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逃生游戏里撩宿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 304 章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咯噔一下, 纪无欢的心沉了沉,冷汗再次浸透了背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 他的手心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几乎要握不住电筒了。

    没有给他们任何作出反应的机会, 随着啪一声响,三把电筒竟然集体熄灭了,眼前再次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什么都看不清了。

    “......”

    有那么零点几秒的时间, 三人的大脑都陷入了一片空白,头皮上仿佛有一千根针在疯狂地跳跃, 同时懵了一下。

    随着最后一声“叮”, 八音盒的乐声戛然而止, 但在短暂的停顿后,《天鹅湖》又重新奏响,伴随着优雅婉转的乐声,纪无欢却发现在那声音里分明还夹杂着......脚步声!

    “嗒、嗒、嗒......”

    有东西过来了!

    纪无欢最先反应过来,左手抓张三, 右手抓路甲, 一拖一拉地躲到了沙发后面。

    黑暗里站在路中间不是找死么?

    “我......”

    “嘘!”纪无欢赶紧让张三闭嘴。

    原本已经走到了电视机旁边的脚步声突然停了下来,不止是它,芭蕾舞女鬼似乎也突然停止了跳舞, 八音盒的声音戛然而止。

    整个屋子再次陷入了死寂,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黑暗里, 蹲在地上的三人同时屏住了呼吸,静得甚至能听到汗水从脸侧流下的声音,血液快速地在身体里流动,经过剧烈收缩的心脏,发出“砰砰砰”的声音。

    纪无欢努力控制住颤抖的手指,试图再次打开手电筒,但还是失败了。

    “......”

    看来这鬼是准备和他们玩摸黑游戏了,好在眼睛很快就适应了黑暗,可以看清客厅里那些家具漆黑的轮廓了。

    加上曾经来过这里,凭着记忆,纪无欢脑子里大致能出现整个屋子里的地图。

    前面说过,这户住宅十分普通,面积不大也不小,只有三室一厅,装修风格为现代简约风,蓝白的主色调,没有过多的装饰也没有奢华的装修。

    因此客厅里的东西相对也比较少,仅有一套白色软沙发、茶几,正对着的墙上挂着电视机,在电视机的旁边还有一个巨大的根雕装饰品。

    此时他们正缩在沙发的后面,右边是开放式餐厅,左边是阳台。张三在最右边,纪无欢在中间,后面是路甲。

    在纪无欢握着黑匕首环顾四周的过程中,那些诡异的声音也再没有出现,因此无法根据声音来判断它们的去向。

    芭蕾舞女鬼在哪?其他的恶灵又在哪?

    它们是不是正躲在某个看不见的黑暗角落里盯着他们呢?

    想到这里,张三沉不住气了,他先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身后,才扭头问道:“大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一直躲在这里肯定是不行的。

    他恐惧到喉咙管都像是在颤抖,连续张了三次嘴后才发出沙哑的声音。

    他看不到纪无欢的表情,后者静了片刻才回答:“......我们或许得去那个房间里。”

    “哪个房间?”

    “去那个死过人的房间......”青年也将声音压到了最低:“它们是从那个房间里跑出来的。”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此时的情况很可能是这场游戏的第二个阶段。

    他刚才又飞快地从脑子里过了一遍所有的游戏信息,从魔方发布的任务到npc管理员发布的任务再到《守夜人须知》里的内容,他敢肯定他们并没有任何违规的地方。

    那么会造成如今这种局面的只有一种可能——这本来就是必须经历的游戏过程。

    他猜的没错,果然编号数字“1”开头的游戏不会那么轻易简单的结束。

    如果用关卡来解释的话,第一关的规则是每当到了午夜,就会有恶灵跑出来作祟,让它们回去的唯一办法是找到移位的本体凶物,然后将那些凶物放回原位,上限就像第三层说的那样,一夜五个。

    当某一夜放回五个凶物以后,游戏就自动进入了第二关,不再是恶灵从凶宅中跑出来,而是玩家被困在凶宅中出不去。

    那么根据总的游戏任务来看,通关的方法恐怕还是那一条“在天亮前得保证所有凶物都在原位”。

    因此纪无欢认为,他们要做的仍然是把变回恶灵的凶物放回去。

    这一刻没有了圆顶灯的庇护,缩起来躲在某处是没用的了,他们现在蹲在沙发后面的行为很有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意味。

    恶灵找到他们是迟早的事情,所以纪无欢认为与其坐以待毙,放任更多恶灵出来,不如直接行动。

    刚才那门突然打开,恶灵涌出,不就像是在暗示,这一切的源头在那扇刚才打开的房门内么?

