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笑傲开始周游诸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七章 役神门徒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大帝书阁)

    “公子,这好像是鬼灵芝,我在席家的那册书简上看见过。”

    井下洞窟内,聂小倩做出吞咽口水状,两眼盯着水池泛起绿光。

    “鬼灵芝,对人是剧毒,但对阴魂却是灵丹妙药。增进道行,洗涤魂体,更难得是生在这处连接地下**的寒泉中……”杨青看着她也不由羡慕:

    “这一路的好处都像是给你准备的。”

    聂小倩虽大喜过望,但理智尚存。

    抬眼看向被火符照彻通明的四下空间:“我只要守着它勤修百年,再一口吞下……啧啧,可惜这里总会吸引其他阴魂,公子你要不在我可抢不过他们。”

    “这些阴魂不是自己被吸引来的。”杨青说着走到一侧,将墙壁上土面扫落,露出一具面色青黑的女子尸体。

    “灵尸?”

    聂小倩原本是付书年七星幡内的主魂,对于这些跳僵阴尸最为熟悉:“借这里养灵尸,一定是役神宗的人,难怪要把井口封死。”

    杨青醒来的那晚,首先接触的就是这些灵尸。

    此时在他神念中,周围共有十六具灵尸埋在泥土中,每一具都相当于那晚的嫁衣女。

    只是这些灵尸身上并没有嫁衣法器,也没人驱使,仿佛睡着了一样。

    “听说役神宗老巢就在南方?”

    聂小倩闻言想了想回道:“是听付书年提过,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她说话时杨青已凝聚出十数道火符投进四周墙壁,没入灵尸体内。

    抬手一捏,洞窟内立时响起连串音爆,同时周围温度开始飙升。

    “公子你怎么把她们都烧了,难道不怕将养尸人……”聂小倩说到一半恍然大悟道:“原来公子你是故意想把人引来。”

    “你晚上可以在这里修炼,现在先去趟镇上问问役神宗的事。”

    这附近最大的地方就是云沧国,想收集尸体,或者把人变成尸体,那里无疑是最方便的地方。

    况且养尸的人选择把灵尸藏在这儿,而不是派人把守,想必也是有所顾忌。

    无论什么情况,总要先弄清楚些才好。

    两“人”说着反身往回走,聂小倩边走边回头看,最后才不舍地跟着杨青潜回地面。

    等她出门赶向镇上,杨青目光扫过院角槐树才明白,它能长这么高大也是因为地底阴气的原因。

    长此以往下去,真有成精的可能。

    聂小倩去打探消息不知何时回来,他索性用昨天剩下的竹料做了把摇椅放到树下,舒服躺在上面。

    听着细雨敲打头顶枝叶,不一会儿就昏昏欲睡。

    他半眯着眼约莫过了不到一个时辰,远处丛林中忽地响起一阵轻微脚步,不多时便登上丘陵边缘。

    转头看去,一名四十岁上下的瘦高汉子身穿黑色道袍,正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小院,面露迟疑。

    随即他目光透过围栏空隙看到悠闲躺卧的杨青,这才沉着脸远远问道:“敢问是役神宗哪一支的道友,怎会在此安家落户。”

    “你是哪一支的?”

    汉子被问得一愣,脸上闪过不耐神色道:“我乃是役神宗,角木一支的陈留,道友如何称呼?”

    “角木?”

    杨青在大唐战神殿中,曾跟师妃暄请教过一些周天星斗问题,知道二十八星宿里苍龙属木。

    角,是苍龙七宿之首。

    “役神宗究竟有多少支流派别,居然需要用二十八星宿来区分么?”

    陈留闻言面色大变道:“你不是役神宗的人?”

    “谁说我是役神宗的人。”杨青躺着不动,侧脸看向他:“你来得没头没尾,问得莫名其妙,到底什么事?”

    陈留见他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面色缓缓松弛下来:“既然道友不属役神宗,那么定是世家子弟,或者太虚山的高人了?”

    说完等了片刻,眼看杨青沉默不出声,他又笑道:“这片地域乱得很,道友不愿显露身份倒也合理。

    只是从前这地界是一片废墟,我曾在此留了些东西。不知道友可否行个方便,容我取回来?”

    “我在这儿盖了房子,这里的东西自然都是我的,哪有你留下的?”

    “你……”陈留身形豁然绷紧,声音也再度阴沉:“我不管你是哪门哪派的弟子,但夺人机缘犹如杀人父母,还望道友切莫自误!”

