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宠妃43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南玉不是个重欲的人, 她更在意陪伴在身边的人能不能和自己心灵相通。

    这一世秦豫的情况她一早便知,但是她敬佩秦豫,从泥淖之中开出生命之花, 纵然受百般冷眼偏见,仍挺起脊梁走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由被人奴役差遣、为人所看不起的内侍成为受读书人尊重百官敬佩的贤臣能臣,秦豫是古往今来难得之人, 是个传奇人物。

    而且他懂她。

    从他还是个小太监, 由她教导着读史开始,他从没质疑过南玉的行事,甚至比贴身服侍的访香更懂得她的内心世界。

    秦豫学习能力又很强, 最初的时候只是识字, 很多东西还是南玉教的, 到了如今,他到底学过多少东西南玉已经摸不到底了,只知道他和自己什么都说得上来,任何事到他手里, 都能让她安心。

    若是这辈子说南玉有什么金手指,那恐怕便是秦豫了。

    当本可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秦豫毫不犹豫地弃官来追她时,南玉便下了决定。

    当然, 那时候她是想着,往后余生, 就和这个人游山玩水,赏花看景, 老了寻一处安逸处,一起养老作伴,携手白头。

    没想过和他会发生什么。

    直到那天在驿馆, 亲人都不得章法,只会盲目乱啃的秦豫,抱着她,紧张得哆哆嗦嗦地说,他去学了如何取悦女子之法,问她可不可以。

    南玉羞窘震惊之下,真的一脚把他踹了下去。

    被踹的人躺在地上仰头看着月光光影下的人,隐约看到了她极度羞恼的脸,吃吃笑了起来,胆子又大了一尺。

    他害怕,若是自己真的做了,会不会被她认为是在侮辱她,但是他真的只是想要让她愉快而已。她这辈子先是嫁给皇帝不愿意侍寝,后来与自己一块,自己却有残缺,他一直心存愧疚。

    然而真的说出来后,他发现,她的脸上没有任何愤怒与被辱的神色,只有羞窘。

    秦豫很开心,被踹到床底下了依旧开心得想要笑出来,觉得心爱的人怎么这么可爱。

    南玉一个枕头砸下去,制住了这位差点忘形的笑声。

    这一年回到皇宫,皇帝非常敏锐地发现了秦大人与母后之间氛围的不同。

    他在心底偷偷地对父皇说了一声对不起。

    秦大人是内侍出身,也不算对不起父皇吧。

    年轻的皇帝在心里自我安慰,发扬阿Q精神。

    人与人的感情到底是相处出来的,曾经在皇帝的心里,先帝是第一位,因为亲母去世后,他是由先帝一手养大。但是先帝只陪伴了他七年多,八周岁不到,他就和南玉相依为命了,他从南玉身上获得温情母爱,从南玉这里学会治国用人,是南玉教他为人之道,是南玉引导他每一步成长,陪他度过失去至亲之后的日日夜夜。

    秦豫作为陪伴人之一,对皇帝来说也是如此。

    皇帝对父皇的印象已经渐渐模糊,所以这颗心就暗搓搓地偏向了南玉和秦豫。

    自己教出来的孩子自己知道,南玉并没有在皇帝面前遮掩什么,但也没有公开。在皇宫里,南玉和秦豫的相处和往常差不多,多出来的不同,是两人之间眼神对视、举手投足间的那种味道。

    过完年,他们又离开了京城,去往江南。

    南玉的亲爹杨尚书已经退下来了,儿子们都成为了肱股之臣,杨家鼎盛,他便很急流勇退,带着夫人到淮南隐居。

    前丞相奢侈的隐居在前,杨尚书没做这种事,只把祖宅装修了一下,每日与老友钓鱼论文,或陪着老妻爬山上香,日子清闲逍遥。

    南玉和秦豫到了江南,第一时间便去淮南探望父母。

    看到在行宫养身体的女儿出现在眼前,好悬没把两位老人吓出高血压,好在杨尚书宦海沉浮不是一般人,很快镇定下来,对着女儿之乎者也地劝说了一通,极力要求太后立刻回京城,不可胡闹。

    然后女儿腻上来,一挽他的手臂,连喊几声“爹爹”,老尚书就忘记了刚从嘴里吐出来的“圣人言”,菊花脸灿烂绽开。

    等到第二日,强烈反对太后出京的老尚书主动溜达到老妻和女儿的早餐桌边,状似不经意:“今日南山脚下有集市……”

