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宠妃41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一院子的雪人堆完, 皇帝潇潇的衣服全都湿了,两人被各自的宫人拉进寝宫换衣服,刚换完就哒哒哒地往南玉这边跑, 人未到声先到:“母后, 咱们可以吃锅子了吗?”

    南玉笑骂:“玩了吃,吃了玩, 你这脑袋里可还有第三件事?”

    皇帝笑嘻嘻地靠到南玉身边,卖可怜:“母后,朕饿了。”

    南玉戳了戳他额头,让人上菜。

    自第一年秦豫弄了锅子在大年初一吃, 往后每一年这个时候, 他们都养成了一家人围在一起吃锅子的习惯。

    小皇帝的心思南玉明白着呢,这就是个小酒虫, 一年也就这个时候,他自以为可以趁南玉不备偷酒喝。

    南玉自从发现他这个小心思后, 将酒水换成了最温和的果子酒, 同饮料差不多。小孩没发现不对,依旧像个小老鼠一样, 偷得喜滋滋的。

    不过,今年连果酒也不能喝了,孝期不能饮酒。

    皇家孝期的素食依旧是顶级的。去年女学里出了一个出身民间厨艺非凡的学生,今年南玉让她进御膳房学习, 国丧后,她大放异彩, 一手素食做得惊艳了整个后宫。

    今天的烫锅子全都是她带着人准备的,除了温泉庄子出的新鲜蔬菜,各种做成鱼虾蟹肉的素食不仅样貌以假乱真, 口味都非常相似,下到了热气腾腾的锅子里,比往年的荤锅子别有一番风味。

    两个小孩烫得龇牙咧嘴又舍不得吐出嘴里的美味,外面天色渐渐黑沉,廊下宫人点亮了宫灯,暖色的灯光里,时不时飘过几朵雪花。

    “下雪了……”有宫人在外面轻呼。

    热气腾腾的锅子氤氲了南玉的眉眼,让她的面容越发布满暖意,她从餐桌抬起头,笑看向伺候的众人:“让御膳房给你们也准备了锅子,都下去吃吧,不用站这伺候了。”

    访香与苏云熟知南玉的脾气,笑着行礼道谢,不多推辞,带着宫人们纷纷退下。

    小姑娘和小内侍成群结伴,低声欢笑着往后侧殿而去,远远的,还能听到她们欢快的笑声。

    夜色中威严沉重的皇宫,似乎在这瞬间变得轻松愉快起来。

    正殿的气氛不仅轻松,还暖意融融。

    偷咪咪喝了南玉手边果汁的小皇帝似乎忘记了桌上没有酒水这件事,脸上已经布满了红晕,他咧着嘴笑得傻傻的,从椅子上跳下来,扑进南玉的怀里,黏乎乎地叫着:“母后~”

    小尾音还一颤颤的。

    南玉笑着接住人,摸摸他的发髻:“嗯,母后在,吃饱了?”心里软成一片,想到往年里小孩执着偷酒喝的行径让她心头又酸又软。

    小皇帝傻笑着抱着他,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

    南玉忍着笑,问:“要母后喂你吗?”

    小皇帝睁开一只眼偷偷看她,大声:“朕要吃素肉丸子!有汤心的那个!”

    南玉笑着给他夹,亲手喂到他嘴里。

    潇潇捂着嘴偷笑不已,小声对秦豫说:“皇帝哥哥好傻。”

    秦豫笑着给她夹了一个同样的丸子:“皇上一年只敢向娘娘撒娇一次,潇潇装作不知道好不好?”

    潇潇瞪圆了眼睛,凑到秦豫耳边问:“皇帝哥哥装醉呀?”说完恍然,“是哦,今年不能喝酒呀!”顿时大眼睛瞪得更加圆了,印象里皇帝哥哥的形象碎成八瓣。

    秦豫微微挑眉,笑望着要南玉夹菜要南玉抱的皇帝,仿佛话中有话:“皇上当然醉了,不然怎么好意思做这样傻的事?”