    “役神宗的人……”杨青说着站起身,与他相隔围栏对望:“役使尸体,困人阴魂,阴德早就败光了,哪还要什么父母,滚!”

    他一声呵斥,周围虚空一阵晃动,头顶槐树树冠如同被风压着弯向陈留。

    枝叶中汇聚的无数雨滴利箭般激射向陈留脚下,在地面打出无数细小孔洞。

    陈留见状惊得连退十来步才站定身形,再看杨青时脸上已挂满惊恐。

    “凡间武者,好,你等着!”

    外界截取五行灵气困难,凝煞更是几乎成了奢望。

    除了太虚山,天下的修行之人不但逐年减少,实力也越发萎缩。

    少数凝煞的修行之人,要么是早些年留下来的老怪物,要么是万中无一的机缘巧合。

    像他这样无法凝煞,只能一门心思扑在养尸炼魂上的修行者,面对凡间武者如不小心戒备,也难说不会阴沟里翻船。

    尤其像杨青这样表现出可以引动环境变化的高手,更要小意提防。

    见他一熘烟跑下丘陵,消失在丛林中,杨青也飘然出了小院跟着进了丛林。

    这人比起兰若寺里的付书年要强不少,不过单以本身修为来说也强得有限。

    看他独自一人找上门来,在役神宗里大概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不过临走前放了狠话,说明还有同伙。

    抱着能杀就杀绝的心思,杨青借由丛林树木遮掩,一路悄悄跟在他身后。

    这林中深处不知是什么光景,不过边缘处与平常树林也没什么分别,只是树木更加高大些。

    兜兜转转走出二十余里,忽听林中传来阵阵喊杀。

    而前方陈留闻声也立即快步朝前飞掠。

    杨青紧随在后,不多时越过两道林中突起的山丘,就见一片池塘边的空地上十数人正被无数阴魂跳僵围着。

    他们脚下另有五六人倒地。

    操控阴魂跳僵的两人,紧守池塘后方山壁上的一方洞口,神情冷肃地看着逐渐被蚕食的人群。

    在暗处看了一阵,杨青发现这些跳僵与他曾见过的很不同,不但有人,还有许多稀奇古怪的动物。

    看着像是被人肆意缝合在一起。

    倒在地上的也有些妖族。

    在被围困的人群中他更见到一个熟“人”,正是昨夜那只黑熊精。

    它此刻现出原形,正与众人一起应付层出不穷的阴魂和跳僵。

    杨青到场的片刻见他几次想冲出跳僵围困,去扑杀两个操控之人,却都被两人身前一个嫁衣女抓得鲜血横流,无奈退了回来。

    陈留在前方绕过人群,跑到操控跳僵的两人身边急声道:“两位道友动作快些,我们埋在云沧观下的灵尸恐怕难保!”

    两人闻言脸色大变,抬手指向人群喝道:“你们这群该死的,敢毁我灵尸,我叫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你们偷盗云沧国人骸骨,休想全身而退!”

    “嘿嘿。”陈留冷声道:“我岂会让你们回去报信!”

    话音一落,周遭阴魂跳僵扑杀更急,一直护在两人面前的嫁衣女也勐地突入人群!

    杨青不知道这三人是否就是全部,不过看样子他们也不打算再逃,自己也就没了追的必要。

    见他们此刻正站成一排,防备几人还有后手,杨青直接取出五行神遁符,念头一动便带着无形剑气闪到三人身后。

    破空的火焰剑气刹那将沿途雨滴蒸发成雾气,带着三颗神情阴冷的头颅一起飞上高空。

    三人扑倒地面一瞬,杨青面前突起数十道火符,朝着前方跳僵汹汹扑落。

    同时四下雷霆炸响,无数电光顷刻将一众阴魂扫荡一空。

    唯独剩下火烧不透,雷噼不倒的嫁衣女仍在场上扑杀。

    不过少了人操控,她行迹也开始散乱,只是毫无目的四处乱冲。

    杨青驱动无形剑气看也不看地朝她身上噼砍,虽有嫁衣阻挡没能伤到根本,但重重下落的剑气也将她压在地面难以起身。

    “把她盖头掀起来!”

