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宠妃36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城南住的都是普通百姓, 开在城南的烤鸭店也价格实惠,但是秦豫出城的时候经过这家店,闻到了店里飘出来的香味, 特别香。

    他一直惦记着给南玉买一只回去。

    斗志昂扬的张秀慧并没有留秦豫,一只手拿着等身高的锄头, 挥挥手与他告别。

    秦豫快马加鞭赶回城, 特意绕道城南, 买了两只烤鸭。

    一只给南玉, 一只给潇潇和太子。

    火烫出炉的烤鸭一路送进宫, 经过验毒已经没最初那么酥脆喷香了,但是鸭肉还口齿留香。

    南玉没让人动手, 和秦豫坐在一起, 自己拿着小刀片肉吃。

    “宫里山珍海味的确很高级,不过偶尔吃一吃宫外民间的美食,更让人胃口大开。”

    秦豫撕下一片肥瘦相间的鸭肉, 蘸上酱汁递到她嘴边:“你喜欢我下次再给你买,喜欢吃什么也可以告诉我。”

    南玉看了看停在唇边的鸭肉,抬眼去看他。

    秦豫面色镇定,十分自然地等着她张嘴, 唯有平日里平静从容的眼睛里冒出一丝遮不住的忐忑期待。

    南玉对上他的眼睛, 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垂下眼,在他脸上的笑容几乎维持不住的时候,微笑着张嘴吃下了鸭肉。

    柔软的唇瓣轻轻碰上了指尖,秦豫手一颤,眼里射出亮光,笑容一下子真实起来, 不着痕迹地搓着指尖,继续帮她片烤鸭。

    南玉看着他晴空万里的脸,抿唇笑了笑,轻声劝:“你也吃,不用管我。”

    秦豫响亮地“嗯”了一声,手里却还是为她服务着,或喂她鸭肉或给她卷烤鸭面皮,让她完全不用自己动手。

    在场的宫人都没看明白这是什么情况,是秦大人至今还将自己当成娘娘的奴才,还是……但是皇后积威越来越重,无人敢置言,全都低着头当作什么都没看到。

    吃完烤鸭,净了手,秦豫陪着南玉一起坐在窗下处理公事。南玉的计划他全都知道,虽然她从没说过,但对他也从没掩藏过,千丝万缕中,秦豫已经明白了南玉最终的目的。

    那是挑战整个世俗的举动,秦豫从公文中悄悄抬头看对面的人,眼中的心悦之情无法掩藏,但无端地让他整颗心颤动。

    他陪着她从美人走到皇后,亲眼看着她逢场作戏、拒绝皇帝、压抑内心,很少见她开怀大笑。这样经历的她,却想让天下女子不重蹈覆辙,可以自由地笑。

    秦豫很心疼,又无比骄傲。

    南玉察觉到他凝视的视线,抬头笑问:“怎么了?”

    秦豫回以笑容:“没事,只是觉得真好。”

    南玉露出一丝疑惑:“什么真好?”

    秦豫只看着她笑,不说话。能陪着你做想做的事真好;能看到你越来越开怀真好;能坐在你对面看着你真好……太多了,以至于说不过来。

    南玉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挽了挽头发,瞥他一眼,没好气地低下头。

    秦豫见她露出小女儿的娇俏,笑得越发开心。

    ……

    张秀慧设计的大船还在暗地里建造中,南玉没有对外透露任何风声,反倒是苏云的画作,先扬开了名。

    苏云的画极具个人色彩,因为经历的关系,画中有闺秀少有的倔强之风,女子无论画作还是字体、诗作,一般都会特意展现柔美、秀雅的风格,只有男子才会在画作上大开大合,展现硬朗的一面。

    但是苏云的画有女子天性的柔,却更多的是面对不公命运不屈的刚。

    入宫几个月,苏云在专业画师的指点下,技艺突飞猛进,加上她本人的天赋,受南玉指点画出的竹林山居图线条利落,风格洒脱自然,已是上品。

    南玉让苏云起了一个别号,将画送给了自己在翰林院的哥哥。

    翰林院的文人最喜欢这些,她家哥哥收到这幅画爱不释手,立刻邀请好友与大家共赏,而苏云的名号随之越来越响亮。

    大家都以为作者是一位刚冒出头的文人墨客。

    对于嫂子受哥哥所托进宫的打探,南玉笑而不语,只让哥哥安心赏花,日后如果得了画作还会继续送他。

    没能找到真人虽然让人失落,但是也让众人对“他”更加好奇了,隐隐的,推崇更甚。

    而杨家大哥以为这画是秦豫献给南玉的,毕竟秦豫不知何时起与许多书生结交,人缘甚好,名声在外,得到一二上品画作也是很有可能。既然如此,他也不追根究底了,免得像挖秦豫的墙角。