    进去?!张三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但此刻的危机情况让他本就不太灵光的脑子已经彻底当机了,他选择放弃思考。

    纪无欢身后传来路甲清脆的声音:“我们去。”

    行,两个大佬都同意,他更没什么好说的了。

    可他们该怎么过去呢?

    纪无欢回忆了一下,上一次进来时候的场景,去那个房间的话,从沙发的左右两边都可以,只是他没有记错的话,在手电筒灭掉之前,芭蕾舞女鬼是在右边的,消失的脚步声也是在右边。

    青年突然明白为什么聂渊会开灯了,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开不开灯好像都没区别了。

    恶灵显然能在黑暗中看到他们,但他们不能。

    此时不直接过来,或许只是想让他们体验一下那种无处躲藏的极度恐惧感而已。

    “这间凶宅只有你们来过,只有你们记得哪些东西移动过。”路甲低声提议道:“所以我用嘲讽道具吸引这里的恶灵全部到玄关的位置,然后撑开保护罩,你们快速过去。”

    “你......”

    “我的保护罩只剩下八分钟了,这期间我不能移动,你们要尽快,否则......”她就死定了。

    “好。”纪无欢一口应下。

    他们本不是可以互相信任的队友,但青年刚才冒险救张三的举动,对路甲而言多少有些触动。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人可以信任,因此决定由她来吸引火力。

    计划一开始进行的很顺利,路甲直接站起来,大喊大叫地冲到了玄关。

    如他们所料,黑暗中那些躲藏在沙发后面的恶灵们蜂拥而出。

    一个穿着粉色连衣裙混身毛茸茸长着兔耳的女孩、一个双手叉腰脸上有恐怖裂痕的黑子男人,还有一个是一张没有头、手及下半身的轻飘飘的人皮。

    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三个恶灵刚才就趴在沙发背上,在头顶冷冰冰地望着他们。

    当你在家中的黑暗里闭上眼睛的时候,其实它们也在看着你。

    他猜的没错,这些恶灵就是看到玩家们露出恐惧惊恐的表情,然后在被一点点杀死。

    眼看着路甲成功吸引火力,纪无欢赶紧推了一把前面的张三:“走!”

    就在两人准备从茶几旁边跑过去的时候,身边突然响起了“叮零零——!!”的电话铃声。

    那茶几上的座机陡然响起!声音尖锐刺耳,宛如午夜凶铃,惊得两人浑身都剧烈地抖动了一下,纪无欢手中的黑色匕首都险些掉落了。

    后面的张三也微微停顿了一下。

    “别管它。”纪无欢刚说完,突然脚底一滑。

    竟然有一只冰冷的手从茶几底下伸了出来,然后夹住了纪无欢的脚踝,狠狠地往地上一拽!

    青年丝毫没有防备,整个人直接摔了下去,身体撞开了沙发,发出砰一声响。

    “啊!”慌乱中,纪无欢双手护住了脑袋,手臂却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地上,并且迅速挣扎起来。

    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夹住了他的脚,那玩意质地冰冷而坚硬,最要命的是正在收拢,两面狠狠地往中间压。

    尖锐的割面轻而易举的刺破了他的皮肤,阵阵刺疼传来,半条小腿没入茶几底下,纪无欢倒吸了一口凉气,更是拼命地挣扎起来。

    “大哥!”后面的张三虽不知道他被什么抓住了,但也看出茶几底下那隐藏的东西打算把他硬生生地给拖进去,赶紧伸手来拖。

    一个往外爬一个往卖拖,猛地一使劲儿终于挣脱后出来了。

    纪无欢在爬起来的时候又撞到了茶几上的东西,咔一声,一直“叮零”作响的电话听筒从座机上掉了下来。

    铃声消失,屋内突然又陷入了短暂的寂静,随后他们听到听筒里传来了一个男人的笑声。

    这个笑声清脆爽朗,可是说出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呵呵,眼睛挖走了吗?”

    “......”

    “完整一点,我们需要的还很多。”

    这句话说完,那头就挂了电话,很快成了“嘟嘟嘟嘟......”的忙音。

    纪无欢跟张三都没听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可对于那些恶灵而言,却犹如一枚惊雷从天而降,它们不再围着路甲转,而是全部扑了过来。

    路甲提醒道:“小心!”

    “快跑!”

    纪无欢强忍着脚踝上伤口的疼痛感,拔腿就跑,边跑还边戴回了船长徽章,他发誓,再也不嫌弃这玩意丑了!