    潇潇看着秦大人的笑,总觉得不太对,但人小又分辨不出来,最终选择相信:“不喝酒也会醉啊,那皇帝哥哥明天肯定又要后悔了。”说完,似乎想到了皇帝明日窘迫尴尬的样子,再次眯着眼笑起来。

    这回潇潇却猜错了,长了一岁的皇帝脸皮厚了不止一寸,虽然第二天脸上火辣辣的,但还是装作昨天“真的醉了”什么都忘了的样子,准时准点来给南玉请安。

    南玉也很给他面子,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如从前的母子关系。

    厚着脸皮其实内心极度尴尬的皇帝顿时松了一口气,眼里露出快乐的色彩。

    南玉含笑看着小孩们各自的小心思,珍惜他们现今的稚子之心,当然,也会把皇帝这份黑历史好好保留下来。

    先帝去世的第二年,一直以来身体都不太好的太皇太后没能熬过炎热的夏天,在六月的时候去世了。

    太皇太后的寿数与前世相同,儿子早逝让她缠绵病榻,倒是没影响其他,去世时除了对白发人送黑发人无比心痛,看着围绕在身边的一群孙子孙女,却是非常满足的。

    南玉又操持了一场大丧事。

    小皇帝心情很低落。

    他所有的血脉长辈都去世了。

    南玉安排了好几天,一切妥当后,带着他和潇潇出宫玩。

    那天正好是七月初七,民间的乞巧节。

    因为朝廷对女子的约束逐渐放开,闹市上渐渐有了女子的身影,东边更高档的商铺里,还有不少贵族女子进进出出。

    所有女子之中,有一小群人的气象特别不同。

    她们在街市上放声说笑,嬉笑怒骂朝气蓬勃,身上闪耀着自信的光芒,让人忍不住倾注目光,又被她们的光芒灼得睁不开眼。

    潇潇仰头好奇地问秦豫:“这是哪家的姐姐啊?”

    秦豫看向南玉,笑着说:“她们都是自强书院的学生。”

    皇帝眼睛一亮,跟着望向南玉。

    南玉也正好看向他:“是不是觉得这些女孩更加漂亮明媚?”

    皇帝嗯嗯点头。

    南玉扶住他的肩膀,含笑望着不远处聚在小摊前买木雕的几个姑娘:“是你给了她们走出后宅的底气,你看,那些老书生满眼不屑,但是因为有你在,这些女孩完全不用理会这些目光。”

    皇帝看向她说的老书生,果然看到不远处几个儒生打扮的中年男子满脸鄙夷地对这些女孩指指点点。

    几个猥琐的男人指点年轻的女孩,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恶心,皇帝伤眼睛似的立刻转回视线。心里却突然有了一阵豪情,他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坚持与决定带来的美好,他发现自己给许多人带去了更好的生活,这种滋味,让他心潮澎拜,豪气万千。

    小孩暂时忘记了亲人逝世的难过,南玉看在眼里,带他逛了一圈京城,让秦豫带他们去吃了曾经吃过好几回,百吃不厌的老字号糖炒栗子、烧饼、烤鸭……南玉给每个人都买了一串糖葫芦,四人一人一串,气势十足地肩并肩并排走在大街上,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一边吃一边逛,被后头的路人嚷嚷了一句:“让让!别挡路!”灰溜溜地躲到路边,赶紧给后面赶路的人让行。

    等人群走过,终于发现自己犯傻的四人对视一眼,红着脸抬头看天看地,噗嗤笑开。

    糖葫芦外面太甜,里面太酸,但是小皇帝记忆里总忘不了那一天,走在大街上吃糖葫芦的美味。

    就这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十个辅政大臣因为人员多,政见不一,吵了一年又一年,暗地里被太后精心教导的小皇帝却在这些争吵中慢慢掌控了整个大局,不知何时起,这些辅政大臣吵得不可开交后,都会跑到长安殿寻求皇上的圣裁。

    于是,十八岁的小皇帝达成了实质上的亲政。

    大臣们纷纷上书,请太后给出孝的皇上挑选皇后。

    几位辅政大臣更是盘点着家族里的女孩,想着自家能像杨家一样,出一位掌握话语权的皇后。

    皇帝早就没落的外祖家也期期艾艾地给皇帝介绍那些小表妹,期望自家能有下一个先后,继续深得帝皇宠爱,若是没有那么薄命就更好了。

    每每需要家族联姻时,这些大家长就想要叹气,女学越来越旺盛,家里的女儿心思浮动再也不像从前那么好管了,尤其有太后身边女官们在前摆着,女儿家一个个都开始追求自主婚姻了,简直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十八岁的少年皇帝板着脸坐在毓秀宫,看着对面榻上的太后。

    “朕不要大婚!”怒气冲冲。

    南玉好笑地看着他:“为什么不要?你都牵了人家姑娘的手,竟然要始乱终弃吗?”

    刚才还努力生气的皇帝顿时面红耳赤,声音更大了:“朕没有!”

    南玉语气轻柔,安抚着他快要爆炸的心:“那你和我说说,为什么不要大婚?”

