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从笑傲开始周游诸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五章 云沧国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席慕蓉双亲年近花甲,原本身体还算硬朗。

    但几个月来夜夜听闻鬼哭,一月前家中独女又失去踪迹,病倒也在所难免。

    杨青按照清远所传,捏起青木印,又打出两张回春符,再为两人通筋伐脉,就不去多问。

    他在庭院中来回走了一趟,除了刚开始见到那段植物根茎,没见其他异常。

    可再查探地下却又没了线索。

    “公子。”这时席慕蓉手拿一卷书简,来到面前又要大礼拜谢。

    杨青见她尚未梳洗,于是笑着拿过书简说道:“你家中可能不是闹鬼,而是有妖精。不过刚才被我一吓躲起来了,你且回去歇着,我晚上再来。”

    席慕蓉看他要走,急声道:“公子何不在府上休息?家父家母还未来得及感谢。”

    “我在这儿她敢出来吗?”杨青摆摆手走向府外:“放心,没事的。”

    说完他不再逗留,闪身离开席府。

    在附近找了处客栈住下,躺在床上翻阅那卷记载诸多妖精妖怪的书简。

    正看着,聂小倩也现出身形凑上前来。

    杨青瞥她一眼:“晚上你先去席府盯着,有情况我随时到。”

    点头答应一声,聂小倩笑着问道:“公子,这书能让我看看吗?”

    “你是越来越不见外。”

    快速把书简翻阅一遍,杨青记住内容随手递给她:“看完了晚上正好送回去,这东西留着也没用。”

    嘱咐一句他就自行盘坐调息,考虑起自身诸多功法印诀乃至符箓。

    来到这里一段时间,他早已发现自己的武功不是没用,只不过对上境界太高的,或者有法器宝器的才难以奏效。

    但有朝一日能将各种法门融合为一,他仍旧能走出一条与常人不同的路,毕竟他本身的存在已经算是异数。

    如此想着,时间也开始慢慢过去。

    直到聂小倩出门遁向席慕蓉家中,他也收回神思,悄悄跟在身后。

    飞身上了席府旁边的一处屋檐,收束气息藏好就不再移动。

    小心探出神念远远跟着聂小倩,她在月夜下轻飘飘四处游荡,好似观光游园一般。

    正想着她会不会吓着人,就听静夜里骤然响起女子啼哭声。

    声音沙哑,时断时续。

    聂小倩循声找上前去,来到庭院池塘边,发现一道身着黑衣,头发披散的女子身影便上前问道:“你哭什么?”

    黑衣女子也不答话,仍旧继续啼哭。

    聂小倩皱眉上前两步又问一句:“你能不能换个地方哭?”

    这一次黑衣女子终于有了反应。

    她哭声依旧,却缓缓转过身形。

    面面相对,聂小倩愕然发现这竟是一个鸡皮鹤发,满脸还带着诡谲笑意的老妪……

    杨青看到聂小倩已上前,他自己则转动神念探向地下。

    在地下扫了一圈,果然又发现白天见到的树木根茎。

    念头随即一动驱使无形剑气将其绞碎,随即飞临半空看向池塘边的聂小倩。

    见她正放出四颗阴气四溢的珠子围着一团黑气,开口说道:“我斩了她寄身的树根,你回来吧。”

    聂小倩闻言答应一声,操控四颗珠子裹挟黑气一起飞身没入长剑中。

    杨青本意是招她回来,自己直接出手灭杀。但聂小倩直接将阴魂收了,他也就不再多说。

    身形在空中一转便飞向不禄和尚宅邸。

    “公子!”