    此后,但凡苏云有了好画都会流传到市面上。

    南玉布下的暗棋在一点一点发挥作用,宫里,柳盈盈身体恢复了。

    听到宫人禀报说柳盈盈求见的时候,南玉愣了一下,发现自己几乎把这个人忘到了脑后,很久没想起来了。

    “你要去给皇上侍疾?”南玉望着下方姿态柔顺的人。

    柳盈盈无法不柔顺,刺杀当日,她逼着皇帝放弃了皇后,如果皇后死了或者皇后不受宠也就算了,现在皇后是整个皇家的当家人,连太子都不和她作对还对她言听计从,柳盈盈能安然无恙地活下来,都忍不住庆幸幸亏皇后是真的脾气好,否则她伤重去世都无人怀疑。

    但是皇后脾气再好,柳盈盈也不愿意像其他人一样守着空荡荡的宫殿听天由命,皇帝还没死,听说伤势在慢慢恢复,那么皇帝是有醒来康复的可能的,皇后如今对皇帝明显不上心了,整个皇宫对皇帝都没那么上心了,这种时候,一个不离不弃始终如一的女人,对皇帝绝对不一样的。

    柳盈盈很清楚,自己的靠山只有皇帝,绝不能让皇帝就这么昏迷下去,她要搏一搏。

    南玉当然明白她的心思,眯着眼睛看着她:“既然已经请示了太后,听太后旨意便是。”

    没错,柳盈盈不是来求她的,柳盈盈早就去见过太后了。

    “太后娘娘让臣妾来听皇后娘娘示下。”柳盈盈没想到太后对她那么厌恶,如果不是看在她要去照顾皇帝的份上,可能会直接将她赶走,但就算如此,也没有松口答应,反而把她推到了皇后面前。

    这个结果,出乎了柳盈盈的意料。

    南玉却没有如她想象的那样为难她,确认地再问了一遍:“照顾皇上和你们以前伺候皇上不同,现在的皇上需要最专业细心的护理,若是你做不好,误了龙体,这是大罪。你确定要去?”

    柳盈盈没想到她会这么说,但打定主意不给皇后任何拒绝的理由,坚定地回复:“臣妾愿意从头学起,只求皇上能早日醒来。”

    南玉不再看她,招手叫来苏云:“送柳昭仪去皇上那,和太医院院首说一声,柳昭仪不懂医理,派人教导合格后再让她照顾皇上。”

    苏云乖巧应下,沉默无言地领着柳盈盈去了长安殿隔壁的央清宫,一字不漏地传达了皇后的嘱咐。

    柳盈盈满心防备,却也找不到其中错处,按捺下性子,开始了照顾昏迷皇帝的日子。

    柳昭仪自请照顾皇帝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宫内宫外,但是大家并没有特别大的反应。虽有感慨,然而想到当日林子里发生的事情,许多人都如太后所想,这是柳盈盈应该的。

