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与你同在(1)三合一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与你同在(1)

    林雨桐唰一下睁开眼,感觉有点不一样。

    在各个世界穿来穿去,都穿出经验来了。那种灵魂被撕裂的感觉,是每一次都要经历的。但是这次,好像没有。

    这次有什么特别吗?

    有!就是舒服的叫人觉得回到该回的地方了。

    公司吗?

    那见鬼的公司这个坑挖的有点深,要不是遇到四爷,一路有四爷陪着,真就如同流放犯,在未知的时空里被流放了这么久,久到她自己都差点忘了她是谁了。

    眼睛转了转,不对!这也不是那见鬼的公司。

    因为眼睛能看到正上方,是白里带着灰黄的天花板,这是粉刷的有些年头之后陈旧的一个表现。再看看天花板上的灯……乳白的灯罩上贴着……贴着的那玩意有些眼熟呀。

    像是把蓝色的剪纸星星和红色的心形剪纸给贴上去的。

    开灯之后,灯的温度高,这灯罩的温度也不低吧。怎么把纸贴上去了?

    正琢磨呢,门一下子就推开了。一个穿着灰色格子夏季短款睡衣的女人一手摁着门的把手,一手撑着门框,探出半个身子来,眼睛跟探照灯似的看了看,然后喊道:“醒了就起!赖着做什么?昨晚折腾什么了?多晚都不睡,踢里哐啷的,不知道还以为你拆房呢。那彩纸怎么回事?”零零碎碎的落了一地,她嘟囔了一句什么正要关门,眼睛撇到上面的灯了,然后脸色一变:“林雨桐你是真能给我折腾,灯罩能贴那玩意吗?”

    林雨桐不由的就道:“我马上揭下来。”

    “揭什么揭?”女人冷哼:“老实呆着。”然后她高亢的声音再度想起来:“老林——老林——咋还没出来?快看看你闺女吧,在屋里咋作妖呢!”

    然后林雨桐听到了清晰的冲马桶的声音,一个温和的男声道:“喊什么?孩子睡会懒觉,你看你!”

    门外伸出一只手,把门拉上了。

    外面的声音隔着门传进来。女人说:“你就惯着吧!灯罩上贴着彩纸!”

    “白天又不开灯,等中午我回家一趟给弄下来。”男声说着,就催促:“赶紧的,迟到了。”

    外面一片忙碌声,细细碎碎,二十分钟后,随着大门的关上,屋里重新归于平静。

    林雨桐的眼泪刷一下给下来了,这是亲爸亲妈,再是错不了的。

    只是比最后的记忆里,好像年轻了好几岁。

    因此,她这会子有点不知道今夕何夕。

    自己这是回来了吗?

    回来了!那四爷呢?

    回来了不是应该回公司吗?怎么出现在家里了?

    她像是找到了力气,蹭一下坐起来,床头正对着的是书桌。书桌上是书架,书架专门空出一格来,放着一块白板。

    白板上还留着一行字:距离高考0天。

    是了!是了!这是自己的家。但这高考之后没多久,白板就收起来了。在自己上大学住校之后,家里装修了一次,墙壁也白了,很多旧家具都扔了,包括这个被自己贴满各种课表知识点,用铅笔圆珠笔和彩笔写写画画涂满了涂鸦的书桌。

    她从床上下来,本来清醒的脑子却有点木了。低头看看身上的卡通睡衣,脚上那双粉红色的塑料拖鞋,再抬起头,便看见穿衣镜里的自己,一头乱糟糟的长发蓬松着,再走进两步,还能看见额头的几颗痘痘……

    那玩意叫青春痘!

    是啊!回来了,但又不完全是回来了。

    这个点不对!可这终究是回来了?!

    南柯一梦吗?不可能!那些经历清晰的很,怎么可能是假的。

    难道是因为公司的召唤,所以才回来的?因为中途出现了变故,才回到这个点的?

