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开局被始皇问斩怎么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六章:千里马说、通天大判【3k一更,求订阅】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听了田承发自内心的感慨,魏新差点笑出声来。

    他捂着嘴,看着面前的田承说道:“我说齐候殿下,您怎么能这么说咱们的大财主呢?”

    魏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他的身上,可是带着你我以后的荣华富贵啊。”

    这般说着,魏新还是挑衅似的看了一眼田承,而田承也是立刻理解了他话语中的意思。

    只是,田承撇了撇嘴。

    “你觉着此人会没有丝毫的准备?”

    “我太了解这种人了,看似至诚,但其实一肚子的心眼,尤其是在自己的小命之上。”

    他将信件随手扔在地上,泛黄的纸张飘落了一地。

    “行了,咱们今早通知郡守一声,然后就休息去吧。”

    “这种事情,与你我有什么关系?”

    田承摸了摸下巴:“再者说了,我和你可不一样,我没有跟陛下说过这个事情。”

    “若我去见了项羽,陛下真的以为我跟项羽有所勾结呢?”

    “到时候我岂不是太过于冤枉?”

    魏新听了他的话,眨了眨眼睛,这话说得有道理。

    “反正我是不知道你今晚的事情。”

    “你怎么处理都行。”

    他站起身子来,迎着月光朝着远处而去,顺带还打了个哈欠。

    田承看着魏新的身影,幽幽的叹了口气。

    “现如今各地的郡守,大抵上也都已经到位了吧?”

    “陛下那边,应当也开始收网了。”

    “只是不知道,最后的手段会是什么你?”

    ..........

    “啪”

    一颗棋子落在棋盘上,纵横交错的黑白棋子将棋盘渲染成了另外一个战场。

    “李兄,你觉着这白棋可还有希望?”

    陈珂把玩着一枚黑色的棋子,眼睛中带着些许调侃的笑容。

    他的棋艺是不如李斯的,但谁让李斯今天找他来,是想用棋代替此时的形势呢?

    此时他的形势、大秦的形势,不是小好,是大好!

    那棋盘上,玄色的巨龙几乎将白龙的「气」吞噬殆尽,他张牙舞爪的望着那条几乎气绝的白龙。

    而对面的李斯撇了撇嘴。

    他落子,将白色的棋子落在某处,而后,瞬间整盘棋再次活了起来。

    “陈兄,你瞧。”

    “棋子落在此处,不就一下子搏出来一条生路?”

    陈珂不慌不忙,将黑色的棋子又是落在某一个地点,刹那之间,那本来已经救活的白色巨龙彻底断绝了最后一个气。

    棋盘之上,大龙已死。

    “如此呢?”

    陈珂将棋子扔到了棋盘上,这一盘棋局的结局,已然不可能有任何的更改。

    李斯望着这局势,不由得感慨了一声。

    “陈兄这一手棋,最妙的乃是最开始的这几步,这几步看似跟局势毫无关系,但其实已经将所有的生路断绝。”

    “之后的几步虽然有些匠气,但却稳扎稳打,步步紧逼,将李某的棋子彻底逼死。”

    “看来陈兄是胸有成竹了。”

    陈珂靠在凭几上,打着哈欠。

    他这个人,动完脑子之后就感觉疲惫,浑身上下都不爽快。

    “他们还有什么路呢?”

    “项羽此人,虽然有扛鼎的力气,且在战争、军事上有些过人的天赋,但此时天时地利人和他一样都不占。”

    “如何与大秦相提并论?”

    “他的生路,已经断绝了。”

    陈珂的语气冷漠,而李斯则是带着一抹好奇。

    “听陈兄之前所说的,对于这项羽还是有三分怜悯的,为何不将其收拢到大秦麾下,给其一条生路?”

    “若其能够投诚我大秦,我大秦岂不是多了一位勐将?”

    陈珂沉默着。

    他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有这个想法,只是后来打消了而已。

    首先项羽与秦国的仇恨,没有化解的余地。

    一来楚国亡国是因为大秦,而项氏一族的不少人都死在大秦人的手里。

    二来项梁此人对项羽有养育之恩,几乎可以说是他的另外一个父亲,项梁的死于陈珂逃不了关系。

    可以说甚至是被陈珂逼死的。

    此乃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三来项羽此人虽有万夫不当之勇,但却过于刚愎自用,陈珂能相信他的军事素养,但却不能相信他在战争中的冷静。

    即便抛却前面两者,陈珂也不会留项羽一命。

    因为项羽来了能做什么?

    在韩信、章邯等手下为副将么?

    当一战场上冲杀的大将么?

    他会愿意么?

    大丈夫生居天地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

    到了那个时候,他依旧是一个反。

    既然如此,不如最开始的时候就不要接受这个错误的人。

    陈珂睁开眼,心中的万千思绪都已经消散,只是澹澹的说道:“此人乃是大秦的威胁,而我对于威胁,向来是斩草除根的。”

    “即便他有万夫不当之勇又如何?”

