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转向人生(30)三合一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转向人生(30)

    眼前的这个女人庄寒, 张家那位小儿子背后的女人。这位也是刚刚回来,之前的一年一直在国外修养,肠胃上动了个手术, 就被老板强制送走修养,国内的事情一盖不许她过问。然后这老板自己差点被人给算计到沟里去。

    这边一出事,庄寒利索的就回来了。从她能进出张老那边,此人不会走了大折子。

    两人也没在大楼里面说话, 那地方谁知道哪里藏着耳朵。因此从里面出来, 直接坐在外面的长椅上。林雨桐叫常欣去买咖啡, 庄寒就直接拦了, “林姐, 有事您说话。之前的事情我都听说了, 要不是金教授, 我那位糊涂老板, 得把自己给玩进去。您看, 咱也不是外人。”

    林雨桐朝常欣点点头, “那你自由活动,到时间了,我自己去摄影棚。”

    常欣朝庄寒点点头,然后也没走远, 在能看见这边的地方站着。

    林雨桐这才收回视线,“正是因为不是外人,我才敢这么着找你, 拜托你的也是私事。”

    庄寒微微一愣,然后点点头,“您说。”神情也难得的郑重了起来。

    一说这事,林雨桐都不由的皱眉, “我家的事,你也听说了。”

    庄寒就有些明白了,“听说你家哪个闺女读了表演专业……”她以为是为了那个孩子找戏的。

    还真不是:“文华很省心,也很懂事。我要拜托的除了文华以后请多关照以外,是另一个……”

    这么一说庄寒就知道是哪个了,她从小区进出的时候还真见过,是个特别漂亮的小姑娘。

    这姑娘也想拍戏?

    林雨桐摆手,“要是真想干什么了,倒是不为难了。”她把文心的性子大致说了一遍,然后又说了文华的建议,“她是当姐姐的,两人自小一块儿长大。她提出叫文心跟着她……可有父母在,凭什么叫一个孩子背负另一个孩子的一生?”

    庄寒微微皱起的眉头一下子舒展了起来。这个是后妈,后妈在这种时候,其实完全可以不管的。继女成年了,还有亲姐姐管着。便是外界也没法说这位什么,毕竟孩子回来才多久?要学坏,要如何,那都是孩子的姥姥没管好的缘故。跟她有甚关系?

    人家亲姐姐要管,那就管去呀。再不行,那也得是金教授说话。要是金教授有这心,直接给自己的老板打个电话便是了。那边没打电话,这位却不顾非议这么安排了。

    叫一个孩子停学只为了见识世态,学人情世故,这可不是一般的事。

    庄寒沉吟了一瞬,“我想见见孩子……”

    当然!不看过孩子谁也不敢接。

    林雨桐点头应承,对方的电话却响了,见对方伸手要挂却又犹豫了一下,她猜着应该是有急事,就直接道,“事就是这么个事,急倒是不急……”

    庄寒没接电话也没给挂了,叫电话一直那么响着:“林姐,这么着吧……晚上……要是林姐有空,我今儿晚上去家里,要是方便的话顺便蹭顿饭……”

    并没有推脱。

    两人寒暄了几句,庄寒的助手急匆匆的朝这边跑过去,庄寒才告辞离开。

    人走了,常欣跑过去,“林姐,庄总是来谈春晚的事的……”

    应该是在群里打探到的消息。行!常欣也慢慢的进入角色了。

    到自家这边的摄影棚的时候,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林雨桐换了衣服化了妆,乌燕就已经来了。应该之前江月白的事,乌燕隐隐的知道林雨桐背后也是有大佛的。之前助理去买咖啡,还看见这位林姐跟庄寒在一块说话。这就更证明这位不一般。

    因此,她自己提前七八分钟到了。因为之前专门叫人打听了这位的做派。每次她都是提前五分钟。她到的早,摆出一副恭敬的姿态来。

    “林姐。”一见面她就热情的很。

    “你好!”客气了几句,导演就开始提醒了,准备准备开始了。

    最后试了设备,确保没问题,林雨桐都摆好架子了,结果导演急匆匆的出去,几分钟之后,又急匆匆的进来。进来就直奔林雨桐过来,那边乌燕的经纪人也朝乌燕招手。

    常欣朝这边来,导演却已经在跟林雨桐说话了:“有人在网上发了一段视频……”

    什么视频?