    招呼一声,呆愣在原地的黑熊精勐然反应过来,也不管四下斩落的剑气,扑上去一把就将盖头连同嫁衣女脸上一层皮肉撕了下来。

    他刚一退开,就听一声鸣音划过耳侧,面前的嫁衣女尸首豁然分离,接着从内到外开始燃起明火。

    初来的时候杨青还没注意,后来在栖霞岭用到潜能点时才发现,斩杀这些跳僵阴魂也有不少收入。

    瞟了一眼面板上,潜能点已经快要足够自己五次凝结根本符箓的消耗,他也不理呆呆看着自己的黑熊精一行人。

    神念扫过陈留三人的尸身,将他们身上的铃铛葫芦,乃至招魂幡一类零散法器收了,就转身往回走。

    “等等。”那黑熊精此刻又变回体毛粗重的汉子,朝杨青抱拳道:“这山洞是云沧国的一处墓穴,这几个贼子白天来偷尸体,多谢你救我们一命。”

    他话说得有些乱,不过杨青也听明白了。

    看了看墓穴方向,心中一动拿出刚才收缴的葫芦打开木塞,立时有**道阴魂飘了出来。

    这些阴魂跟刚才被打散得不一样,都还保持着神志。

    落地后先是朝杨青躬身一礼,又向其余人点头示意,随即转身飘回洞穴之中。

    阴魂若没人祭炼,不会在人世长久停留。

    陈留三人应该是知道云沧国近期有人离世,才来偷盗尸体,收取阴魂。

    顺路再将阴魂放入云沧观井下,为他们守着十六具灵尸。

    碰巧自己烧了灵尸,陈留才会先一步过去查看。

    “你叫什么名字?”

    黑熊精目送故人魂魄离去,闻言瓮声瓮气道:“我叫熊霸。”

    “……嗯。”杨青点头道:“云沧国这么多人,难道没有能应付他们的,怎么只有你们几个普通人来?”

    “云沧国能收拾他们的大有人在,我们只是碰巧撞上。再说……”熊霸语气一转,不忿道:“真有本事的都让你们太虚山抓走了,去填那个劳什子阵法。”

    “太虚山啊。”在面前重新凝结一张木行符,杨青问道:“我是御符宗的,你听过吗?”

    “御符宗?”熊霸皱眉想了一阵:“我倒没听过这个名字,也没见过驱使符箓的太虚山修士。”

    《剑来》

    “太虚山不止一个宗门,意见也并不相同,御符宗就不赞成抓妖族。”杨青说着将木行符挪移到众人头顶,放下大片葱郁灵气:

    “我就是因为被人排挤,才被发配来此。”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熊霸眼睛一瞪,可说到一半嗓门又低了下来:“反正这次多谢,以后老熊我还你便是。”

    “也不用你还。”杨青摇头道:“你只告诉我这些人老巢在哪儿,经常到这儿来么?”

    “这些坏种!”熊霸怒道:“他们老窝就在这片丛林中,可这丛林方圆十几万里,谁知道藏在何处?

    百多年前云沧国还有三位凝煞大妖坐镇,他们自然不敢来。如今被太虚山抓得一个不剩,他们才敢出来作祟。”

    听他三句不离太虚山,杨青也知道其中积怨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自己顶着这名头难免代人受过。

    可从他刚才说话时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来看,云沧国中显然还有凝煞大妖坐镇。

    摆了摆手不再多说,杨青转身往回走去。

    等他背影消失许久,熊霸身边一人才拍着他肩膀说道:“还是老熊你机灵,刚才我还担心你说漏了嘴。”

    “哼,我都一百多岁了,这点儿心眼儿能没有?”熊霸咧咧嘴:“可惜近些年灵气越发难得,我修行止步多年未进,不然这个人情也不需欠下……”

    杨青出了丛林,离着老远就看见聂小倩正在摇椅上躺着,踢着脚晃来晃去。

    “公子!”看他走上丘陵,聂小倩高声叫道:“我去晚了,悬赏精魄的那家人已经去南方了。”

    “去南方?”杨青疑惑道:“有抢生意的?”

    “嗯,听说今天来了几个外乡人,带着那家人去三千里外的青伏岭山中找大夫去了。”

    “有役神宗的消息吗?”

    “这边没人叫他们役神宗,都喊他们阴差鬼,跟过街老鼠差不多。”

    “没有勾结就好。”

    “妖族成型的精魄不好找,这生意不能让啊。”总觉得陈留几人今天出现与聂小倩口中的外乡人来得太巧,杨青望向远方无边丛林说道:“前头带路,我们追上去看看。”

    ……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