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恐怖游戏里撩宿敌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纪无欢恢复意识的时候,只觉眼前像是有什么白茫茫的东西在不断闪过,又逐渐分散,最后消失不见了。

    然后是一阵剧烈的头疼。

    脑子里更是被硬塞进了一团棉花,随后化为了无数碎片刺得他脑膜生疼,连睁开眼睛都做不到,身体彻底失去了控制。

    只有思维还勉强清楚。

    发生了什么?

    他想大声呼喊,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像是有一双冰冷的手扼住了他的喉咙,将他拽入寒冷的深渊。

    【玩家已成功载入魔方生存游戏,本次副本编号A10086,祝您游戏愉快。】

    这是一个悦耳的声音,像是有一个女人贴在纪无欢的耳边轻语。

    这个声音一出来,纪无欢突然就拿回了身体的控制权,他猛地睁开了双眼,却又被突如其来的光线刺得眯起了眼睛。

    视线还有些模糊,触感却已经恢复,他似乎是躺在一层厚重的地毯上。

    隐约间他看到了一片坑坑洼洼的青灰色天花板和一个小吊灯,迷迷糊糊的,好像那上面还挂着什么?

    还没有看清楚,他就受不了了,眼睛太难受了,他捂住双眼,眨了好几下眼睛,眼泪立刻就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纪无欢是高度近视,因为工作需要,平时都会佩戴隐形眼镜,而现在,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眼睛发干发涩,异物感极重,很不舒服。

    纪无欢强忍着这样的不适,再次努力睁开了眼睛,他从地上爬起来,红着眼眶,适应了光线,泪眼汪汪地打量四周。

    当视线重新凝聚的那一刻,他愣住了。

    ——因为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看起来像是一间卧室,整个房间的面积并不大,摆设却很奢华,连墙壁上都贴满了复古的印花墙纸,右边有一个皮制的小沙发及雕花铁制茶几,但整体却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当目光又扫了一圈,停在了左边的时候,他知道这违和感是来自哪里了。

    左边竟放着一张单人钢丝床,床上有破旧的白色被褥。

    装修如此豪华的地方,怎么会放着一张这样的钢丝床?而且,这里居然没有任何一样现代高科技设备,房间的主人难道是个复古爱好者?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现在更重要的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纪无欢首先想到的是整蛊节目,转念又pass了,作为一个演员,还是名气不小的演员,去年金马奖得主的新晋影帝,哪个节目敢这么整他,怕是要被告到破产。

    绑架?

    也不太可能,哪有绑匪绑个流量明星的,生怕不会引人注意吗?而且他也不是什么世界首富啊。

    还有刚才那个奇怪的声音说“游戏”。

    纪无欢的心里突然有了点不好的预感。

    总之先看看能不能求救吧。

    青年一边回忆着失去意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边掏出了手机,另一只手摸上了耳垂,他的左耳上有一枚简约的银色耳钉,小巧精致,当指尖轻轻转动它的时候,那冰冷的触感让他冷静了一些。

    虽然有了预感,但当看到左上角显示无服务的时候,心还是沉了一下。

    但他不想放弃,试着拨打了电话,眼巴巴地盯着手机屏幕,果然打不出去!

    青年按下锁屏,正打算把手机收起来的时候,差点咬到舌头!

    那漆黑的屏幕周围竟然映出了一堆密密麻麻的人脸,那些人头就挂在青年的头顶上,面孔狰狞,黑洞洞的眼睛冰冷地盯着下面的青年,仿佛预见到了他接下来的反应。

    果然纪无欢一声惊呼:“我擦!”

    下一秒,他却猛然捧住了自己的脸,惊慌失措。

    屏幕里的他同样是一脸见鬼了的惊诧,可那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在纪无欢惊恐的表情里,随着他眨眼睛跟流眼泪。

    他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他那张帅气迷人风流倜傥的脸呢?

    纪无欢又与屏幕中的自己对视了十多秒,勉强找到点熟悉感。

    这的确还是他,只是变了个样子。

    这种改变实在是很微妙,难以描述,只有眼睛倒是没太大的变化,若是熟悉他的人应该还能认出来。

    不过这个熟悉的程度,恐怕指的是纪无欢本人对自己了。

    回去整个容说不定还能整回来,问题不大,不要慌。

    纪影帝如是想。

    原本纪无欢还觉得这有可能是被绑架了,这一刻,他突然明白过来,这根本不是科学能办到的事情吧?

    当注意力从自己脸上脱离的时候,纪无欢才后知后觉地注意到了屏幕上映出来的其他东西,他的头顶……

    青年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犹豫了2秒,才战战兢兢地抬头看向了天花板。

    当看清眼前一幕的时候,纪无欢顿时浑身僵硬,大脑有那么一秒超负的空白,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轻薄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浸透。

    在天花板上竟然挂有无数个婴儿!