    有这个可能!

    按照公司的发展程度,如今便是不如以后发达,但肯定已经有了。她得找一趟去,得看看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自己的家,哪怕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家,但该记得的还是记得,刷牙洗脸扎头发,然后换上白T恤蓝色的牛仔裤运动鞋就出门了。

    出了门了忘了一件事,忘了拿钥匙和钱包了。

    林雨桐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门口挂着布兜的一截铁丝。布兜是挂在门口,送牛奶的会把牛奶放在里面。而为了这个布兜,外面的墙上被钉上一颗不小的钉子,钉子上缠着铁丝,铁丝垂下来做成挂钩的样子挂布兜。她记得那时候她说她爸,干嘛不把布兜直接挂在钉子上。

    老林同志:“……”忘了还能这么操作,犯蠢了!

    反正这一截铁丝就这么留在了这里。想到这里,她不由的会心一笑,拉了铁丝去捅锁眼,门就这么开了。

    进去把钥匙钱包带上,看见桌上放了二十块钱的零用钱,压在牛奶瓶下面,跟二十块钱一起的,还有一张字条:我们中午不在家吃饭,你自己出去解决。

    她不爱喝牛奶,这些年,四爷也没逼着她喝。但在她上大学以前,还是会被老妈逼着喝的。于是,拿起来跟喝药似的喝了,可觉得也没记忆里的那么糟糕。

    出门,楼梯那是那样的楼梯,墙上还有楼上楼下的小孩在墙上的涂鸦,玩七八糟的写着某某喜欢某某的话。

    到了二楼,碰到四楼的奶奶买菜回来,问说:“考的好不好呀?要去哪上大学?”

    这个奶奶最事妈,她不爱跟她说这些。记得曾经高考完,她谦虚的说也就那样吧,然后人家宣扬的到处都是,说老林家的那姑娘考的不行,她妈说学习好,考前几名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当时老妈回来好一顿呲!后来她就不爱搭理这老太太了,一见她就拉下脸假装看不见,然后传言又变成不就是考上大学了吗?都用鼻孔看人了。

    反正咋做都是错。

    如今还是一样的人,一样的话。林雨桐自然的就带出笑脸,避重就轻,假装们听见她的问话,只惊讶的看她手里的菜:“……有鱼有虾,这是今儿要来客人吧。我猜猜,肯定是家里的小宝贝要回来……”

    这老太太当即变了笑脸,笑的那叫一个慈祥,“那可不,我那宝贝孙子回来……”

    其实林雨桐早忘了她家孙子叫啥了,见她还要拉着她说,她赶紧就催:“鱼虾活的才新鲜,我不敢耽搁您,您赶紧回去收拾吧。要不,我给您送上去?”

    老太太‘哎呦’了一声,又笑道:“不用不用,提的动……”然后蹭蹭蹭的就回去了。

    林雨桐下着楼,还能听见这老太太跟楼上下来的人说话呢:“……得亏老林家的闺女提醒,我这赶紧得拾掇,人家孩子还要帮我提上来,你说这客气的,懂事孩子……”

    夏天的早上,其实也热。下楼出来,微微有点风。

    小区有些年头了,路两旁高大的银杏树投下巨大的阴影,老人和孩子,在树下玩的,聊天的,下棋的。也不是每个林雨桐都熟悉,但记忆遥远了,谁熟悉谁不熟悉也记不准了。她假装在看钱包,低着头闷头走路,直到出了小区,才松了一口气。

    钱包里也就一百来块的零钱,坐上出租,报了地址就有点后悔,因为出租车坐这么远,还真有点贵。心里焦急,她连打量这个曾经无比熟悉的城市的心都没有了,只想快点到地方。

    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打表花了八十才到地方。

    记忆里的公司就在这里的,但此刻的这里,却是一家国企倒闭之后一直没处理的办公房产。除了看门的,里面压根就没人。

    大热天的,林雨桐竟是出了一身冷汗。

    浩瀚的时空里,自己遇到自己,这样的概率有多大?她怎能不怕?