    南玉陪父母住了一个月,承欢膝下,让祖宅里日日都是欢笑声,一个月后,为了避免两位老人被吓坏不得不与南玉保持距离的秦豫忍得无法再忍,杨尚书也看出女儿不可能长留,主动提出让她有事便走吧。

    南玉带着娘亲装了满满三个大包裹的东西启程上路。

    马车刚离开淮南城,秦豫就弃了马儿钻进了马车,抱住人一尝相思。

    周围的“仆人”已经见惯不惯了,当朝太后和前太傅之间的二三事……连皇上都不管,他们这些人当然是不可看不可说不可知了。

    他们都是皇家培养的死士,只要主子们发话就去做,世俗的三观基本没有形成。

    就这样,南玉和秦豫当真走遍了整个大燕,他们到过六月飞雪的最北边,去过黄沙漫天的最西边,在最东边的海里游过泳,在最南边吃腻了荔枝。

    南玉会将自己走过每一地的所见所闻写下来传给皇帝和潇潇看,秦豫一路走一路帮皇帝办暗中的事情。

    于是,朝中的大臣们很辛苦。

    他们正大声指责皇帝的新政不妥当,皇帝啪啪啪扔下几本奏折,里头全是各地出现的问题,正好在自己职责之下。然后年轻的皇帝一脸鄙夷,自己的事情都管不好,还敢来对新政说三道四?

    以前人家说山高皇帝远,地方官虽然没有京官接近政治中心,但是能做土皇帝,所谓一方大员,在当地是所有人的父母官,是他们的天。现在可好,地方官这个“皇帝远”的好处彻底没了,也不知皇帝用的什么手段,远在天边的事情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让地方官觉得头上悬着一把剑,深怕行差踏错,皇帝一剑砍下来,没了乌纱甚至没了脑袋。

    官员之间开始流传小道消息,猜测皇帝暗地里会不会养了一批人,专门监察百官行事,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越想越觉得恐惧,想以此为把柄说教皇帝君子不做暗事,但是又没有证据,只能越发战战兢兢,轻易不敢越线。

    传说中的皇帝暗探南玉和秦豫在外云游了十年。后面几年他们行程就慢下来了,若是特别喜欢一个地方,就会租院子住一段时间,湖边山间、闹市高楼,只要喜欢就留下来玩个够,住厌了就启程离开,这么走走停停,一直走到了皇帝三胎出生。

    两人的年纪在这个年代已经是老人了,皇帝借着儿子出生请母后回宫,等到他们回来就不许两人再离开了。

    皇帝担心老人在外头遇上病啊痛的,没有好的条件治疗,万一发生什么意外,他更无法承受。

    “母后,你看,太子已经八岁了,朕一直希望您能教教他,哪怕与他说说话也好;大公主也五岁了,一直缠着皇后问祖母是什么样的人,对您崇拜不已……母后,您就留下来吧,这些年在外风餐露宿,儿子已经成熟了,可以好好孝顺您了。”

    已经有了驸马的潇潇也抱着女儿来劝说:“我家小喵喵都没怎么见过外祖母。”

    南玉接过刚会说话的外孙女,好笑:“你们自己的孩子自己养,我都是祖母外祖母了,还想我替你们养孩子不成?是吧,喵喵?瞧你娘,取的什么小名,回头去参加宴会,你就和哪家千金怀里的小猫撞了名。”

    潇潇嘻嘻笑着:“那还不是您不肯帮忙取名?女儿无才,这已经是最好听的名了。”

    南玉看向边上仿佛没脾气只会笑的驸马:“你们这对无良爹娘。”当爹的只顺着老婆,当娘的随便糊弄,也是绝了。

    儿子女儿全都劝她留下,南玉也的确不打算再出远门了,京城边上的行宫清静,建得又非常好,她就和秦豫住进了行宫。

    然后夫妻两都要上朝公务繁忙的公主和驸马把女儿扔到了行宫,皇帝见了觉得不能吃亏,把太子公主也扔了过来,二皇子要不是还在吃奶,绝对会被皇帝一起扔过来。

    既是摆脱幼崽又是为了拖住母后的脚步,免得她们一错眼,太后又和秦大人包袱款款地留书走了。

    南玉人近中年,又开始了带娃的日子。

    不过这次,有秦豫帮忙一起带。

    忙着大的大小的小三个娃娃,南玉想到了这十年外头的变化。

    女学提高了普通百姓中女子的眼界学识,在十年后开始对下一代产生正的影响,一个识字断文的母亲足以影响三代人的未来;包办婚姻像个裂纹布满的瓷器,已经脆弱不堪,许多男女都是在读书工作时结识,然后两家下定成亲。门当户对、父母之命依旧有,只不过反抗父母包办的案例已经见惯不惯,不像当年锦绣那样惊世骇俗了。

    对这个朝代产生最大影响的是南玉当初创立的巾帼班以及皇帝后来在国子监另设的少年班。这两个班级,招揽天下自幼聪慧的天赋之人,教授各方面的知识,诞生了各行各业的先进创造者,给这个朝代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正在看幼学版史书故事的大公主奶声奶气地问南玉:“皇祖母,我看到书里所写,汉文帝汉武帝之母都是二嫁之人,太后也能改嫁吗?”