    他们像是爬在天花板上,姿态扭曲,狰狞的脸上居然还有表情,他们在笑,嘴裂到了耳根,边缘还有缝合的痕迹,非常之诡异,那两只空洞的黑窟窿眼睛,明明连眼珠都没了,可却让人觉得他们有想法,有思维,此刻正不怀好意地注视着纪无欢。

    纪无欢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瞬间跑到了门边,手握在了门把上,紧紧地盯着天花板,在扭动门把的前一秒,却又突然大松了口气。

    “妈的……”吓死他了,居然做的这么逼真。

    现在他才看清楚了,那天花板上的婴儿应该是某种塑料做成的玩偶,每一个都跟真正的婴儿差不多大小,这些玩偶也不知道放了多久了,表面皮肤的颜色已经褪去了大半,呈现出一种极不均匀的灰青色,可即便如此,这些玩偶做得却是足够逼真,如果肉乎乎的脸上没有这么诡异笑容的话,它们或许还挺可爱。

    也不知道这些玩偶都是怎么挂上去的,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天花板!只露出了一个小型吊灯。

    这就是刚才纪无欢迷迷糊糊看到的东西,一想到在他昏迷的时候,头顶上都是这玩意,心里就有点发毛。

    不过发觉它们是假的之后,纪无欢就没那么害怕了。

    而就在这时,冷不丁的,纪无欢突然听到一个轻微的声音,他立刻噤声。

    似是一个男人的低声呻.吟,接着伴随着一阵衣料与地毯摩擦的声音。

    在这安静陌生的房间里显得尤为突出!

    而且那声音是从距他一米之外的沙发背后传来的。

    听着越来越大的动静,那人显然要爬起来了,纪无欢微微眯起眼睛,不断用左手擦掉眼泪以保持视线清晰。

    要命!

    他这眼睛在关键时刻能不能不要这么敏感啊!?

    又是一声呻.吟,然后一个人影从沙发背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这个刹那,纪无欢两三步跨到床边,顺手就捞起了床头柜上的台灯,并且又退回了门边。

    那人和纪无欢的反应不太一样,虽然也有些茫然,但却并不慌张,他先是抬头看向天花板,等看清了,表情大变,洪亮地“卧槽”一声,如同一只受惊吓的兔子,不符合体型的灵敏,一窜就到了床边。

    他这才看到了站在房门前哭红了眼的娃娃脸青年,见他抱着台灯“瑟瑟发抖”的摸样,微微一愣:“新人?”

    纪无欢没有回答,反而眯了眯眼睛,打量着他。

    这男人比他矮很多,应该只有一米七出头,体型略胖,看起来年近30,一身黑色运动服,背着个双肩包,属于丢进人群里根本看不出的那种。

    纪无欢在仔细观察这人的同时,那人也在观察他,他不知道的是,在那个陌生人的眼里,自己满脸眼泪惶恐不安的模样就像是吓傻了。

    于是胖男人又说道:“兄弟,你别怕!我不是坏人。”

    “我……我……”纪无欢一开腔,就被自己软兮兮的声音吓了一跳,他用力吸了吸鼻子,尝试控制住自己:“我……我……不怕……”

    然而,他说完这话,自己都不信!

    那满满的哭腔,颤抖的尾音,怎么听着都像是在瑟瑟发抖啊!

    可实际上他只是控制不住生理反应而已,纪无欢深深叹了口气,眨眨眼睛,眼泪却流得更厉害了。

    他不但高度近视,眼睛还特别敏感,平时进颗沙子都能红眼半天,别说是现在这么强烈的异物感了,他还不敢再揉眼睛了,生怕隐形眼镜掉出去。

    在这种疑似被绑架的情况下,他宁愿忍受不适感,也不能做个睁眼瞎,要知道近视1000多度的他,一米之内都能人畜不分了,看什么都自带马赛克效果!

    那年轻男人见纪无欢越哭越厉害了,实在是有些无语,毕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了,哭成这样未免也有些丢人了吧。

    他嘴角抽了抽:“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纪无欢没有回答,反问道:“你……你是谁?”

    他很努力地想要稳住声音,但哭腔根本控制不住啊!

    “我叫林刚,是一名普通工人,在工厂做零件加工的,你会害怕也很正常,我第一次进游戏的时候,也很害怕……呃,你先别哭了。”

    “我……”控制不住自己啊!纪无欢张了张嘴,半天才挤出一个字,彻底放弃了矫正自己声音的念头,见这胖男人似乎没有恶意,就腾出了一只手来抹掉脸上的眼泪,又问道:“这是哪里?”

    “魔方游戏。”

    “游戏?”

