了吗?”

    跟这人哭好似也没用,她也不哭了,如今不这么着好像也不知道该跟谁借钱了,那唯一的选择好像就是接受这人的提议,在这边继续兼职,然后还这三十万的债。

    磨蹭了半天,终是点头,“那走吧。”

    这次再签兼职合同她长心眼了,她先一张一张拍下来,发给律师庄海燕,又特意打了电话过去,很客气,“阿姨,您能抽空帮我看看这个合同。我不是很懂……当然了,您要是忙的话,我可以等的。”

    庄海燕就在林雨桐对面坐着呢,应承道:“那你得等半小时到四十分钟。”

    好的!好的!

    这边杨助理忙去了,人家人力资源部这边也不催,还给她倒了水放在边上。

    庄海燕压根就没看,两口子这么折腾为什么的都知道,这亏且有的吃呢。她挂了电话就跟林雨桐笑,“可见还是有效果的。被骗了一次,知道咨询律师了。”

    是啊!这就是进步。

    可这咨询律师就一定把稳吗?你跟人家律师所在的律师行签订了合约吗?人家受你委托了吗?没受委托,人家凭什么一定得对你负责?

    时间过了四十五分钟之后,庄海燕打了电话过去:“我看了,没什么大问题。”

    然后文心忙不迭的应了,“谢谢!谢谢阿姨!”

    庄海燕:“……”好吧!之前告诉她了,没有什么大问题,那就是还有小问题。

    结果她不问了!

    这个孩子啊!

    庄海燕跟林雨桐道:“确实是还需要教训。”然后又说起了那些男孩子私下偷拍文心,并且把这些视频发出来的事。这件事,肯定还是要追究的。

    文心那边自己还把合同再看了两遍,然后才谨慎的签下。

    具体的工作,得找杨助理安排。杨助理先要了她在学校的课表,然后叫她回去等通知。另外告知她:“你的工作可以需要住公司。所以,学校那边抓紧办走读。”

    这个可以!

    出了公司的门,没车了。也没钱了!打出租去了西餐厅,看了那辆五万的国产SUV,这家伙以后就代步了。

    找班主任把走读办下来,噩梦才真的来了。

    下午五点半下课之后,得赶到公司。因为六点半轮到她接手工作了。这个练习生女团六点半以后有训练的。她不仅得负责招呼这些人,还得在这些人上音乐培训课的时候全程跟随。中间人家渴了,她负责倒水。要是哪里疼了哪里不舒服了,得随时帮着找医生或者买药。晚上倒是有个独立的房间可以休息,但是学校的作业不还得完成吗?考试要是不及格,要是过不了,这就是不上进呀!

    不上进就是不达标,所以,该看的还得看。

    本来不想这么辛苦的,但是自家姐姐和丫丫,常不常过了十二点了还发朋友圈。那都是在学校的图书馆通宵自习室里的。那自己要是不上进……可不就什么都没有了吗?

    熬夜到两点才睡觉,但是早上六点得起来,不能开车了。车就放在公司吧。早高峰车过不去。只能选择地铁。公司距离地铁站大半站路呢!起床,刷牙洗脸,然后去公司蹭早饭,这里便宜又好吃。拿着鸡蛋饼和牛奶边吃边等电梯,等出了公司,早餐也吃完了。然后骑共享单车去地铁站,坐地铁到学校刚好七点半。又得绕到宿舍拿今天的课本,然后去上课。中午吃饭能休息半小时,间隙的时间得抓紧写作业,能写多少写多少。下午课一结束,立马就往公司跑。晚饭怎么解决?就在路上随便买点什么,外加一瓶矿泉水就是全部。

    这样的日子一日一日,周末她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衣服从短袖换成了长袖,才恍然,一个月过去了。

    一个月,能发工资了吧!

    她手里这个月花的,只剩下不到一千块了。

    可拿到工资条之后,她几乎崩溃:“三千二百一十三?”

    不是!

    辛辛苦苦的一个月三千二?

    这是扣了自己多少呀?

    另一个跟她差不多的助理也拿着工资条,她问人家,“你多少?”

    “不到七千。”

    啊?

    那也就是说,人家真就扣除了自己的一半工资抵债了。可这么着……一年才能还不到四万。三十万得七八年才能还完。

    她满脑子都是迷茫,然后猛的听到女团那边凑在一块,嘀咕什么金教授。

    哪个金教授?

    “就是那个主持人林雨桐的老公……咱们老板跟金教授都在金融杂志的封面上,听说一个多月,做什么期货,在国外收割了几十个亿……”

    “听说金教授一跃成了亿万富豪,说是这一笔就十五六个亿……”

    文心拿着三千二的工资条愕然回头:十五六个亿?!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小说网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