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宠妃42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过了发明的井喷期, 加上南玉渐渐放手,燕朝各界的创造力进入了平稳期。在这段期间,各行各业的制度越来越完善, 女子授官在万般艰难中, 到底还是达成了。

    燕朝第一位女官便是皇帝的亲妹妹,先帝活着的公主中最长的大公主潇柔公主,皇上钦赐她吏部官职。

    众臣对潇柔公主的印象还停留在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只觉得皇帝没了太后秦太傅管教开始胡闹了,谁知这么一掉以轻心,被潇柔公主弄了个人仰马翻,损兵折将。

    潇潇在吏部一战成名。

    气急的大臣们还没讨论出公主到底该不该上朝为官, 紧接着,管理内务府的于锦绣、进入翰林院的苏云、进入工部的张秀慧……一个个早就有所成就的女子先后获得了她们该有的官位。

    如此出色的女孩到底是少数,但是普通女孩也获得了学习、出门的自由,而已经成为上位者的女孩则为她们争取起工作、婚姻的自由……

    少年天子虽然稚嫩, 却因为被南玉灌输了许多超时代的思想,一直朝着她的期待管理着这个国家。他继承了南玉的政治理念,尊儒家,兴百家。能者上,不问出身性别, 有功便赏。

    这个国家在往越来越好的方向发展。

    南玉刚在众目睽睽之下踏进行宫的大门, 还未缓过一口气,就听到访香高兴地跑进来回禀:“主子!秦大人求见!”

    秦大人求见你高兴成这样是怎么回事?

    南玉挥挥手, 让她叫人进来。

    秦豫一身青色儒衫,像个寻常书生,掀开帘子踏进门来。

    他走到南玉面前三步远处,笑着弯腰作揖:“参见娘娘, 臣旧疾缠身,承蒙皇恩,来行宫陪娘娘一起休养。娘娘有事,尽可吩咐臣,臣愿鞍前马后随侍娘娘。”

    南玉问:“你怎么来的?”速度也太快了一些。

    秦豫:“骑马来的。”

    “你不是旧疾缠身吗?”

    “为了早一刻赶来,其余小事也顾不得了。”

    “皇帝肯放你来?待多久?”

    “娘娘在哪臣就在哪。至于陛下,自然也是皇恩浩荡欣然同意了。”

    南玉嗓子有些紧:“你……弃官了?”

    秦豫依旧温润地看着她:“力有不殆,不敢说弃官。”

    南玉与他的视线对上,心情复杂。秦豫怎么可能力有不及呢,他是有宰相之能的,这一世,甚至比上一世机会更好,与皇帝有着十几年亦父亦师的情谊,完全能够位极人臣。

    她轻轻地叹了一声。

    这一声却响彻在秦豫的心头,叹息声中的复杂情绪让他心头发紧,很怕从中听出他不愿意听到的意思。

    他情不自禁地走上一步,不想听到她接下来说出的话:“尔愿吾心所向也,南南,让我陪你一起,好吗?”

    他小声喊着她的小名,希望用往日情分引他心软。

    南玉看到他近乎小心翼翼的眼神,有些心酸,起身慢慢走到他身前,握住了他的手,倏尔笑开,如春花初绽:“好。”

    秦豫整个人松懈下来,又无比激动兴奋,偷偷握紧了她的手。

    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轻快起来,南玉斜眼觑他:“跟着我可不容易哦,我的衣食住行你得包圆了。”

    秦豫满面温柔:“好。”

    “我很挑的,毕竟当了这么多年皇后太后,吃遍了山珍海味,要求难免就高了。”

    秦豫依旧温声说:“好。”

    “你现在说好好好,以后可不许反悔觉得我难弄。”

    秦豫声调不变,语气认真:“绝不会的。”

    “秦豫你怎么完全没脾气啊。”

    “因为你说的都对。”

    “嗷——”南玉捂住脸,看着秦豫溺死人的俊俏脸感觉要完蛋。

    太后和秦大人在行宫“休养”了三天,收拾好行礼,跑路了。

    皇帝看着母后和秦大人给自己留下的只言片语,跑到后宫抱着皇后寻找安慰。

    皇后好奇地问:“秦大人与娘娘感情如此深厚?”未入宫时,她与所有人一样,以为秦大人是与皇上关系亲密非常,大家也很理解,毕竟秦大人曾经救过皇家全家,又陪着皇帝长大。

    皇帝便告诉她太后和秦大人之间的渊源,神色中有些说不出的意思:“母后其实很孤单,秦大人是难得能和她说上话的人。”