    事发时大家都想不到皇后的武力有多高,但事后再看,大家都觉得是柳盈盈拖了皇帝后腿,换成皇后,皇帝可能不会受这么重的伤。

    南玉对此不置可否,反倒想起了赵家。

    赵家一系人员,包括相牵扯的官员,受南玉之意,不着急,慢慢查,于是已经调查了快一年了,前两天主办官员已经将最终的调查结果递了上来,光罪状就写了几十页。

    柳盈盈的举动让太子又想到了父皇受重伤的仇恨,毫不留情地下旨从严处罚,连远在南边养老的前丞相也没有放过。

    定罪正好在初秋,不过多久就到了“秋后问斩”的时候,午门趟淌了一地的血。

    京城无不觉得惨烈。

    砍头那天,秦豫就坐在法场对面的楼上,喝着自己随手泡的茶,看着当年的大官、享受到利益的赵家一个个被行刑,面不改色。

    他仿佛穿越时空看到了二十年前的法场,中央跪着他的父母,那把锋利的大刀高高举起,然后眼前一片黑暗……

    萦绕了二十年的噩梦随着楼下一地的血挣脱远去,秦豫看着楼下甚至嘴角微勾,神色轻松地下楼往城东走去。

    太子假借南玉之口想吃糖炒栗子了,但其实南玉说的时候眼睛也亮晶晶的,难说到底是谁假借谁之口呢。

    想到这,秦豫眼中满是笑意。

    除秽去弊的一年就这样过去了,转眼又是一年新年。

    新年后第一件震撼朝廷的大事,皇后娘娘身边的女官张秀慧,设计出了一种新型大船,承载量超过旧船三分之一,而且已经下水测试,确定可用无疑。

    工部的官员亲自考察完皇后派人打造的新船之后,任何质疑都消失了,只剩下惊叹。

    朝廷上歌功颂德的声音开始响起,一致都夸天佑燕朝,皇后真凤之相,为国家带来福瑞吉相。

    皇后听了三天,不耐烦了,扔下一颗炸|弹,她与太子商议后提出了一条建议:建立女学。

    张秀慧不过一个五品官庶女,要不是她误打误撞在皇后举办的千金宴上崭露头角,谁都不知道她有这么大的本事,若是错过,朝廷将遭受多么大的损失?

    所以,皇后觉得要建立女学,从幼时就对女子进行培养,以便她们中有如同张秀慧者,能为国出力。

    这自然在朝廷上掀起好大的风波,大批的人不同意。

    太子支持皇后。

    他被皇后教导过,作为君主,只要能为我所用,不需要看人才是男是女,是什么身份出生。张秀慧的功劳就在眼前,他觉得南玉的建议非常对。

    而就在大家为此反对争论不休的时候,去年大家争相追捧的,接连流传出多幅上品画作的名士现了真身,竟是皇后身边的女官,晋阳侯府嫡女苏氏!

    这是太子亲口在朝上说的,他被反对的大臣们气得跳脚,拿出了被他们追捧的苏白,讽刺这些看不起女子的官员。

    这一天早朝,太子大获全胜,得意洋洋地回了长安殿。

    杨家被所有大臣控诉地瞪着。

    大臣们有非常合理的理由怀疑,杨家根本就是知情的!和皇后女儿站在一队!

    杨尚书苦笑,知道女儿这次是坑了自己,却也不是那么生气,甚至隐隐自豪。他是个爱女儿的,倒不是说没有那些根深蒂固的思想,只是很爱南玉这个老来女,从小就将南玉当作儿子教导养育,所以女儿成长到这个程度,他是很惊喜的。

    而办女学,并没有损害杨家的利益,和杨尚书没有利益冲突,他就更不会生气了,反而因为这是女儿提出的意见,这些反对的人被他潜意识当成了敌对面。

    女学这件事吵了两个月,亲自经历了夏、秋、冬、春四季劳作的张秀慧非常给力地交上来两份新发明。

    一个是全新的、从未有过的引水灌溉之法,一个是对旧农具的改进设计。

    这两个新东西已经全都在皇庄试验过了。

    晒成小麦色的张秀慧眼睛亮闪闪地望着南玉,像一只讨好主人的小狗狗:“娘娘,这是臣女最新的发明,是不是可以帮您争取办女学?”

    南玉心中一软,将人牵到身边揉揉她的头发,忍不住又捏了捏她满含期待的脸:“可以,你真了不起。”发自内心的夸奖,“小慧,你对天下对未来都有大功,足以青史留名。”

    张秀慧惊呆了,青史留名?她吗?做这些设计的时候她完全没想到这个高的高度,但是听到皇后这么坚定地告诉她,她顿时心潮澎湃了。

    张秀慧交出来的两份大大有利于农业的设计图让整个朝廷都哑然了。

    太子小小的个子站在空着的龙椅右下方,却在所有大臣们之上,他挺着胸膛,气势十足,一只手直直指着底下百官,骂人毫不婉转:“孤问你们,张秀慧之前,谁设计出这些东西了!要是什么都听你们的,孤的农人多久能用上新农具?燕朝的粮食几年能实现增产?你们想要女子留在后宅大字不识,是因为种地苦的不是你们吧!反正你们华服美食,全天下人饿死了也饿不死你们!”

    “臣等不敢!”全朝的大臣们跪了满地。

    “办女学!只要能对大燕立功,孤不在乎是男子还是女子为官!你们没用,就让女子来!”

    “太子慎重!”

    “太子三思啊!”

    太子气哼哼地走了。

    皇后说了,说完旨意立刻走,绝不能给这些老顽固反驳的机会。

    第二天,皇后亲自牵头,发布了办女学的消息,选址、修建校舍、请老师……进度飞快,有条不紊,不受任何人干扰。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0-02 23:53:04~2020-10-03 23:45: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喵~喵~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小说网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