    不知在暗处躲了多久的席慕蓉冲到院中时,只看见他凌空远去的背影。

    而随着她一声呼唤,杨青腰间长剑上忽然探出一只莹白手臂,将她下午送出去的书简凌空丢下……

    ·

    回到不禄家中,那年轻妇人与和尚果然老实待在屋里,连灯都没敢点。

    杨青也没理二人,再次取出骨片打开地道,来到关着鬼童火云兽的囚牢外。

    听见动静火云兽眼珠翻动,身体略微一僵。

    等看清来人,它浑身一松又开始喘起粗气。

    面前飘着木行符,杨青看它一阵,忽地念头一动将面前铁栏斩得粉碎。

    接着剑气转而向上,从地下贯穿地面,打出一道两丈方圆的洞穴,露出上方的夜空。

    下一刻火光闪动,道道火行符在虚空凝结,瞬间照亮地下阴暗空间。

    不等火云兽动作,杨青已驱使符箓飞到面前,任凭它吸摄火焰炎气。

    与此同时地下再次有浓郁阴气升腾,杨青见状一拍长剑,聂小倩立时应声钻入地下,片刻后地面阴气消散。

    而火云兽吸足了热气,两肋虽然仍有瘦骨嶙峋之感,但也恢复不少体力。

    四蹄随着身躯一起扭动半晌,终于站了起来。

    它背嵴已与杨青一般高,此刻抬起头颅俯视向下,两枚尖锐的鹿角与眼眶中不断分合的童孔立即显出一股强横威压。

    只是与杨青对视片刻,它忽然仰天一声长嘶,随即四蹄生出一团火焰,勐地跃向头顶洞穴。

    看着它踏空奔向漫天星辰,杨青也没追。

    在地下耐心等了约有一个时辰,身形凝实如同生人的聂小倩浮出地面,看她满脸喜色就知道得了不少好处。

    “走吧。”

    杨青当先往前方地面走去,聂小倩也没回长剑,跟在他身后好奇问道:“公子,那头火云兽呢?”

    “飞走了。”

    说着杨青走到第一间密室将房中珍宝统统收进引仙珏,上到地面出了卧房,架起符箓便向南方腾空而去。

    “公子,我们能出去了吧……”

    下方小院中传来两人呼喊,不过杨青已不愿理会。

    聂小倩坐在符箓上低头看着脚下万家灯火,正感叹这城市比自己见过的都大,眼角忽见火光一闪。

    转头看去只见那头脱困的火云兽不知何时竟跑到两人身侧,不住咀嚼的口中鲜血四溢,隐隐露出一条猪腿。

    她惊喜道:“公子它没跑,找吃的去了。”

    “看见了。”

    答应一声,杨青仍旧驾符前行,任由火云兽跟着。

    此后一连六天路上再无变故,去往云沧观的路在他日夜不休的飞行下,也只剩不到五千里。

    一路上火云兽就在他周围奔跑跟随,而他一停下前者又远远避开。

    如此再过一天,杨青估摸着距离差不多了,就在这日黄昏放低飞行高度。

    前行百多里越过一道山梁突然闻到一股清雅澹香。

    俯身下望,却见前方出现一座开满桃花的古镇。

    说镇并非因为地方狭小,只是因为此处没有城墙。

    这阵子如同无数个田野乡村汇聚而成,单论面积还要大过他沿途所见的城市。

    他人在半空,见十数条溪流从北向南穿过古镇。

    镇中建筑不似城市中齐整,大都随意分布,样貌也各有特色。

    既有高大楼宇,也有草屋茅舍,沿着水流平缓的小溪不知绵延出多远。

    水面宽阔处架起座座长满青苔的石桥,在满地芳草桃花,和更远处无垠的农田映衬下彷若世外桃源。

    此时黄昏将晚,镇中正是热闹的时候,行人往来络绎不绝,顽童四处招摇过市。

    “公子,有妖怪。”

    在空中奔波几天,此刻骤闻人声聂小倩也现出身形看往下方。

    杨青早已注意到,这镇子里无论街上行走人群,还是街边售卖的摊贩除了人类,还有不少妖精妖怪出没。

    或者说明目张胆地暴露在人眼中。

    在御符宗时,王勉曾说云沧观紧邻着南方青伏岭。

    青伏岭曾是上古妖族圣地,时至今日仍有数不清的山精野怪盘踞其中,颇为混乱。

    但看眼下的情形,人与妖相处的却分外和谐,与他一路上所见对妖精鬼怪避之不及的景象截然相反。

    “公子,咱们也下去看看吧?”

