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诱她似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再生误会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温如许宠溺地笑笑:“除了律所刚刚营业,工作方面有些忙不过来,姐姐真的没什么事,如果有年年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姐姐不会不说。”

    听完她的话,温年收敛了情绪:“好吧。”

    姐弟俩说说笑笑聊了会儿天。

    不知不觉,沈煜之的手术已经结束。

    护士告诉他温如许过来,他便找到温年的病房——

    看到温如许在弟弟面前状态松弛,发自内心地放声大笑,沈煜之心里还有几分妒忌。

    他们之间已经有好一段时间,都是针锋相对的状态。

    沈煜之冷着脸,推开门,开门见山道:“你找我?”

    目光落在沈煜之身上的那一瞬间,温如许收敛了笑容,突然变得严肃。

    她本以为沈煜之的那台手术,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进行完,没想到他会找来病房。

    沈煜之从她脸上浮现的表情变化看出,温如许是不希望他出现在这儿的,心顿时冷了几分。

    他就那么见不得人?还是她心里,他一直都那么没分寸?

    “我们出去说吧,年年还需要休息。”温如许三言两句,就要拉着沈煜之往外走。

    沈煜之倒是没有在病房里发作。

    两人之间的相处氛围,都被温年掌握的一清二楚。

    温年登时笃定,姐姐一定有事瞒着他。

    否则,明明该很恩爱的两个人,怎么见面之后会有种隐隐较劲儿的感觉?

    除此之外,听沈煜之刚才那意思,姐姐来医院并不是单纯为了看他,而是特意来找沈煜之。

    思及此,温年愈发担忧。

    他直觉自己不主动了解情况,姐姐是不会告诉他的,于是慢慢下床,打量着外面的情况。

    走廊上,沈煜之摘下金丝边眼镜,放在胸前白大褂的口袋里。

    他双手环胸,后背倚着墙,直截了当地说:“你还是为了冷易舜的事来找我的吧?对,没错,我是对他的公司出手了,但只是今天这次,前面的事跟我没关系。”

    沈煜之眉头冷硬。

    提起这些事的时候,他脸上的愤怒肉眼可察。

    温如许紧抿着唇,嘴角颤动着,对沈煜之鞠了一躬:“对不起……”

    沈煜之心头升腾起一股烦躁的情绪。

    他看到她低三下四的样子就来气。

    尤其是,这副模样求他是为别的男人!

    “温如许,你的骨气呢?要不要这么……下贱?”他反问,眉头因愤怒,皱的更深了。

    听沈煜之这么说,温如许抬头,水汪汪的眼睛跟他泛着怒意的眼眸相对。

    “抱歉……前面的事是我误会你了,但这跟冷学长没有关系,煜之,你不能因为生我的气,就把火撒在他的身上,那是他的心血……”

    温如许尽量将语速放慢,说的每一个字都经过斟酌。

    不等沈煜之开口,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两人被开门声吸引,齐刷刷地看向温年。

    温如许紧张地问:“年年,你怎么突然出来了?”

    “姐姐,对不起,我知道我不该偷听你说话的,但刚才他提到易舜哥哥,出什么事了?你有事瞒我,对吗?”

    温年绷着脸,神情严肃。

    因为常年卧病在床,他的脸色白皙的好像一碰就碎的瓷娃娃。

    温如许不知道该怎么讲这其中的事情,又不想让弟弟忧心,以免并且恶化。

    没想到,正在她纠结的时候,温年目光对上了沈煜之。

    “姐姐不告诉我,你总可以说吧?姐夫。”

    称呼沈煜之的时候,温年刻意将语气压重。

    他曾经就不太赞同温如许跟沈煜之在一起,但看到温如许真的开心,他也没有再说过什么。

    可刚刚,温年把沈煜之和温如许的话都听了进去,即便他不清楚这其中的具体情况,单凭沈煜之骂他姐姐的时候,他就已经对沈煜之好感全无了。

    沈煜之大大方方接上温年阴鸷的目光。

    温如许慌忙抓住沈煜之的手臂,紧张兮兮地看着他。

    “沈煜之,别……”

    话还没说完,沈煜之薄唇轻启:“你姐姐误会我针对你的易舜哥哥,为了自证清白,我只好真的对冷易舜下手了。”

    登时,温年攥紧了拳头。

    他上前,抓住沈煜之的衣领,可力气却不敌沈煜之。

    温如许头疼不已,夹在中间阻拦:“年年,别这样……”

    她将弟弟抱住,拖向一边,跟沈煜之拉开一定距离,始终没敢松手。

    温年气愤不已:“沈煜之!你之前可是答应过的,会对我姐姐好,这才过去多久?深情就演不下去了吗?还有易舜哥哥,舜哥那么好的人,你为什么要冲他下手?该不会是因为他喜欢我姐姐,你就小肚鸡肠的以为他们之间有什么?沈煜之,亏你还是出身名门,就这点气量?”