    两人一路狂奔进了那间死过人的卧室。

    跑最后的张三关门开灯一气呵成。

    “砰砰砰!”外面传来撞门的声音,两人赶紧压住门板,全身的力气都用上去了。

    令人惊讶的是,这看起来“弱不经风”的房门竟然还真能挡住外面的恶灵,几十秒后,它们放弃了,继续去“骚扰”路甲了。

    纪无欢趁机抬手把门给反锁了。

    久违了的灯光充斥在整个房间里,已经是第二次进入眼前这个房间了,他们自然不会陌生。

    而且在白森森的光线下,这次比上次看得更为清楚了。

    仍是那间布置得十分温馨的卧室,正对着门的方向也还是摆着那张双人大床,就连墙壁上挂的婚纱照上也同刚才一样。

    新人的眼窝处血液哗哗的流。

    就好像永远都不会流干。

    衬得他们嘴角原本幸福的笑容都变得诡异阴森起来。

    再低头往床下看去的时候那两具被挖去双眼的尸体也仍躺在床下,只露了两颗脑袋,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的脑袋又转了半个圈,转到了上面,直面天花板。

    纪无欢正要随之抬头看看顶上有什么的时候,天花板上的灯突然闪烁了一下。

    然后在短短的五秒内又闪烁了一下。

    给原本就恐怖的气氛又增添了几分诡异。

    确认屋子里除了这两具颇为吓人的尸体之外没有其他危险后,正要站起来,挂在纪无欢身上的对讲机又响了。

    “滋......滋滋......”里面传来聂渊的声音:“宝宝,是你开灯了吗?我看到你了。”

    “靠!”纪无欢这才想起灯被开了:“圆圆,不是我!”

    “啧。”聂渊多了解他?轻易地从否定句里了解到了他本来的意思,语气里竟多了几分笑意:“你现在关了也没用,我已经记住你的位置了。”

    纪无欢现在倒不会真的去关灯,此刻关灯四舍五入就是两眼一抹黑,俗称找死。而且他们还需要把跑出去的恶灵凶物全部放回原位。

    但是。

    “圆圆,你听我说,别轻举妄动,太危险了。”

    要放几个月前,纪无欢肯定巴不得聂渊过来,那片黑暗一看就藏着危机,把这个死对头摁死在里面刚好。

    现在他自然舍不得。

    好不容易结束了26年的单身,说什么也不能刚恋爱第三天就成“寡夫”不是?

    “就是因为太危险了,我才必须找到你,游戏规则又没说过不能离开。”听聂渊的语气他现在的处境恐怕也很危险,背后很近的地方有厉鬼的嚎叫声,他转身一脚将沙发踹出去,挡住它以后才继续说道:“我说了我不会贸然走过来的,你放心。”

    纪无欢算是明白了,他不论如何也是要过来的。

    其实聂渊一直都不算是一个特别执着的人,否则在过去的五年里他的潜意识里明明那么地想见到纪无欢,但也仅仅只是在演唱会露个脸而已。

    远远地看着就好。

    因为同样是在潜意识里,他很清楚进入魔方游戏后,两人的人生轨迹就将彻底分为两道线,永远不会再相交。

    但现在既然已经相交了,还在一起了,他就绝对不会放开了。

    “行,你小心。”纪无欢也不是个矫情的人,相比一直bb分散两头的注意力,眼前的事情更重要。

    情况虽然危险,但也并非死局,纪无欢的记忆力还不错,背剧本的时候说不上过目不忘但一般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全部记下来。

    更别说是这样恐怖的令人记忆深刻的环境了,比如上一次进来的时候他清楚地记得床上是没有这件肉色外套的。

    所以......

    “那个人皮鬼?”张三也反应过来了。

    “对。”纪无欢拿起那件衣服,他确定当时它并没有在屋内所见的范围,因此它更可能是在衣柜里。

    和普通人家一样,这卧室的柜子里放满了衣服,春夏秋冬男女的衣服都有,很难判断它本身是在什么位置的。

    张三想当然道:“就塞进去吧,估计也就随便放放的。”

    纪无欢摇摇头,用对讲机问外面的路甲:“路甲,你看看那个人皮怪物有什么特点?”

    “特点?”路甲举起手机,用屏光小心翼翼的照了一下,立刻被突然猛扑过来的恶灵吓得差点挪了位置,惊出了一声冷汗:“好像......它的肩膀形状有点不太对,里面好像撑着什么东西。”

    “东西?”纪无欢往衣柜上方看了一眼:“是衣架么?”

    这么一提醒,路甲立刻点头道:“对对对,是衣架,三角形的衣架!”

    那一定不是巧合了,在这衣柜里只有一个空的衣架,纪无欢在尽可能不碰触其他东西的情况下,把这件衣服小心地挂了回去。

    至于另外两个恶灵,一个粉色的兔头怪,纪无欢有印象,他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一个摆在玻璃柜里的粉色兔子玩偶。

    他那个时候在柜门前盯着拍立得照片看了半天,自然记得里面有些什么。

    他来到玻璃柜门口一看,果然,那个兔子玩偶已经没了。

    张三依旧眼尖得很给力,从桌子底下找到了这只穿着小裙子的毛绒兔玩具,放了回去。

    纪无欢又拿起对讲机问:“兔子和人皮消失了吗?”