    林雨桐第一反应便是,江月白那件事的有人又给爆出来了。

    结果导演把手机划开给林雨桐看,视频像是在西餐厅拍摄的,镜头一转,拍到的是文心和一个小伙子。而且,文心都已经是七八成醉了,那小伙子上前扶她,装似亲昵……

    林雨桐蹭的一下站起来,不用问也知道媒体已经挖出这孩子是自己的继女了。之前文心又刚好出境过一次,就是那个闻见包子的香味一脸陶醉的小姑娘。

    一个纯成那样子的小姑娘,怎么就变成这样的?

    后妈!是后妈把好好的孩子给带成这样的。

    那么接下来,铺天盖地只怕就是对自己的讨伐。要删视频很容易,但是……发出来了就是出来了,删除不干净的。越是删除别人还越是觉得你有鬼。

    常欣一脸焦急,给四爷发消息说这件事。

    四爷直接给桐桐把电话打过来了,“你在电视台不要出来,等接你的人到位了再下楼。我现在就订机票往回赶……”

    看来这节目是录制不成了。林雨桐才要摘话筒,乌燕去而复返,“林姐,可以开始了吗?”

    导演意外的看了乌燕一眼,然后跟林雨桐道,“这个圈子就是这样,无风还起浪。牵扯到孩子,要不给你一点时间给家里安顿一下,咱们再开始?”

    节目组没有临时撤销这一期节目录制,乌燕也留了下来。

    那就录吧。

    乌燕本来也是给背后那些人面子,想抱着大腿。谁知道这位林姐端是不一般。她出道之前,在大学是谈过男朋友的。后来,她慢慢的红起来了,跟之前的男友分手了。要说有黑料,那就是常不常的会被人将这些事给提起来。不外乎是红起来了,跟某导演怎么着怎么着了,然后一脚把男友踹了。去年这位男友接了的男二的戏,意外的反响不错。她又被拎出来刷了一波。说起来,这真是挺叫人疲惫的一件事。

    林雨桐没回避这个人,“之前在网上看到很多你年轻时候的照片,是上大学时期的吧。”

    跟男友的合照。

    她愣了一下,不知道怎么作答。却听林雨桐满是赞叹的说了一声,“真好!我看的时候就觉得那个年纪真好,在那个年纪能遇到一个喜欢的人……哪怕没有走到一起,也觉得好。能跟一个人在最美好的年华里共度一段最灿烂的时光……真好!”

    这话一出,她瞬间就反应过来了,眼里就带了几分雾气,“特别感谢那段时光……虽然有很多遗憾……但人生就是这样……”

    “没有对错,只有成长。”林雨桐给她递了一句话。

    “是!成长了。虽然不知道怎么走到那一步的……”

    “但其实都是奔着阳光去的,不管是你还是他。”

    “是!就跟紧靠在一起的两棵树一样,长着长着,就发现树梢是越来越远了……”

    “可你们一起共度的那些时光,就跟两棵树深埋在地下的根一样——相互影响……”

    “也跟朋友一样相互牵绊。”

    “应该感谢出现在我们生命里那些还能叫我们牵绊的人和事……”

    ……

    乌燕的经纪人缓缓的舒了一口气,幸而留下了。对于过去,怎么解释都不如眼下这么处理来的恰当。与其撕来撕去,就不如这般:坦诚的、温暖的,带着祝福与怀念,给前任一个肯定,给曾经的时光和那段感情一个肯定。

    年轻过,成长了,经历着,然后不知不觉,远了,散了。

    但那又如何!