    皇帝鼓起来的气顿时瘪下去了,整个人像个斗败的大公鸡,满身失落:“你别以为朕不知道,你要抛弃朕了,朕不要大婚。”

    南玉一愣,眉目间无数温柔散开来:“傻孩子。”

    皇帝以为她会心软,谁知道下一句就听到她说:“就算你不大婚,我也想出去走走了。”

    一如幼时和他相处时那样,不管他多委屈多可怜,打定了主意后,就完全不会对他心软。

    南玉走到他身边,抚在他背上的手很温柔,说出的话却特别“冷酷”:“你是要我立刻背起包袱出去看看呢,还是帮你主办完大婚再走?嗯——其实皇帝大婚真的很麻烦,我倒是希望立刻就走。”

    皇帝一脸“你怎么可以这样!”,仿佛被负心汉背叛辜负了一般,不可置信,伤心欲绝。

    南玉揉揉他的发髻,把他的发髻揉得乱糟糟的:“乖,母后在这后宫呆了十多年了,年纪大了,想在余生看一看我们燕朝的山水,皇儿孝顺母后一次,可好?”

    皇帝看着太后依旧光洁如玉,如同二十岁少妇的脸庞,对她说的“年纪大了”,嘴角抽搐。

    他想到了秦大人说的话,听完那些话之后他就知道太后一定会离开。但是他知道她对自己好,所以想要自私地任性一次,然而却忘记了小时候她对自己是多么“冷酷无情”,从不会理会自己的无理取闹。

    最终,皇帝红着眼睛点了点头。

    南玉伸手拥住他的肩膀:“只要你愿意,每年过年,我都回来陪你。”

    皇帝闷闷的声音传出来:“你说的。”

    南玉笑:“嗯,绝不会食言。”

    太后选定了皇后人选,是第一批巾帼班里年纪最小的女孩,大理寺少卿家的嫡女温传芳。

    在一众名门闺秀中,这一位的出身实在是太低,但是温传芳本人却是大名鼎鼎。

    她便是当年那个过目不忘,人群之中一眼辨认出犯人的姑娘。这几年,她一边上学一边协助大理寺断案,凭借自己的强大的推理能力,接连破获好几起大案。而她过目不忘的本领不仅仅是在辨认面容、描画犯人肖像上,学习上也是如此,才思敏捷,博览群书,是连状元公都不敢轻易对上的人物。

    女学经常办文会,温传芳以知识涵量著名,这一年,男女学生一起参加文会的情况已成为普遍,但是温传芳始终棋无对手,再高傲的才子都败在她的记忆力下。

    皇帝与温传芳是在南玉这边相遇相识的,一个对传说中的天才少女好奇不已,一个对传说中的皇上心存探索,年纪相仿的两人处着处着,就少年慕艾了。

    南玉只教导皇帝尊重女子,其它方面都是顺其自然,他有了喜欢的人,就顺着他的心意替他举办大婚。

    大婚后,喝了媳妇茶,嘱咐皇帝夫妻要和和美美、照顾好妹妹潇潇,南玉果真收拾好包袱,“往行宫休养”去了。

    三天后,已成为太傅的秦豫秦大人因旧疾缠身,请求辞官。

    百官震惊。

    秦豫可是无数人看好的下一任宰相接班人,他看着皇帝长大,与皇家关系无比亲密,又与朝中大部分新秀交往甚密,是新秀中的领头羊。别看他好像什么事都围着皇家转,仿佛依旧忘不了内侍出身,“奴颜婢膝”,这么小看、鄙夷他的人不是已经尸骨无存就是去穷山恶水自生自灭去了。

    这几年,秦豫在敌人和自己人之间的名声是截然不同。

    秦豫年方不惑,却已经有了与曾经顶头上司杨尚书相近的权势,如今小皇帝亲政,秦豫越发炙手可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触手可得,怎么可能就这样辞官了?

    疯了吧?

    还是皇帝终于厌弃他了?

    据说厌弃了秦大人的皇帝很生气,母后走了,秦大人也跟着要走,都不要他了!潇潇更生气,太坏了!竟然一个个不带着她就跑了!她也要出去玩!

    然而皇帝想到母后身边没人陪着不行,最终只好在秦豫许下一堆承诺后捏着鼻子同意,并且将企图偷偷跟上秦大人的潇潇抓了回来。

    “皇妹不是说要陪着朕帮朕办事吗?”皇帝气哼哼地看着潇潇。

    秦大人车马早就没影了,注定要留下的潇潇立刻狗腿地表示:“那当然了,臣妹就是去送送秦大人。”

    恩,虽然游山玩水好玩,但其实和皇帝哥哥联手斗朝上那些老头子也很好玩的,与人斗其乐无穷嘛。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0-07 22:37:24~2020-10-08 23:06: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蔡菜菜 73瓶;雨落 20瓶;黎黎蓝 10瓶;叶雨溪 6瓶;舟 5瓶;pa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小说网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