    皇后心中一动,看了看丈夫的神色,见他完全没有反感,莫名为太后安心下来,不再多言了。

    宫外,南玉和秦豫先去了塞外。

    南玉的一身好骑术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在草原上当了几个月快活飞翔的鹰,打猎烤肉,豪放自在,秦豫第一次见到这样热烈绽放的她,眼中的沉迷越发深浓。

    塞外气温越来越低的时候,南玉打算启程往南边走,在新年前赶到京城,陪皇帝潇潇过年。

    离开塞外的最后一晚,寄住的牧民家为她们办了一场篝火晚会,寒夜中,温暖的篝火熊熊燃烧,牧民们拿出了他们当地的烈酒,热情洋溢地向她们敬酒。

    边塞的烈酒很辣,但是在这样的寒夜里,火辣辣地下肚,又会窜起一股热,一下子驱散了全身的寒意,让人忍不住一口皆一口地喝。

    晚会才到一半,南玉就醉了,向来闪着智慧与冷静光芒的杏眼在火光中雾蒙蒙、水盈盈,托着腮望着场中载歌载舞互相表白的青年男女,痴痴地笑。

    秦豫看着篝火上不断扑进去的飞蛾,全身发热,他感觉自己就是那一只飞蛾,看着笑得春花灿烂的南玉,不受控制地越凑越近。

    “秦豫,你也醉了吗?”南玉侧头,看到挨在她身边的秦豫,笑嘻嘻地问。

    秦豫也喝多了,如玉的脸庞染上绯色,在火光映照下,竟有说不出的惑人艳色,南玉下意识咽了一下,脑中闪过四个字:秀色可餐。

    秦豫听到自己声音沙哑地“恩”了一声。

    他因为身体原因,声音一直温润清透,很少有这么沙哑的时候。

    他无比地紧张。

    南玉笑得越发开心,伸出一只手戳了戳他的手臂:“真的?真想看你喝醉了什么模样,你去跳个舞?”

    秦豫说:“不要。”

    南玉问:“那你要干嘛?”她想了想,指着正在唱情歌表白的青年,“要不唱这歌?”

    秦豫侧头看了一眼,发现那青年的情歌是对着这边唱的。

    秦豫:……

    仔仔细细看了一眼那个肌肉鼓鼓的青年,秦豫心里醋海翻腾,脸上不由带出几分,说出的话也委屈巴巴:“不。”

    南玉哈哈大笑:“秦豫,你喝醉了怎么这么好玩。”像闹脾气时的小皇帝。

    秦豫重新转回视线,痴迷地看着笑得恣意的女子,她像一朵盛放的海棠,夺人眩目。

    南玉笑完,又有人要给她敬酒,她有些歪歪扭扭地站起身,想要回敬。

    秦豫却以为她要回应那个唱情歌的男子,蹭地从地上站起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语气执拗甚至有些赖皮:“不要过去。”

    南玉眨眨眼睛:“什么?”声音因为醉意糯糯的。

    秦豫上前一步,喉头滚动:“我们去看星星。”

    啊?看星星?什么星星?

    南玉晕晕乎乎,就被他从晚会上拉走了。

    当南玉被他拉到一个小土坡,按在怀里又亲又啃,被亲得眼冒金星的时候,她终于知道看什么星星了。

    扮作仆人的侍卫们不敢离得太近,远远地跟着他们……抬头看星星。

    边塞的酒似乎有什么奇怪的魔力,把秦豫身上某个开关打开了?

    离开塞上以后,秦豫突然好像脸皮增了三尺厚,一有机会就靠近南玉,不知是破罐破摔还是怎的,也不像从前那样避忌周围侍从的目光了,大大方方地钻进南玉的马车,牵住她的手,抱住她的腰……

    马车往京城去的时候,秦豫憋了两天,再也憋不住了。本以为自己行为这么过分,南玉必然会说些什么,无论是许可还是叱责,这样他也能说出自己的心情。可偏偏,她一副一切寻常的模样,好像他做的这些于她来说没有任何感觉,他的亲近与访香的亲近没什么不同。