    节目两个小时,录制完乌燕就起身,给了林雨桐一个拥抱:“谢谢林姐。真的!特别感谢。”总是在恰当的时候引着自己说最恰当的话。

    林雨桐就笑道,“回头多给我些签名照,我家还有你的小粉丝。来之前可都嘱咐了……”

    乌燕连声应着,又约林雨桐以后有机会一起吃顿饭,“带着孩子一起。”

    因着知道林雨桐急着处理事情,没多说就告辞。等人走了,导演才过来,“咱们连着有六期节目了,你先处理你的私事,等忙完了,咱们再安排也来得及。”

    这次的录制又能分三期,而且,效果特别好。这样的给艺人带来积极影响的东西一旦播出来,想来主动联系节目组的艺人就更多了。在他们看来,这就是洗白。

    林雨桐也没客气,跟人家告辞,进了化妆间卸妆的时候,常欣才道:“接的人在楼下。”

    那就走吧。上了车林雨桐给四爷打过去,“谁发的那东西……”

    估计四爷已经查出来了。

    “一个不知道深浅的孩子。”

    嗯?

    文心好像压根就不知道戒备心是什么,跟那个男孩子才见了几面,就把家里的底倒给人家了。我爸爸是谁,我后妈是谁……然后那男孩子嘛,多是带着点恶作剧的心思。在朋友间就吹呢,相互打赌几次能把这个大美妞给拿下。他跟文心吃饭,不是一个人去的。隔着景观树,背后还坐着一桌人围观了两人一顿饭时间。然后还在拍摄。拍完之后不仅没有删除,还放在朋友圈里。然后男孩的女朋友知道了,直接把这东西保存,放在了网络自媒体上。因为颜值高,又曾经出过镜,被人认出来了……这就是林雨桐的继女。

    后妈继女,这不是话题吗?

    到家的时候才没过去几个小时,网上都有文心在姥姥家那边上学时候的照片了。照片上的姑娘穿着校服,脸上带着羞涩的纯纯的笑。

    这前后一对比,变化太大。

    这变化怎么来的?物质上的丰富?当然有这个因素。但主要的应该不是这个。这么一个一看就很好很纯的姑娘,变成这样,只能是家里没给引导好。

    换句话说,后妈没起好作用。

    林雨桐坐在车上靠在椅背上,就听四爷道:“你一直与人为善,对孩子……别管是不是自己生的,只要是自己咱们的责任,你都没放弃过。你也坚持你是对的……”

    所以,就有了文心这个糟心的。

    自己要管,想管好,非采用非常手段不行。而这些最容易惹人非议。就光是叫孩子在大学休学停课这一条,就够人家骂到天荒地老了。

    受人尊敬,得到的是力量。被人唾骂,会削弱这种力量。

    可不想被唾骂,就干脆别管文心。可若不管文心,那便是放弃一直所坚持的。心便不纯了!

    这就是个两头堵的局。

    林雨桐轻笑一声,隐隐有点明白了。别管说的再洒脱,但谁真能在无尽的非议中坚持本分?

    她就轻笑一声:“折腾起咱们来,还真是花样翻新。”

    这种事烦就烦在,解释不清楚。你就是把最真实的生活摊开叫人看,人家也未必信你。反正,信的总信你,不信你的总也不信你。

    四爷冷笑一声:“管跟管教是两码事。有时候,不管也是一种管教的方式。”