    “年年……别说了。”

    已经有人向他们投来打量的目光,大家都在看热闹。

    温年还不觉得解气——

    他是他姐姐留在这世上的唯一亲人,谁都不能欺负她、误解她。

    偏偏他身子不好,情绪又冷不丁地一激动,温年突然咳出一口血,眉头紧锁着,面部扭曲地倒在温如许怀里。

    弟弟突发意外,温如许几乎要吓疯了。

    她绝望地看向沈煜之,苦苦哀求:“沈煜之,都是我不好,求求你,救救年年,救救他!你要我怎么样,我都答应……好不好?”

    话到最后,温如许已经开始哽咽。

    而当话落,她早已经泪流满面。

    沈煜之拧着眉,看向旁边的护士,命令道:“快!把人送去急救室!”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急救,温年的情况稳定下来,但人仍在昏迷中。

    沈煜之从手术室里出来,担心弟弟的温如许哭成泪人。

    她双手着急的去抓沈煜之的小臂:“沈煜之,我弟弟怎么样了?他还好吗?”

    “死不了。”

    沈煜之冷漠地将她推到一遍,没有给予温如许任何安慰——

    沈煜之认为,中午他跟温如许在一起,一口饭也没吃,最后还不欢而散,而后就回了医院,温如许应该知道。

    他到温年的病房找温如许,又刚刚结束了一台三个多小时的手术,忙了那么久仍然没来得及吃点东西垫垫,又要抢救温年,以至于他身体抗议,犯了胃病。

    可温如许始终没有关心他一句。

    沈煜之不知,他的态度也让温如许心里一凉。

    温如许微微皱着眉,眼里带着几分冷意和凄凉:“沈煜之……有必要吗?年年在场的时候,为什么要把我们的事牵扯到他身上?作为他的主治医师,你明知道他的身体不好。”

    弟弟是温如许唯一的亲人,也是她不能触碰的逆鳞。

    何况,他们近几次的争执当中,明明是两个人的事,却总是牵扯到第三个人身上,也让温如许格外心累。

    沈煜之看向她,嘴角不屑的扬了扬:“温年昏倒,你求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态度,怎么?利用完之后就换一副面孔吗?温如许,到底还是我小瞧你了,你善变的样子,还真是令人生厌。”

    说完,沈煜之头也不回的离开急救室门前,护士也很快将抢救完的温年推了出来。

    温如许虽被他的话再次伤到,可一门心思扑在弟弟身上,没有再关注沈煜之。

    走廊拐角,沈煜之的胃痛愈发厉害。

    他下意识的伸手扶住墙面。

    胃绞痛的瞬间,他整个后背都冒起了一层冷汗,有医生经过看到沈煜之,忙不迭问:“院长,你没事吧?”

    沈煜之摇摇头。

    随后,他硬撑着不适感回到办公室,从衣服口袋里摸出铝碳酸镁咀嚼片。

    从手机上点了个餐,暂时坐在椅子上休息。

    他闭上眼,脑海中回放的却都是跟温如许争执的画面,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

    他没控制住,话说重了。

    或许真如温如许所说,他们双方都需要冷静一段时间,才能避免不争执吧。

    病房内。

    温如许一直守在温年身边,直到弟弟醒来。

    “姐姐……”

    “感觉好点了吗?我刚刚给你买了些新鲜的水果,姐姐忙没时间来医院看你的时候,年年也要记得照顾好身体,多补充一点维生素增强抵抗力。”

    温如许低声叮嘱着,可弟弟却看出了她的不开心。

    温年伸手拉住温如许的衣袖,继而把她的手放在自己掌心:“姐姐,沈煜之对你不好,是不是?”

    “没有……”温如许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现在理智地想想,在她跟沈煜之的矛盾爆发之前,沈煜之可谓是对她宠爱有加,她也能够感受到他的真心。

    只是随着两人关系愈发亲密,要走向一个新的阶段的时候,又因为发生了一些让人不能不多想的事,他们才闹成今天这样。

    “我跟他之间的问题,一时间很难跟你解释清楚,年年不用担心姐姐的。”

    温年觉得她在搪塞自己,叹口气:“可是姐姐,我都听到了,沈煜之那么骂你……我们虽然出身不如他,但大家都是人,不分什么高贵不高贵,我不希望姐姐受委屈。”

    温如许眼里含着笑,语气平缓:“年年说的没错,但你要相信姐姐,姐姐可不是什么受虐狂,你要知道,有时人和人之间越是亲密,矛盾爆发的时候,话赶话也就越伤人啊。”

    。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