    “即便他是千里马又如何?”

    “岂不闻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虽世有名马,但却多祗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

    李斯听完陈珂的论断,不由得感慨万千。

    他想到了自己。

    当年,若是那一篇「谏逐客书」没有被皇帝接纳,如果自己没有遇到始皇帝,又该如何呢?

    自己还能成为天下的相国么?

    思及此处,他悠然感慨道:“陈兄说的对,如今的大秦需要的,并不是所谓的「万夫不当之勇」,而是「忠诚」。”

    “若其不忠,万夫之勇只会成为累赘,成为大秦的痛处!”

    两人对视良久,后同时开口道:“你我能得遇陛下,乃天之恩也。”

    同样的话,同样的感慨说出口,两人顿时一愣,而后放声大笑起来。

    得君如此,士有何怨?

    笑了一会儿后,陈珂坐直了身体,他给人的感觉发生了改变。

    李斯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这种感觉。

    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陈珂将手中的文书递给了李斯,而后李斯一边看,他一边说道:“事情就是这个事情。”

    “诛灭六国遗贵的事情,并不是大事。”

    “左右他们也是没有什么活路了,现在重要的事情,是大秦的官制、以及通判的选拔、设置的问题。”

    李斯看着面前的这封文书,心中席卷开了一个巨大的风暴。

    好家伙,真的是一个好家伙。

    将官员分为九品十八个等级?而每个等级有每个等级的俸禄?

    而在一品之上,则还有另外的虚职可以加封?

    一到三品为上品,四到六品为中品,七品为下品官,而八品、九品则为小吏?

    这样子的划分好像确实是能解决一定的问题。

    “这个东西,陛下看过了么?”

    老实话,在看到这个东西的一瞬间,李斯差点是把他扔出去。

    因为这玩意儿的麻烦实在是太大了。

    但出于谨慎,他还是问了一句。

    陈珂一脸的坦然、赤诚、恳切、无辜:“这种要了命的事儿,我怎么可能瞒着陛下呢?”

    “来李兄的府邸前,我已经将此物交给了陛下。”

    “陛下说让我来找李兄,将此事商讨过后,然后过几日朝堂上拿出来。”

    李斯一口气差点是没咽下去,他看着好似无辜的人,突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了......

    片刻后,他扶额叹气:“陈兄啊,你可真的是会给我找麻烦啊。”

    陈珂嘿嘿一笑:“李兄,此官制若出,定然能够与三公九卿制度一样,名流千古。”

    “说不定后世千百年间,都要模彷、使用此官制呢?”

    两人都知道这个千百年间是什么意思。

    而这句话,彻底的戳中了李斯的弱点。

    李斯这辈子最喜欢两个东西,一为名,二为权......

    其中,如果让李斯必须是要放下一个的话,那么李斯相较权衡之下,很有可能放下权.....

    自古谁不爱名?

    不管是皇帝还是大臣,不管是将军还是贩夫走卒,不管是起义的叛贼还是街边的一个书生......

    谁不爱名?

    换做你,若是你能够名流千古,名列族谱第一页、县志第一页、国史大纲第一页......

    你能够拒绝?

    李斯吸了口气,而后将胸口一腔浊气全然都是吐了出去。

    他咬牙切齿的说道:“行!”

    “这玩意儿先放在我这,等过两天我拿出来一个详细的章程,之后咱们在讨论。”

    李斯指着文书中的某一行说道:“但现在的问题是这个!”

    “通判!”

    “通判的权力太大了!你告诉我,该如何选择?”

    “尤其是在现在?”

    在不同的时期,选择通判的条件是不一样的。

    等到十几年后、几十年后,大秦已经稳固下来,人们适应了大秦的统治,已经承认自己是秦人的时候,自然可以随意在天下范围选举。

    但现在不一样。

    现在还是有一些人心怀故国的。

    而通判能够挟持郡守这一点,就让李斯犹豫了。

    “若一个不好,你我就是千古罪人!”

    陈珂拖着腮帮子,依靠着凭几坐在那里,神色坦然:“这还不简单么?”

    “选一些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人。”

    “咱们不能解决这个问题,难道还不能解决有问题的人?”

    李斯有些迷惑:“选一些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人?”

    “你的意思是,选一些老秦人?”

    “可现在问题是,若是如此做,岂不是更让其余六国百姓心中有隔阂?”

    PS:第一更,求订阅,第二更在晚上十点。本卷一直在铺垫,从第一章就开始铺垫,或者说从本书二十多万的时候就开始铺垫的六国余孽大**,本书的第一个**,终于要来了!就在七十八章往后!希望我能写出来那种**感。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