    是啊!不管——也是一种管教的方式。

    常欣耳朵听着老板说话,手里不停的刷着手机。说实话,真挺替老板委屈的。做后妈做到老板这个份上,真不多见了。谁又能想到,那么一个孩子性子事那样的。长的太有欺骗性了。

    正刷着呢,微博和朋友圈都有消息提醒。

    微博是一个关注的微博号更新了。她点开一看,是文华的。文华放了一组照片,应该是偷拍的。偷拍的地点是琴房,文心坐在钢琴边,旁边还坐着个老师,手正比划着讲什么。林姐一手端着水果,一手放在身后像是跟谁摆手。她站在琴房外,只有小半的侧脸露出来,照片上的她正惦着脚尖,朝里面看。端着的水果看的出来,她是想给里面送的。另一只手放在身后摆动,像是阻止别人靠近。那身后的那个方向,没拍到人,墙上的影子却拍到了,那是个穿着裙子扎着马尾,手里正拿着手机对着这边拍的姑娘。

    而微博上,只有一句话:妈妈和我们。

    再点开朋友圈,竟然是丫丫发的。丫丫很少发东西,今儿发了,发了一张照片,应该是文韬偷拍的。林姐手里拎着一张展开的面膜,要往丫丫脸上贴,丫丫一脸的惊恐侧着身子在躲,边上的沙发上有三个贴着面膜的姑娘,两个大一个小,咧着嘴都在笑。而沙发对面关着的电视上,有文韬的影子,他举着手机对着这边拍。

    常欣将手机递过去,“林姐,您看。”

    林雨桐愣了一下,说实话,多少是有些意外的。丫丫好像很不愿意平静的生活被打搅,因此,也不愿意叫人知道她有一个算是有点知名度的妈。但这种时候,人家都骂她这个当妈的了,她却把照片放出来了。而文华要走那一行,流言蜚语更可怕,她现在连门都没入,就以这样的姿态出现。要自己只是好名声,她还能借光。现在这么着,其实对她并没有好处。

    林雨桐摸出电话给丫丫打过去,“要是在学校住的不舒服,晚上就先回来。我会跟学校沟通一下……”这肯定先是班里的同学知道,紧跟着朝外扩散。然后那么些人都盯着她。以她的情况而言,绝对不会很舒服。

    丫丫只‘嗯’了一声,就不言语了。电话里还能传来老师讲课的声音,她该是把手机调到静音在上课。

    林雨桐就不多说了,“你安心上课。我这边不用担心……”

    “嗯!”丫丫又嗯了一声。

    林雨桐挂了电话,又给文华打过去,那边一接起来就道,“妈,我在家。”

    知道了。

    文华放下电话,看着手足无措的文心:“你是猪脑子吗?什么都跟人家说!你再看看那照片,那个角度,没有一个角度把那个男生的正面拍上的,正面的只有你……你看看……视频在两分十八秒的时候……你起身放了个手机,然后那个男生微微侧了身子……为什么?因为他怕挡了摄像头,怕拍不清楚……你看他那个姿势怪不怪……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不是偷拍,这是蓄谋好的……这男生跟偷拍的人压根就是一伙的!你说,这是喜欢你的态度吗?人家把你当一个长的好的傻子……要不是爸妈派了保镖,你知道你会遭遇什么吗?被人家给带到客房,那不是一个人!是一伙子人!他们把你带进去……你说,会发生什么?”

    文心的脸都白了,“不会……”

    “不会?”文华一把捏住她的下巴,“我告诉你——会!不仅会把你当个玩物,还会拍在不堪的照片和视频威胁你,你要是以后不跟他们保持那种关系,要是不听他们的话,不肯配合他们的种种变态要求,他们就会把视频发出去……还有,他们或许还会不停的录制那种视频,然后卖到国外的那些SE情网站。金文心,要真是这样。你这辈子,就毁了。怎么毁了的?被你的愚蠢毁了的!你有多需要人捧着呀,人家稍微给你点好脸你就贴上去……”

    朱嬢嬢看着文华说着说着又要动手,赶紧过去拦了:“好好说!她心里不明白,你就是打死她,她还是不明白……”

    正拉扯呢,林雨桐进门了。

    文华收了手,“对不起,妈!”