    “消失了!”

    两人同时松了口气,纪无欢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这就是第二关的游戏规则!

    那么最后两个......

    双手叉腰的僵硬的脸上有裂痕的怪物会是什么?

    纪无欢一时半会儿没想到,但当他的目光从之前摆放回去的黑天鹅音乐盒的床头柜上扫过的时候,立刻发现这里又少了个东西。

    因为上面又多了一个圆形的血印子,因为他记得这里曾经放着一个黑色的双耳马克杯。

    “是马克杯!”纪无欢知道是什么了:“找马克杯。”

    很快他们就在窗台上找到了马克杯,上面果然有裂痕,当张三放回去的同时,外面的路甲立刻惊喜地汇报道:“消失了!最后一个恶灵也消失了。”

    “不,还有一个。”纪无欢记得那个咬住自己脚的东西,虽然没看到长什么样子,但触感很像是金属的......

    莫非是金属夹?燕尾夹?

    就在他思索的时候,耳边突然又响起了那个熟悉的旋律。

    “叮、叮、叮......”《天鹅湖》的乐声再次奏响了。

    青年双目一凝,芭蕾舞女鬼!

    他忽然想起那芭蕾舞女鬼的乐声在黑暗中消失后就再也没出现了。

    而刚才的路甲说的是:“恶灵都消失”了,意思是说它并不在外面。

    那么它躲在了哪里?难道说它一直在这间屋子里?!

    当纪无欢寻着乐声猛然扭头看过去的时候,发现这次出现的同样是一个穿着白色舞裙的芭蕾舞女鬼,但头饰和发色明显不一样了,脸上的神态也不太一样。

    搞什么鬼?这家人里到底有多少个同款八音盒啊?!淘宝批发来的么?

    那个跳着芭蕾舞旋转的女鬼自门口出现,转眼间就已经出现在了床头柜旁的张三身边。

    “快跑!”

    张三的反应速度倒是很快,他来不及绕开床跑过来了,干脆一个飞扑从床上滚了过来。

    然而刚一落地还没爬起来,那芭蕾舞女鬼就一个闪现出现了在了他的身上!

    那只绷直的僵硬的足尖竟然就立在了张三的背上继续旋转,就像是被千斤的东西压着,张三动弹不得,只觉得肩胛都像是要裂开了,当场口吐鲜血。

    “张三!”纪无欢瞳孔猛缩,正想救人的时候,身上的对讲机又传来了聂渊的声音:“宝宝,抱头蹲下!”

    对于他的话,纪无欢一向有着近乎本能的信任,立刻毫不犹豫地抱头蹲下了。

    下一秒,有一道银光闪过,从几米外飞过来,准确无误地击中女鬼的额头,力量之大,竟然直接打得女鬼往后退了半米多。

    纪无欢趁机把被它踩在脚下已经没了半条命的张三给拖了出来。

    这个倒霉蛋已经站不起来了,趴在地上疯狂地呕血咳嗽。

    与此同时一只黑色的金属勾爪也哐一声到了窗户边缘。

    聂渊说了,他不会轻易走进黑暗,但不代表他不会“飞”过来。

    对于他来说,用勾爪当空中飞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动作十分娴熟,这几米的距离根本算不上什么,借着快速自动收缩的功能,他下一秒就到了窗外。

    一个敏捷的翻窗而入,男人一手搂住纪无欢的腰把他拉进怀里,一脚把又准备扑上来的女鬼踹了出去。

    女鬼砰一声被这股巨大的力量弹出去了半米多,笔直地倒在了床上,那“叮叮叮”的声音也消失了。

    纪无欢被男人从后面抱了个满怀,鼻腔里都充满了那股熟悉且令人安心的味道,立刻满心欢喜,指尖都暖了起来。

    只是看着那床被女鬼撞得动了,心又跟着纠了一下,下意识地抱怨道:“哎哟,我说圆圆,你轻点呀!”

    聂渊一伸手收回三下,似是有些不满这家伙看到他的第一眼说出来的居然是这样的话,用手指点了点怀里他的鼻尖以示惩罚:“喂,宝宝,你不关心你男朋友,去关心一个女鬼做什么?嗯?”

    话是这么说,但嘴角的幅度明显地扬了起来。

    纪无欢微微侧过身子,看着男人笑了声:“果然是柠檬芋圆。”

    吃醋吃到了女鬼身上了可还行?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