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穿书之贵女不得不打怪升级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八章 甩锅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福远宫里,焦贤妃满面怒容,盯着眼前的陈国公陈拙鑫。

    在大周,虽然外男也不能进后宫。

    但是,几位国公,一品大员,还有正儿八经的皇亲国戚都是不在这个范围内。

    而且,高位妃嫔,比如贵,淑,德,贤四妃,在特殊情况下可以向皇上或皇后神情“特诏”,允许外男进宫。

    比如,有一次,四皇子在郊外打猎,不料,带的侍卫太少,却遇上了狼群!

    狼群数目庞大,四皇子和侍卫们的弓箭都射光后,被越来越多的狼围在了中间,而且,包围圈越来越小。

    很快,一个又一个的侍卫力竭不敌,在四皇子等人面前被群狼撕咬致死,一地血污。

    尝到了血的滋味的狼群更加兴奋!

    就在这生死关头,有个齐姓猎户三兄弟,用火和毒烟驱散了狼群,救了四皇子!

    韩德妃特意申请了“特诏”,在她的明睿宫接见了猎户三兄弟,给了大量的赏赐。

    很明显,焦贤妃对陈拙鑫很不满,你答应的,趁着这个宴会,把几位年长的皇子一网打尽!

    可是结果呢,一个个安然无恙!

    陈拙鑫心里也奔腾着恼火!

    你个深宫妇人懂什么?

    年长的皇子都死了,难道就能轮到你儿子了?

    长点脑子好不好?

    皇上现在缺钱,缺人,甚至缺权,就是不缺儿子!

    撇开现在的这几个,皇上身体还好,再生几个行不行?

    焦贤妃看着陈拙鑫道,

    “本宫想听听国公爷的解释,本宫在宫里每日如履薄冰,还要本宫等上多久?”

    再等,我就是老太婆了,那个时候,我就是跟李刕相守,又能相守几天?

    说礼国公和世子必须离开李家军,本宫也帮你做到了!

    说冀家丫头不能待在礼国公府,本宫也做到了!

    如今,又说冀家丫头身上的秘密事关江山社稷,你就做不到!

    什么都需要本宫出手,还要你这个陈国公做什么!

    陈拙鑫见焦贤妃不仅冥顽不灵,固执己见,而且还看不清形势,但是,如今又不能跟她翻脸。

    于是,只能道,“娘娘息怒!臣也没有想到南宫皇后插了一手!”

    焦贤妃冷冷一笑,不置一词。

    陈拙鑫对焦贤妃比较了解,这个女人,疯狂起来的时候是真疯狂,但是,再疯狂,她也知道先保命。

    于是继续道,

    “南宫燕可以在我的府里安插人手,给冀家两个丫头下了白磷粉,想在我的府里烧死冀家两个丫头!”

    果然,提到南宫皇后,焦贤妃气得拍了桌子!

    南宫菊是皇后啊!

    别的不说,如果,南宫家让皇后随意找个皇子养在膝下,焦贤妃的一切努力就会付之东流!

    焦贤妃此刻感到深深的无力,似乎怎么挣扎也无法摆脱一个无形的大网!

    身份!

    陈拙鑫心中冷笑,皇子如果死在我的府上,我还不得给他们陪葬?

    何况,这几个皇子就是死了,还有一个漏掉的四皇子,我不等于给四皇子扫清障碍?

    再说了,还有秦贵妃所出的七皇子!

    不知道这个女人怎么想的!

    陈拙鑫接着叹口气道,

    “娘娘,那南宫燕为了桓世子,要求我单独招待皇子和几位世子世家公子,她担心别的大臣家有姿容出众的小姐超过她,臣也不敢不从,而且,又担心动起手来,伤到齐相和几位国公家的小姐们,到那个时候,怕是不好收场。”

    焦贤妃缓缓靠向椅背,脸上的失望之色让整个福远宫都阴暗压抑。

    梁公公派去刺探的人回来也是说南宫燕如何跋扈。

    此刻,南宫家的高调亮相,难道,要有什么动作?

    陈拙鑫看着焦贤妃的脸色,知道她恨上了皇后,轻声道,

    “娘娘……。”

    焦贤妃的眼神阴骘冰冷。

    陈拙鑫趁机道,

    “娘娘息怒,臣正尽力找出冀家丫头身上的秘密,如果真的的如传言那,咱们先得就占了先机。”

    焦贤妃冷静下来,看了陈拙鑫一眼道,

    “国公爷是聪明人,本宫也是希望国公爷早日大展宏图!”

    我们母子不上位,你这个国公爷的位子就坐的不安稳!

    淮安候府,洪培菊在书房内来回踱步。

    书房满地狼藉。

    苏瑾回来告诉他,他精心安排的玉颜“巧遇”皇子的戏,根本没有机会上演!

    他被**裸地排斥了!

    二品官,他堂堂侯爷也是二品啊!

    又说是嫡女!

    不就是想方设法断了他结交皇子的机会!

    陈拙鑫!

    洪培菊的牙咬得咯嘣作响!

    南宫家也是个不省心的!

    丹桂苑内,冀鋆和冀忞正琢磨“好邻居”的规划。

    快到秋闱考试了,“好邻居”推出了“金榜题名套餐”:卷饼,烧饼,发面饼,馒头和配菜。

    卷饼的存放时间不能太久,可以先吃。以后的日子里,可以吃烧饼和发面饼。

    冀鋆提出,如果是贫困考生,可以接受好邻居的提供的免费食宿。

    但前提是,考中之后,要将所欠的食宿费用还清。

    如果没有考中,那么,就留在好邻居教书。

    好邻居提供免费的食宿,还有份银。

    至少要教一年,如果连续教三年,三年后“好邻居”资助再考,还给大红包!