    “她不是你的责任。”林雨桐过去摁着文华坐下,“这事,我心里有计较。你爸两个小时以后就到……都收拾收拾,准备吃饭。天大的事,吃完饭再说。”

    文华一把拉住林雨桐,“妈,她更不是你的责任。”

    林雨桐拍了拍文华,“去吧,洗澡换衣服。信我就交给我。”

    朱嬢嬢就催,“好孩子,赶紧去。等着你吃饭呢。”

    林雨桐推了文华一把,“去吧,快点。”

    文华看了文心一眼,文心站着没动,想来是怕了。等文华上去了,文心看林雨桐,“林姨……”

    林雨桐坐在沙发上给丫丫发消息,叫她上完课能回来的话回来一趟。眼皮都没抬!

    文心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转身磨磨蹭蹭的往楼梯上去了。

    朱嬢嬢一边叹气,一边往厨房去,安慰林雨桐,“说起来,也是赚了。丫丫和文华这孩子,是真懂事。你说这世上的事,也没有总那么完美的……”

    是!哪能给你的个个都是好的呢。

    吃饭的时候,林雨桐跟文华说话,“今晚上你就在家吧,晚饭我邀了庄寒上家里来吃饭……”

    文华愣了一下:“庄寒?”

    对!

    能把庄寒请到家里?是那个庄寒吗?

    还没细问呢,丫丫回来了。

    “吃过了吗?”林雨桐扭脸问。

    丫丫走的急,满头大汗的,看见林雨桐好好的,看不出别的影响,这才松了一口气,“家里没事吧。”

    “没事!”林雨桐叫朱嬢嬢盛饭,这肯定是没吃就跑回来了。

    丫丫去厨房洗了手又出来,坐在饭桌上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把我们都叫回来……是有话要说?”

    是!有话要说。

    四爷一回来,衣服都没换,指了指客厅:“都坐过去,我有话要说。”

    很严肃的样子。

    三个人都噤若寒蝉,一直以为四爷的形象都是慈父,少有这般严肃的时候。

    林雨桐挨着四爷坐了,没说话。

    四爷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再次三个人坐过去,谁都没说话。

    文心不安,“爸……”

    四爷摆手,没看她:“我有件事跟你们商量一下。”

    文华忙道:“爸,您说。”

    四爷看了三人一眼,“咱家五个孩子,你们三个算是成年了。十八岁是大人了。那我就立个规矩,文竹和文韬长到十八岁,也按照这个规矩来。以前,我们想把你们当小公主似得养着,但是……公主长在城堡里,却未必遇见的各个都是王子。所以,这种想法也许从一开始就错了。错了不怕,咱们改过去。怎么改呢?从十八岁起,每月只给你们最基本的生活开销……”

    “爸——”文心都急着。一个大学生生活费才多少?三千算是多的了吧!

    但是,三千够干什么的?

    两百万的车,三千是连车都养不起的。

    四爷没搭理她,只看丫丫和文华,“你俩呢?有意见吗?”

    丫丫松了一口气,只觉得心理压力都变小了。她忙不迭的点头,“我没意见。”

    林雨桐就多看了丫丫一眼,这孩子还雇着两个小混混偷偷护着文韬呢。就算她手里攒下一些零用钱,也不过十来万的样子。够给人家开半年工资的。她没意见,她以后靠什么给人家开工资。

    那边文华一直等着丫丫先说话,因为她这边接到活就用工钱拿,钱很快她就能自己赚了。自己要是先应了,丫丫就会很尴尬。说起来,如今这么着,不过事爸爸想教训文心,不是说舍不得给她们钱。

    果然,她们说意见了,就听爸爸说:“我们每个月会给你们存一笔基金,交给专人打理。你们随时可以查询这笔基金的情况。但要是想动里面的钱,除非我们俩共同认为你们有这个能力掌握这笔钱财,我们才会签字同意你们动它……否则,就一直存着。哪怕等到你们的孩子大了,有能耐了,再来动这钱。否则,账户上再多,那都是镜中月水中花……”

