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笑傲开始周游诸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九章 月下仙子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公子,这些人怎么办?”

    交代完那一家三口,聂小倩也将战场再次打扫一遍回到杨青身边。

    看了眼重新聚拢约有五六十的人群,杨青在引仙珏内翻了翻,找出一团祥云样式的灵器。

    这件得自太渊宗弟子的灵器,应该就是之前他们用来载人的。

    虽然各派祭炼法宝手法不同,他想完全掌握功用还需要御符宗法门重新祭炼。

    不过只是注入灵气使其变化大小,载人御空问题不大,最多速度慢些。

    掐动玉清印引灵气注入,不多时这团巴掌大小的云彩就如充气般迅速膨胀,直到扩展五丈方圆大小才停下。

    又接连在上面附着数十张木行符,用以维持灵气消耗,杨青就叮嘱聂小倩先把人带回去。

    “公子你不一起走吗?”

    “我随后就到。”

    催促她立即动身,杨青等人一走便运使神念将林中尸体聚在一起,放出火符焚烧。

    接着他走向四下将战斗痕迹一一扫除干净,包括这些人来时的脚印也都抹平。

    再回来把烧成的灰尽撒进附近溪流中,最后用木行符箓在周围催生大片灌木丛,与远处的灌木连接成片。

    前后忙活一个多时辰,最后在空中运使神念扫过几遍,直到再看不出异样才御空飞走。

    毕竟还没凝煞,小心一些终归没错。

    这些善后或许经不起有心人细心查探,不过能多拖一些时间就算达到目的了。

    他人在上空消失不久,就见刚刚恢复平静的林中忽有一道黑影从地下钻出来。

    那黑影在满布斑驳月光,地貌大变的四周看了看,转身就往西南方向飘荡而去。

    只是还没飘出多远,他眼前突然浮起一片闪着莹润光泽的粉嫩桃花,挡在前方道路上。

    接着两片,三片……

    直到色泽各异的桃花遍布他四下周身,将昏暗密林照得充满梦幻光亮,也照出黑影那张模湖的面孔。

    正是被杨青一剑斩杀,两名太渊宗弟子之一。

    漂浮周遭虚空的桃花看着轻盈娇嫩,在暗夜中每一点光泽都透着令人迷醉的不真实感。

    可这名弟子只觉自己魂魄被荧光一照,就如初雪遇朝阳,立时开始融化。

    他本就模湖的面孔上变得更为扭曲惊惶,继而大吼道:“御符宗勾结妖孽杀戮修士,太渊宗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可不知道什么御符宗哦。”

    不甘的怒吼刚停,蓦然一道娇柔空灵的嗓音不紧不慢地响起。

    在漫天飘飞的桃花中,忽有一袭粉红曼妙倩影款款走近。

    她莹白赤足踩在离地半尺的空中,每一步走来便有一蓬花瓣汇聚脚下为她铺路。

    周遭各色花雨更因她出现而显出异样的灵动,仿佛有了生命般,不断闪烁微光,在空中欢快旋转舞动。

    “我只是不喜欢你。”

    这林中突兀出现的女子,一身澹彩轻纱的衣裙如同雨后山间薄雾,身后飘飞的吴带好似天边闲云。

    玉足纤指,鹅颈修长,粉面桃腮。

    轻启的朱唇,只看一眼就让人口舌生津。

    然而太渊宗弟子看着眼前美的如梦似幻的女子,却魂体大震,不可思议道:“真人境大妖,你……外界怎么可能还有真人境的妖怪!”

    “什么大妖,我叫空桃。而且我是千年桃树得道,应该是妖精。”好看的皱了皱眉头,周围的桃花也跟着倏然一转:“你们太渊宗不是很喜欢抓妖精妖怪的吗?

    你看我够不够资格?”