    此想法的来源主要是闻初晖向冀鋆请求,自卖自身给“好邻居”,或者给“冀家”,要求读书,以后参加科举。

    将来为“好邻居”和冀家效力。

    冀鋆觉得闻少康也应该读书,而且,丐帮有几个小孩子愿意给“好邻居”做事,也应该读书识字。

    此前,都是冀忞自己编纂教材教闻少康几个小孩子和海棠等几个丫鬟,但总不是长久之计。

    来参加科举的考生,都是举人了!基本都是各地的佼佼者。至少是个“县状元”!

    能聘请到举人教书,在现代,等于,请到了省里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当家教,啧啧!值得!

    这样一来,许多贫困的考生,都聚集到了“好邻居”!

    对于京郊那些养鸡养鸭的农户来讲,冀鋆知道他们谋生不利,他们不敢明着跟南宫家的走狗们硬扛,毕竟人家财大势大权大,尽管丝毫好处也不给他们,但是一个威压就足以让他们粉身碎骨。

    他们生存本就艰难,可是南宫家的走狗们,不许他们卖东西给“好邻居”也倒罢了,甚至不许他们卖自己辛辛苦苦饲养的家禽家畜给别人,这就有点儿过了。

    你让人家怎么活?

    你跟我“好邻居”斗,我也能够理解,但是你不能够伤及无辜啊!

    冀鋆脑海里蹦出来“敌后武工队”的字样,一个计划在头脑中逐渐成型!

    海棠向冀鋆和冀忞禀告,整个侯府里,上上下下都小心翼翼!

    洪培菊在生气。

    玉颜不敢出门。

    苏瑾也病了。

    冀鋆摇摇头,这洪培菊也有今天,满心欢喜地准备了好久,结果被人一个小指头就弄到了外围。

    记得书中,洪培菊有个通房丫鬟,叫宝香。

    宝香给洪培菊做了许多能见人和不能见人的事情。

    宝香一心想成为洪培菊的姨娘。

    但是,洪培菊总是推三阻四,借口多多。

    陷入爱情的女人嘛,总是坚信心上人的山盟海誓。

    其实,洪培菊根本没有想把这个通房升为姨娘。

    洪培菊的姨娘都是有明确目的。

    比如,纳孙姨娘是因为孙姨娘的表哥当时入了大内官王清书的眼。

    比如,苏瑾陪了陈拙鑫,而且还有了陈拙鑫的儿子。

    当然,目前洪相林的身世有待商榷。

    不过,由此,可见洪培菊的心思。

    最后,宝香无望地跳了井!

    冀鋆想到这里,有些感慨,可能僧多粥少的缘故吧,大家就开始各自玩弄心机。

    只是看谁能玩得过谁!

    古往今来,都是如此!

    如同前世,师姐晋级的时候,名额太少。

    于是,领导先是说,必须有到上级医院的“进修经历,且进修半年以上”才有资格报名。

    这下,没进修的都被甩下去了。

    师姐恰好进修了。

    可是,再一看,人还是多。

    于是,又规定,有省课题的才能报名。

    没有省课题的被甩下去了。

    接着又规定,省课题不结题的不能报名!

    又一批人不能报名!

    师姐有省级课题,但是当时没有结题,就被华丽丽地甩下!

    于是,只剩下院领导的老婆了。

    冀鋆把这个事情假借成生意上的事情,讲给冀忞和芍药等人听。

    冀忞听完不胜唏嘘。

    几个人正议论着,只见忍冬从外面进来看了几人一眼,犹豫了一下道,

    “两位小姐,玉颜小姐从梯子上摔下来,腿都青了,问咱们这里有没有治疗跌打的药膏。”

    冀鋆冀忞一头雾水。

    原来,玉颜不愿意出去,怕碰到雨珗等人被嘲笑,于是,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连丫鬟也进不去。

    可是,时候一久,玉颜又坐不住了,而且还有些饿,又打算出去。

    此时,才发现,钥匙找不到了!

    担心惊动洪培菊,也担心影响洪相林养伤,还不敢砸门。

    没有办法,只好让人拿梯子过来,从窗户出去。

    打算,接下来让小厮进来把锁弄开。

    不料,梯子散了架,玉颜结结实实地摔倒了地上!

    “不去找郎中,找我们做什么?”冀鋆和冀忞齐齐问道。

    忍冬看了一眼芍药,芍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冀鋆一个眼神飞了过去!

    芍药不服气地道,

    “前天我借梯子来着,后来看梯子上的木头糟了,我把它们卸下来了!然后……”

    冀鋆扶额,就知道没啥好事,还是忍着气问道,

    “然后咋了?”

    芍药道,

    “然后,换上了几个树皮!可能不怎么结实吧!”

    冀鋆,“……”

    还可能,这还用“可能”?这不就是古代“豆腐渣”工程吗?

    芍药理直气壮地道,

    “这能怪我?她又不是不认识树皮!”

    冀鋆,“……”

    不行了!头晕!

    快给我输液,输点雪碧,雪花也行!

    认识树皮!

    可是,谁认识做梯子的树皮啊!

    。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