    丫丫心里压根就没想要人家的钱,因此,这个可有可无。但也理解,这是激励孩子自力更生。不管男女,得能自己在社会上立足,可谓是用心良苦。

    文心求助的看向文华,文华没理她,而是先点头,“我赞成。”

    文心却急了:“这存的钱大概能有多少……”

    “跟我和你爸的收入挂钩。你们五个,一视同仁。把我和你爸的收入总和加起来取一半,在两个小的没成年之前,分三份,给你们仨分别存入。在两个小的成年之后,分五份,你们五个一人一份。”

    文华愕然,这吃亏的明显是后妈、文竹和文韬呀!

    公平的分法应该是爸爸的分四份,后妈的分三份。自己和文心只拿爸爸分出来的那部分。丫丫只拿后妈那一份。文竹和文韬是拿双份才对。如今这么着……这怎么行?

    可偏偏却又不能说出反对的话。自己给划定的分法,是有一种伤人心的分法,不能那么做。这个便宜不占也得占。

    她跟丫丫对视一眼,然后错开视线,不能提了。

    文心心里却有笔账,上次好似听沈小胖说了一句,说是林姨这边今年后半年怎么说也得七八千万,后妈私人落在手里的,少数也在一两千万呢吧。两千万拿出一半,就是一千万。一千万分三份,三百多万!再加上爸爸赚的……怎么着也不会比后妈少吧。那这加起来,得六七百万了!

    大学四年下来,就二三千万。

    她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心却提溜起来,“怎么样才算是达标,才算是有能力掌管财富,这总得有个标准吧?”

    总不能根据喜恶来吧!

    林雨桐点头,“你说的对,是得有标准。”

    文心忙道:“标准太高……怕也达不到。”

    “不高!”林雨桐就道,“在家,要孝顺父母,尊敬长辈,和睦兄弟,友爱亲朋。在外,要遵纪守法,要谨守道德,要与人为善,自尊自强,能自力更生,积极向上。”说完,就看文心,“这个标准,高吗?”

    这话像是上小学的时候,学期末老师在成绩单下写的评语和寄语。因此,她以为这是开玩笑。她抬眼一眼,对上一双认真的眸子,她一下子就愣住了,“就这样?”

    对!就这样。

    人能有小毛病,但大的方向上不错,就可以了。

    四爷又补充,“为了安全,暗地里还是会有人跟着你们。但这些人若是发现了你们身上的问题,发现一次,就记一次。记这个做什么呢?在你们申请掌握那笔基金的时候,从申请的那一天算起,朝后推迟三年才给批准……以此类推!”

    犯错十次,岂不是三十年之后了!

    文心倒吸一口气:“爸,你认真的?”

    “我像是开玩笑吗?”

    不像!

    文心举手:“那我……我能申请,不要保镖吗?”

    要不然,感觉这辈子都不要想那笔钱了。

    “可以呀!”四爷就道:“我尊重你们的自由和**。”

    文心彻底放心了,“好的!我没意见。”

    四爷起身,直接往卧室去,“行了,散会!各自忙自己的吧。”

    丫丫起身,目送四爷回了卧室,她才跟道:“那我回学校了。”

    林雨桐应承着,等丫丫下了地下车库,她才追着四爷去了卧室。

    文华也从沙发上起来,准备上楼。上楼之前跟朱嬢嬢叮嘱了一声,“我妈出门买菜的时候您叫我一声,我陪着去吧。”

    “还有我!还有我!”文心总算是反应过来了。孝顺父母这一条,得做到的吧。

    于是,半下午去超市,文华开车,文心寸步不离的跟着。然后当然就有人拍到疑似林雨桐的人带着两个漂亮姑娘逛超市。

    网上正各种的骂后妈呢,然后人家就有这样的视频:后妈携继女购物,关系亲昵。

    “洗白不要太明显。”

    “怎么就洗白了?再说了,人家后妈到底干啥了?物质条件好了,人家姑娘打扮的好点,出门跟朋友吃的饭,不就是喝点酒吗?你家的是亲妈,你亲妈不叫你喝酒你都照样喝……这关亲妈后妈什么事?那么大的成年人了好吗?”