    她话音一落,无数花雨瞬间以那太渊宗弟子魂魄为中心汇聚收束。

    靠近时又像是完成一次美妙的舞蹈,彼此穿插而过,散向四下空中。

    而在花雨聚了又散的一瞬,居中的魂魄也已跟着烟消云散,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空桃见状素手轻挥,片片桃花便托着她朝上空漂浮,跟她一起投向北方云沧国方向,转瞬消失不见。

    ·

    杨青一路边往回走,边查看引仙珏内的收获。

    役神宗弟子的法器几乎可以略过,大多鬼气森森,且污浊不堪。

    最关键是威力实在难以入目。

    对付普通人当然是无往不利,道行低一些的也难免中招。

    但这些东西别说是他,就是太虚山中最普通的弟子怕也看不上眼。

    能让他上心的除了给聂小倩的那件祥云灵器,剩下就是陈钊的飞剑,以及护身法器。

    御符宗祭炼法器是用符箓,太渊宗则另有一套法门。

    不过万变不离其宗,看飞剑上附着的阵法痕迹,应该也是灵器范畴。

    自己修的是无形之剑,不过没凝煞之前,倒是可以暂时作为替代。

    而那件护身法器,则是一件贴身穿在内侧的轻薄短衣,也是灵器。

    这东西比自己的七彩幻神衣差了不少,但也算十分珍贵。

    由此可见陈钊在太渊宗内应该比较受重视。

    想起陈钊临死前说的话,他不禁回忆起之前在正气宗大殿里见过的田青云。

    那个被李敢称作活了快两百岁,外表却仍是青年模样的老怪物。

    杨青对他的感觉是很有城府,是个需要提防的人物。

    目前面板上的进度仍停留在收集精魄的阶段,他也不知自己离开这里会是什么时候。

    提升自身实力,尽快凝煞仍旧是眼下最迫切的事。

    一念及此,他又翻出陈钊身上的一枚墨玉镯。

    跟御符宗的引仙珏一样,这墨玉手镯也是储物的法器。

    念头探入其中翻找一遍,里面的丹药还有差一些的法器都难以让他心动,唯有见到一支玉净瓶时他才觉得心情开朗不少。

    这玉瓶与不禄和尚府内地下的那个大同小异,似乎专门就是为了盛放精魄所用。

    有过上次经验杨青也不犹豫,直接打开瓶塞将精魄放出来。

    他在空中驾符前行,这些沿着瓶口飞出,好似精灵一般的精魄也围着他飞舞萦绕,没有一丝脱离的迹象。

    目光在身边一扫,就见这些精魄大约有十几枚,可惜其中最多的是于他无用的木行精魄,共有七枚之多。

    掐动玉清印,接引木行灵气将这些精魄送往不知名处,他也在心中再次感受到前次的快意,且更为强烈。

    接下来是四枚水行精魄,三枚土行精魄。

    金行精魄一颗也没有。

    他木火两行已经凝成根本符箓,原本土行还缺五枚,水行缺四枚,金行缺一。

    算上刚才从那家人手中得来的一枚水行精魄,如今水行多出一枚,土行缺两枚。

    “金行精魄好像格外难找……”

    在不禄和尚处得到那枚金行精魄时,他还觉得一枚很容易补齐。

    但现下太渊宗不知搜集多久的也没有一枚,他心中就有些拿不准。

    放下这节先不去想,杨青将水土精魄收了,又把多出的一颗送走,便专心往回赶。

    他在林中耽搁时间不短,后来查看战利品又拖延一段,因此回到家中已是天边微亮。

    从空中看,几十里外的镇子上陆陆续续开始有农人走向田地,镇中售卖早食的摊位也开始冒起腾腾热气。

    夏末时节,仍旧开得茂盛明艳的桃花,可谓是此地一道盛景。

    不愿引起前天来时那样的误会,杨青打消去镇上买吃食的打算,驾驭符箓直直落向自己小院中。

    他甫一落地,院中井口就冒出聂小倩阴气森森的脑袋:“公子,你回来啦?”

    “怎么搞得?”杨青此时心情不错,看着她的样子失笑道:“像个怨气缠身的厉鬼。”

    “嘿嘿,下面阴气太重,还没完全炼化。”

    聂小倩跳出井口,喜滋滋地上前说道:“公子,我把那些人都送回去了,还告诉他们是公子你救了他们性命。

    以后再去镇子上,就不用担心被人误会了。”

    “谁管他们误不误会。”

    杨青摇头道:“你自去修炼吧,我要闭关一天,没事不要来打搅我。”

    “等等!”

    聂小倩叫住他,咬着嘴唇讪笑道:“我看你昨天晚上收了几个装阴魂的葫芦,没用的话不如给我吧?”

    “想拿去练鬼兵吗?”