    是运气?还是人为操控?

    亦或者自己真的就是消失在平行时空里,然后又真的只是重生了?

    哪一种都有可能,但哪一种都没有佐证!

    她沿着路,一步一步的往回走,心里却乱做一团,找不到丝毫头绪。在别人身上的时候,她不慌。可这种的回归,她却真真是慌了。

    她这会子就想,四爷此刻在哪?

    按照以往的经验,她总是出现在跟自己有关联的人里面?

    跟自己有关联的人……异性……

    以现在的圈子,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曾经的同学,一种是以后可能遇上的同学。

    曾经的同学好办,这几天找借口想办法见见,一见就能知道。若是四爷在这些人里面,也会积极的寻找自己的。

    这要是以后的同学,那暂时是真没办法,离大学开学还有一个多月呢。真不是着急就有用的!

    拿定主意了,心思才慢慢定了。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绕了一天,自己给走回来了。一天就早上喝了一瓶牛奶,真有些饿了!小区门口有卖炸串串的,她过去要了两根火腿,两根素鸡:“多放辣酱。”

    记忆里,这家的辣酱可好吃了。

    吃到嘴里,其实也就那样了。一边走一边吃着,到单元门口跺脚,等灯亮了才往上走。正上楼呢,碰上正下楼的李奶奶。李奶奶人很好,脾气也好,对孩子可亲了。她家住二楼,这么晚了,还在楼道里,她就问说:“您这么晚了还锻炼呢?”

    爬楼锻炼身体。

    李奶奶笑了一下:“你李叔今儿要回来,我正等着呢。”

    哦!

    林雨桐叮嘱了一声小心些就上楼,不等拿钥匙门就开了。

    老妈一脸寒霜:“也不看看这都几点了,上哪玩去了?”

    “看了晚场的电影。”她说着,就进去坐餐桌边上,“饿死了。”饭桌上留着饭菜呢。

    她妈今晚好像也不想收拾她,倒是在一边低声跟她爸说话:“……李婶儿多好的人呀,平时身体也好,怎么突然就……我到现在心里都不得劲……”

    林雨桐听着话音不对,问说:“哪个李婶?”

    “就是楼下你李奶奶。”当妈的就说:“心脏病发了,送到医院的时候人没了?”

    嗯?

    楼下是二楼,二楼一家是李奶奶,刚才还碰见了。一家是空屋子,常年锁门,人家买了大房子搬走了。

    难道是一楼?

    一楼只有活着的爷爷们,没有奶奶。

    想到这里,她嘴里的米饭也咽不下去了,浑身的寒毛刷一下就起来。她蹭一下放下筷子,奔到门去利索的将门拉开,李奶奶正扶着楼梯准备上四楼,她是有爬楼梯锻炼的习惯的。这会子林雨桐也记起来了,好像李奶奶是高考的这年暑假没了的,但具体的日子她却记不住。此时,李奶奶朝她笑了笑,继续锻炼去了。

    她也僵硬的笑了笑,然后把门‘啪’一声给关上了,转身回来吃饭,低头不言语。

    她妈就问说:“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没事!”她心里惊涛骇浪,面上却颇为严肃的道:“我以为我刚才开门之后忘了拔钥匙了,就出去看看……”

    可门不是我给你开的吗?

    林雨桐:“……”这不重要啦!重要的是,她想到一种可能:四爷的存在形式说不定有另外一种可能!

    o(╯□╰)o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猜到了吗?这个题材猜到了吗?对哒!这就是一个不吓人的又有点特别的故事!入V以前,容我歇几天,保底三千字的更新。入V之后,老规矩,一天至少三合一的大章节一章,不定期会掉落加更。就是这样!还没收藏的亲们,点一下收藏!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