    想到这,秦豫的心都凉了。

    明明占便宜的是他,结果到了第三天,这便宜他再也占不下去了,又委屈又伤心又绝望,好像他是被轻薄的那一个,郁郁寡欢的样子不见掌权大臣的威势,像个小可怜。

    南玉想到这个比喻,忍不住笑出声。

    秦豫握着她的手,握得死死的,掌心有汗水一点点生出,又湿又热,眼睛却不敢再看她了,怕从她脸上看到自己承受不住的东西,拧着脖子僵硬地看着外面,唇线抿成一条直线,面色发白。

    他已经后悔酒后冲动了,不该在年底冲动,转眼就要回去京城,说不定她过完年就将自己抛下了。若是年初……至少还能陪她一年……

    南玉见他面色白得仿佛透明,半点血色也无,想着,自己是不是把人欺负狠了?

    当天夜里,她们住宿驿站,南玉躺在床上,某人直接进来二话不说就躺到她边上时,她发现自己错了。

    这哪里是小可怜,这明明是大尾巴狼。

    “秦大人为何深夜来本宫床上?”

    秦豫仿佛来之前吃了豹子胆,身子一侧手一伸,将南玉整个人揽进了怀里。

    南玉差点被他闷死,推了推,推开一小片空间,努力威严:“你不怕我生气罚你?”

    秦豫一用力,又把人压进怀里:“你罚吧,最后几天就劳烦娘娘了。”反正都要被判“死罪”,他不如把想做的都做了。

    南玉伸出手指勾住他的腰带,在指尖绕了几圈,往自己这边轻轻一扯,轻笑着说:“你要怎么劳烦我?”

    不过一个小动作一句话,都没有太多故设的旖旎,到了秦豫耳中,像夜半勾引人的精怪,让人难守清心。

    秦豫心跳剧烈,有瞬间的呆滞,黑暗中,他的脸通红滚烫,耳边全是自己的如鼓心跳,僵在原地不敢动了。

    这呆样,惹得南玉又开始笑。

    秦豫脑中清明了一瞬,终于听出她似乎没有恼意?

    仿佛电流通过四肢百骸,他兴奋莫名,哑着声音试探着问:“你不生气?”

    南玉:“生什么气?”

    那太多了,他酒后强亲了她,醒来后犹不悔改,抱了她的腰,牵了她的手,还爬上了她的床……秦豫觉得自己这两天干的,只要她觉得是被轻辱了,何止生气,他死罪难逃。

    但是南玉今晚的态度让他突然彻悟,若是真的生气,不会与他说这么久的话吧……想到这个可能,他整个人都精神抖擞起来,试探地在她耳边低语:“你没有生气对不对?你……”话不曾出口,便已经紧紧抱着人笑了开来。

    是了,杨南玉是什么人?纵然心善却从不会委屈自己吃暗亏,她能纵容他“胡为”,自然是默许,是此心似彼心。

    “南南,我们走完了大燕,就回到江南定居好不好,我们做普通的田家翁,就我们俩……守着过余生。”

    南玉说:“好啊。”

    答应得特别顺溜,顺溜得还想说什么的秦豫呆滞了一下,几秒钟后才回味过来刚才她说了什么。

    顿时双眼亮得不行,黑暗中仿佛也能看到他灼灼的目光。

    然而下一瞬,就被人揪住了耳朵:“好是好,但得先同我算个账。”

    秦豫下意识哎呦一声,不知道哪里惹她生气了,想到她答应了自己,捂着耳朵又开始傻笑,算多少帐都可以。

    南玉见状,拧了拧,哼声:“手好不好摸?腰好不好抱?边塞的酒醉了三天没醒?擅自占我便宜爽不爽?”

    秦豫握着她的手微微一动,不知道他怎么使的力,一下子将耳朵从她手下救了出来,还顺势抓住了她的手,一个翻身将人压到床上。

    他俯下身,在她耳边低语:“都好,尤其这里……”他侧头,亲上她的唇,“特别好……一辈子都不想醒……”

    南玉还没教训完人,不服,抬脚踢他,他腿一伸,压住了。

    南玉这才发现,这个像弱鸡一样纤细白嫩的家伙,竟然也会拳脚功夫。

    “你这么厉害,文也好武也好,我总得努力配上你才是。”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0-08 23:06:19~2020-10-09 22:24: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绾er 59瓶;木卅、弦歌秉兰烛 20瓶;洢萱沫 15瓶;中二病重症患者 3瓶;pa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小说网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