    “这不是普通的游戏……”或许是看纪无欢哭得太伤心,林刚虽然无语,但是语气还算有耐心:“兄弟,你还记得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

    纪无欢先是点头,然后又快速摇了摇头:“我记得我本来走在路上,突然看到一个人……”

    纪无欢清楚得记得,自己在失去意识之前,趁着经纪人不注意,晚饭后偷偷溜去了某家面包房。结果发现他最爱吃的万圣节限定大眼青蛙面包被某人提前一步一抢而空了。

    “看到一个人?谁?”林刚好奇地问道。

    “一个王八蛋!”

    纪无欢咬了咬牙,原本是怒气满满的话在这哭腔的带动下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效果,简直就是委屈巴巴。

    纪无欢的声线本是标准的男神音,说话的时候若是有意放缓压低,就会非常温柔而且诱人,暧昧十足。

    用粉丝们的话叫做“色.情男主播!”“被撩得腿软!”

    但是此时,他敢肯定,就算是他的真爱粉肯定也听不出这是他纪无欢纪男神的声音了啊!

    至高无上的万人迷男神人设在这一刻似乎全部崩塌了。

    林刚有些哭笑不得:“你还记得后来的事情吗?”

    纪无欢第n次抹掉眼泪,刚想回答他,猛然间,他想起了什么,露出惊愕的表情,半响,古怪地问道:“我死了?”

    没错,随着回忆,他彻底想起来了。

    他死了。

    在一个十字路口边的人行道上。

    他离开那家面包店后,雄赳赳气昂昂地追上去打算找那个喜欢故意与自己作对的王八蛋决一死战。

    就在他背后偷袭,飞踹一脚的时候,一辆大卡车突然失控冲上了人行道,飞驰而来,把他碾成了肉酱。

    或许不只是他,还有那个王八蛋。

    他们死在了一起?!

    这简直比大眼青蛙面包被抢光,更让纪无欢绝望。

    林刚见纪无欢低下头,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明白他都想起来了,微微叹息:“没错,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我们本来已经死了。”

    “那我们现在都是鬼魂?这里是地府?”

    “我也不知道我们这样算什么,但一定要说的话,这里或许是地狱,我们只有在地狱里活下去,才能得到回归现实世界的时间。”林刚苦笑了一声,像是回忆起了什么,无法掩饰眼里的惊惧。

    “……”

    林刚说完,看到纪无欢虽然还一脸难以置信,但对自己似乎已经没了防备,于是靠近他,打算把他手里那个台灯拿走。

    虽然这青年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但正所谓兔子急了都会咬人,这玻璃台灯他拿着怪危险的。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他刚一伸手,就被那青年一把抓住了,更没想到的是这青年的力气竟大得惊人!

    他居然没法把手抽回去,林刚惊讶的同时,伸出左手想扳开他的手指,没想到纪无欢直接丢掉台灯,也用左手抓住了他的另一只手。

    “你不是工人。”纪无欢抬头,平静地看着他:“你是厨师。”

    他用的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句。

    林刚惊讶道:“你怎么知道?!”

    纪无欢用力吸了吸再次被堵塞的鼻子,用仍像是在抽泣的声音回答他:“你的惯用手右手比左手力气大很多,手背上还有轻微的烫伤,而且你一靠近,我就嗅到了油烟味。”

    纪无欢能拿下影帝,靠的自然不只是颜值,还有过人的实力。

    演技这种东西有的时候需要一定天赋,恰好纪无欢就是模仿与观察能力都极强的人。

    所以纪无欢判断出林刚隐瞒了自己的职业,虽然他不太明白为什么,但很大程度上来说,林刚既然会在职业上撒谎,那么他的名字恐怕也是假的。

    林刚目瞪口呆,忍不住又问道:“你是什么人?”

    纪无欢放开左手,右手假意地跟他握了握,继续用着哭腔,颤抖着说道:“你好,我叫聂智障,你叫我聂傻逼也行。”

    “……”

    就算是取假名,也不能这么不走心吧!

    娃娃脸青年得寸进尺,一把鼻涕一把泪,真诚地问道:“呜,林哥,你有纸巾吗?”

    他忍耐很久了,虽然这里没有多的人,但是一向偶像包袱极重的纪无欢一点都不想用衣服擦鼻涕啊!

    林刚正要回答,突然间,又响起了一个悦耳动听的女音。

    【玩家已全部苏醒,游戏正式开始。】

    纪无欢见林刚突然浑身绷紧,无法掩饰颤抖的瞳孔,猜想他应该也能听到。

    【请全体玩家在十五分钟内到达楼下大厅。】

    作者有话要说:  别慌,胖子不是攻,攻下一章登场~

    我临·身残志坚·钥

    _(:з」∠)_拼死拼活还是在17号的时候开文啦!

    之前手摔伤了,练就了一身单手码字(bushi)的能力!

    目前时间暂定为晚上9点更新!么么哒!=3=

    打滚求收藏~求留言~么么叽
感谢阅读,请您牢记:百合小说网 www.baihex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