    杨青引仙珏内之前收了不少金银宝物,眼下又多了不少长短不一,形制各式各样的法器也快满了。

    闻言他走到东边空着的厢房门口,翻动引仙珏将这些不重要的东西尽数倒了进去。

    “自己挑着拿,当心点别出乱子,省得我还要收拾。”

    聂小倩看得两眼放光,喜笑颜开道:“多谢公子!我一定精挑细选,绝不惹麻烦!”

    眼见杨青反身回到楼内,她立即扑上前去将这大堆法器抱在怀里,笑得合不拢嘴。

    这些东西放到太虚山自然没什么稀奇,甚至少有人看得上眼。

    但于她而言,一个月前一柄七星幡已经能制约她生死,又何况这么多为阴魂准备的法器。

    只是看了一阵,高兴劲儿一过她又觉得无趣。

    自己仍需要寄身杨青的长剑,这些法器与她体内四颗凝聚阴气的珠子不同,无法融于己身,收不回去。

    而且想起杨青掐诀引雷,动念流火的本事,这些低阶法器根本受不了几下。

    兴奋过后她看着满地宝物边摇头边咂嘴,最终拿着几个盛放阴魂的法器,飘回井下去了。

    杨青返回楼内闭关凝聚水行根本符箓,聂小倩也在井下将一众三十余条阴魂放出,依照自己东拼西凑,四处学来的法门将其炼成鬼兵。

    这些阴魂被役神宗门徒驱使,早就被炼化神志,变作凶灵恶鬼。

    留在世间要么是被人驱使害人,要么是失去寄身法器消散,或者被杨青这样不惧鬼物阴魂的人打成飞灰。

    小心地将阴魂一条条放出,再依法炼制,到了下午时她身后已经站了一排,共十七条鬼兵。

    另有十几个凶性太足难以炼化的,都被她打散成纯粹阴气,驱使珠子吞了。

    大功告成,聂小倩看向身后一众面目模湖,只勉强能看出人形的鬼兵长长松了口气。

    志得意满地带着众鬼兵飞出井下洞窟,来到院中见杨青仍未出关,便驱使鬼兵为她打下手,走进厨房开始做饭。

    饭菜齐备后她往槐树下的摇椅上一躺,又开始支使鬼兵打扫院落,给四周单调的竹节围栏上挂些藤蔓花朵。

    看着越发像模像样的小院,她正感心满意足时,忽听竹楼门前雷声一动,感应里四名鬼兵立时消散不见。

    “什么东西?”

    耳听杨青不耐的声音传来,聂小倩望了眼竹楼方向委屈道:“那是我新炼的鬼兵……”

    过了一阵听不见回应,她也不敢去打扰杨青,只能将一众鬼兵又收束进长剑,自己挎着剑出门散心去了。

    她倒不全是心疼,只是辛苦炼制出的鬼兵在杨青面前如此不堪一击,心中难免失落。

    踩着夕阳越过大片田野,沿路走到云沧国的镇子里,被四周喧闹的氛围一引心情也就好了不少。

    在镇上晃悠两圈,又碰巧遇见两个早上被她送回家的人,一通感谢之下,方才的不快立即烟消云散。

    漫无目的地走到天色渐晚,街上行人渐少。

    聂小倩看着四下盛开的桃花,以及在桃林中卿卿我我到此时也不归家的情侣,也找了处桃树密集的地方坐下,抬头仰望星空。

    “还是做人好啊,也不知杨青什么时候能把长剑祭炼起来,让我早日再进一步。”

    想起方才杨青一念打散她四条鬼兵,心中又觉不忿。

    闷哼一声,阴气所化的手掌便拍在一侧树干上。

    霎时桃花如雨,飘然落下,聂小倩望着掩映在花雨中的星空展颜一笑,起身往回走去。

    “你这小丫头好没道理,自己心有怨念,拿桃树撒什么气?”

    刚刚站起身,聂小倩就听女子柔声入耳。

    她转头看去,即便是曾见过褚灵仙那样天上少有的美人,也禁不住为眼前女子容颜一呆。

    只见这女子人如花间彩蝶,在如水的月光,以及背后街道上盏盏光晕的映衬下翩跹走来,片刻就到了面前。

    聂小倩自问也是人间少见的姣好容颜,可面对这人却忍不住升起自卑情绪。

    如果说褚灵仙是高高在上,令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天上仙子。

    那面前的人则让她升起不顾一切,也要变成这副模样的妄想。

    “你……你是谁啊?这桃树是你家的吗?”

    “我叫空桃。”

    “云沧国所有的桃树,都是我的。”

    ……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