    “但这么急切的放出这样的视频,是不是有点太急切?此地无银三百两……”

    “难道没人注意到今天不是周末,要是上学的孩子的话,这个点不是应该在学校吗?怎么会在超市晃悠?”

    “楼上的真相了!能为了什么?肯定是为了洗白后妈,好好的课都没法上了,出来演了这么一出戏……当大家都是傻子……”

    ……

    乱七八糟,说什么的都有。林雨桐没再看,要是在网上看这种评论,那真是什么好心情也没有了。她能不看,但助理和工作室不能不看。

    常欣打电话问了几次,林雨桐都是那句话:“不着急,明天再说!”

    她做了一桌子菜,招待庄寒。

    庄寒一个人来的,带了一束花和一个果篮,“花是我自己种的,自己剪下来自己包的。果篮里的果子也是我那边院子里的……”

    “住城外?”

    庄寒点头,“周末一般会过去。平时上班还在城里。今儿这东西事叫助理专门去取的。”说着话就看文心和文华,“哎哟!还真是一对姐妹花。”做艺人的话,明显更漂亮的文心更有竞争力。但是,之前听了这个文心的性子,她一下子就打消了这种念头。又看文华,“听说你读表演系?”

    “是!”文华一边给倒茶,一边就道,“才刚开学……”

    “这一行,靠天赋吃饭的多。”庄寒就道,“我那边有个戏,有没有兴趣?”

    “之前面试了李章导演的戏,是个小配角,有几句台词……要是时间不冲突,回头我去试镜……”

    庄寒心里点头,这个孩子挺踏实的。

    吃饭的时候,并没有对两孩子的事多说什么。庄寒真就是吃饭,“以前真就是觉得好看,现在吃知道事真好吃。之前我那位老板跟我夸呀,说是真不错,我还不信。今儿可算是见识了。说实话,不从投资的角度,只从节目的角度考虑,你之前卖给李弋洋那个节目卖的亏了。你这手艺,不用当真可惜了。”

    “那咱们可以合作呀!”林雨桐就道,“我这边是初起炉灶,可用的人不多。我一直想弄个私家小厨的谈话性节目,策划都是现成的。可惜,没有靠谱的团队……”

    庄寒手里的团队多着呢,策划好的也不少,但就是少点灵魂性的东西。那边一说,她就动心了。本来说是帮个忙的,结果两人在这边谈起了合作。

    吃完饭了,坐在一边闲聊的时候庄寒才问文心:“你这姑娘外形条件很好,没想过朝这个方面发展?现在读哪个大学。”

    “学摄影的。”却没说大学。

    庄寒就道:“你这样的家庭,学摄影当□□好可以的。但要靠这个吃饭,小姑娘还是挺辛苦的……”

    “其实我更喜欢音乐,只是没考上。”

    “音乐这个标准……不好说呢!从专业的音乐角度,你可能稍微欠缺。但要是做商业的性质的话,你这外形条件加上特长,应该路不难走……”

    “我不喜欢镜头前的感觉……”

    “不喜欢没关系呀!音乐这个……有用的地方可多了。配乐演奏……我们公司就有现成的音乐培训,全都是最专业的老师。像是好几个一线的明显,音乐上的东西,基本都是在公司培训的……”

    “现在最火的那个练习生女团……”

    “对!就是我们公司旗下的艺人。”庄寒笑道,“喜欢她们呀?那边正缺个兼职的领队助理,你要不要去试试?”

    “有工资吗?”

    当然!

    文心眼睛一亮:这算不算是自力更生?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小说网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