    “不下去也不行了。”杨青看了眼仍在远空跟着的鬼童火云兽:“云沧观就在这附近,该去问问路了。”

    说完他收起符箓落向地面。

    镇中有人见到他也不觉奇怪,只是多看两眼就各自忙碌。

    在镇北边缘处与聂小倩一起踏上潮湿的青石路面,两人耳中转眼就被喧闹人声灌满。

    向前走不多远,杨青就见道路两侧食肆茶馆遍布,路边随处可见摆着糖人风车,又或皮影戏的小摊。

    而与之相邻的,有的是头上长满树叶,售卖各种药材的秀丽女子;有的则顶着松鼠脑袋,守着山间野货的货摊。

    街上行人也各形各色,显得千奇百怪,又和谐自然。

    一棵棵桃树镶嵌在街头巷尾,房前屋后的空地上。

    枝头挂着三两盏明灯,将整个街道照的光影朦胧,透出几分不真实的梦幻。

    聂小倩一边兴奋地看着一边对杨青说道:“这个地方跟一路所见很不一样。”

    “毕竟是曾经的妖族圣地,往北的上一座城市在万里开外,风俗不同也正常。”

    杨青饶有兴趣地看了一阵,便挑了一处买卖陶器的中年汉子摊子前问道:“这位兄弟,敢问云沧观怎么走?”

    那汉子闻言摇了摇头,眼中露出迷茫神色:“我从小在云沧国长大,从没听过云沧观这个名字。”

    “原来这里是云沧国吗?”

    聂小倩好奇与人攀谈的时候,杨青已走向下一个摊位。

    连问三处没人知道,直到第四处一名满脸虬髯的老者时,他忽然反问道:“你找云沧观?你是什么人?”

    “我是太虚山……”

    杨青话刚说一半,就见面前老者头发胡子忽地一起疯长,紧接着身形五官也开始膨胀变化,片刻间就化作一头体格雄健的黑熊:

    “太虚山的人来了!

    ”

    这黑熊仰天一声闷吼宛如闷雷,瞬间响彻四下。

    与此同时,杨青只觉周遭突然沉寂,他目光扫向四周,却见街头巷尾无数人,无数妖精妖怪都正看向自己。

    或恐惧,或迷茫,或仇恨,眼中神情各有不同,但显然没有人欢迎。

    在太虚山大多人都对万妖锁灵阵习以为常,可在这里却又是另一番光景。

    “你们太虚山来云沧国干什么?”

    “莫不是又要杀妖猎取精魄!”

    “是不是让你先来探明此地情况!?”

    几句话的工夫,杨青就见四下街面,四周屋嵴房檐已被站满。

    有妖族,也有人族。

    同时空中也传来道道异响。

    有化身飞禽的妖族飞向远空察看,也有人族驾驭法器腾空而起。

    眼见周围人群越聚越多,更有步步紧逼的架势,杨青面上依然平静,但心中已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唏律律”

    就在这时天空响起一声长嘶,众人闻声上望,正见到四蹄腾起火焰的鬼童火云兽迅勐冲下。

    它一落地面便围着杨青跑过一圈,在沿途留下火热炎气逼退众人。

    最后更停在他面前朝着外侧不停喷吐火焰,露出一口尖锐利齿威慑。

    “鬼童火云兽!”

    “太虚山的人怎么会养妖族!”

    人群中响起阵阵私语,像是不可置信。

    杨青见众人冷静下来,再次说道:“我只是想问个路。”

    四周沉默一阵,等刚才腾空去往周遭探查的人回来向他们摇了摇头,才有一名站在众人身前的老者抬手一指道:

    “西南方五十里外。”

    拱了拱手,杨青一言不发转身驾起符箓就走。

    鬼童火云兽紧随他一道踏空而去。

    聂小倩则在刚才众人暴走时就躲在人群中,假装不认识。

    这时她借着阴暗角落悄悄跟随,等没人注意才御空跟上。

    杨青飞出四十里见脚下已经出了云沧国的范围,开始出现大片郊外农田,而地势也随之升高。

    再过十里就见前方有处顶端被削平的山丘。

    丘陵上方面积约莫三十丈方圆,一座坍塌大半的废弃建筑伫立正中,从残骸上隐约还能看出些许道观的样子。

    只剩半堵墙的院中还有一株参天而立的老槐树。

    这丘陵四下遍布芳草,东方紧邻云沧国的农田,南方约十里外是望不到头的茂密丛林,与东方群山相接。

    紧随而来的聂小倩见状说道:“风景还不错,就是房子破了些。”

    杨青看她一眼问道:“刚才躲那么远干什么?”

    聂小倩闻言狡黠地笑了笑:“咱们以后长住这里,难免要与人交流。我先躲藏起来,也好探听消息。

    公子你有什么要用的东西,我也可以帮你去买。”

    摇了摇头,杨青看着面前的残垣断壁:“先盖房子再说吧。”

    ……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