    南玉诧异地看着这个小孙女:“太后改嫁不曾出现,不过她们当初的确是二婚,汉文帝之母是魏王的妃子,后嫁给汉高祖刘邦,汉武帝之母则与前夫育有一女,后来才嫁给时为太子的汉景帝……告诉皇祖母,你为何问这个问题?”

    大公主两只小胖手托着腮,像极了皇帝小时候犯愁的样子:“秦大人这么好,可不可以也让秦大人嫁给皇祖母呀?这样是不是不算改嫁了?”

    大公主的奶娘等人大惊失色,边上的秦豫先一步笑出声来,挑着眉揶揄地看着南玉,人到中年依旧明亮的双眸明晃晃地写着:“好呀!”

    南玉不理他,但也被逗笑了,伸手把小孙女抱进怀里教她什么是改嫁。

    待小孙女明白了嫁娶之事,得知秦大人会一直留在皇祖母身边,终于安心下来,不再撺掇皇祖母改嫁后,南玉又与她说起这女子改嫁的历史衍变。

    很久很久以来,女子改嫁都是比较宽松的,直到几百年前,朝代更替,前朝皇帝大臣无能,以至于许多女子受辱,文人开始将罪责怪在这些被敌人欺辱的皇家、平民女子身上,指责她们不在最初就自戕守贞,提出女子守节之说。

    几百年过去,女子身上的枷锁越来越沉重,到了二十年前,女子以无才、守节为荣,以贤德、端庄为要,千百年来每朝每代都有才女流芳,近百年来却无一女子出名。

    还是个孩子的大公主听得张大了嘴巴,皇祖母口中的女子处境她完全没见过,自她出生,她的公主姑姑就已经是吏部侍郎了。

    大公主握紧了胖乎乎的小奶拳:“皇祖母,等我长大了我要当丞相!谁让女子回到内宅,我就……我就让父皇打他板子!”

    南玉哈哈笑了起来。

    “好,皇祖母等着我们小公主成为史上第一女宰相。”

    一步一步来,第一代开创,第二代稳固,第三代、第四代……说不定哪一代,就有公主继承皇位呢。

    这也是她愿意养育第三代的原因,养育帝王两代,足以让她的政治理念持续两代甚至三代,这期间两百年过去,如今觉得惊世骇俗的事情,到时候都成了约定俗成的习惯,再也不会有人质疑。

    这一世,南玉活到了八十高龄,她突破了自己的预期,哪止养了两代帝王,她教养了三代帝王。儿子皇帝六十岁的时候身体出现问题退位,孙子皇帝做太子时她就教养了曾孙皇太孙……

    秦豫也一直陪她到最后。

    他的身体不太好,不过有南玉在,他自己又注意保养,一直坚持到南玉闭眼,参加完她无比隆重的丧礼,亲眼看到她入土为安,秦豫仿佛人生圆满了,回到家中就闭上了眼睛。

    太上皇带着子孙们又在他床边痛哭了一场。

    一直看到秦豫带着微笑合眼离世,颜华这才抽身从幻境中离开。

    明知道是幻境,她离开后这个世界也许就不在了,但是她依旧悉心教养了三代帝王,依旧真心爱着这些孩子,以及,认真爱着秦豫。

    回到情女部,颜华含笑任由情感抽去。

    睁开眼,却发现情女部仿佛换了天。

    嘴角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缓缓消失。

    作者有话要说:  又一个世界结束啦,本文临近完结,想继续看的读者请记得收藏新文《消除你的执念[快穿]》哦。

    新文颜华的任务与完成任务模式会有一些新的设定和变化,具体下面主线章节会提及。

    本想本章结束的,不过还有原主杨南玉以及她执念相关的一些事没写完,下章ending。

    |

    感谢在2020-10-09 22:24:13~2020-10-10 23:53: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杳杳 88瓶;乔 30瓶;@漃癦淽湮¥、海上生明月 10瓶;尚桐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小说网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