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凶灵秘闻录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八十五章:绝望
书架管理 报错 返回目录

    当然了,资深者不肯明说,新人自然也不敢随意张口询问,尤其是高继坤,自打白天从姚付江那得知某些资深者品行后,胖子就一直处于思虑繁琐状态,对待赵平和程樱的态度愈发恭敬。

    可……

    就算如此,仍有一件事始终困扰着他,从而导致他无论如何都必须问一下。

    趁现场诸人纷纷沉默之际,胖子瞅准时机,赶忙一拍脑袋故作惊讶道:“咦?怎么感觉少了个人?好像从下午到现在都没看到逍遥老弟啊?”

    ………

    虽说高继坤自认为所提问题应该不是啥高水准问题,资深者们按理说也没有必要隐瞒什么,然有些意外的是当他把问题说出口后,没想到对面的赵平、程樱乃至彭虎依旧保持沉默,连看都不看他一眼,面对如此尴尬局面,就在高继坤不知所措之际,彭虎岔开话题,摆出一副社会老大派头朝在场新人吩咐道:“时间不早了,你们三个回房休息吧。”

    资深者的话没人敢不听,尤其是一看就不好惹的彭虎吩咐更加无人敢当耳旁风,话音方落,老实人方海就立即起身乖乖便走,按照吩咐朝右侧卧室走去,月晓紧随其后,临走前在次偷偷看了对面某人一眼,高继坤则脸色有些难看,嘴角抽搐小眼乱转,明显一副欲言又止模样,可惜胳膊拧不过大腿,最终,随着彭虎两眼一瞪,胖子还是没说什么,就这么乖乖同另外两人一起回返卧室。

    待三人进入卧室,恐慌已久的方海便机械般躺至墙角一处铺好被褥上,月晓则也在看眼前方姚付江后默不作声选择休息,唯有高继坤全无睡意,不单没有睡意反而略显焦躁,原因无他,因为通过两天观察他已猜到资深者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新人,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对于求知欲旺盛的他来说的确很是难受,虽说知道的越多越不安全这句俗语有一定道理,可他还同样听说过知道的越多活下去希望越大此类言论,尤其对于目前身处灵异任务里的执行者而言更是如此,和刘东那一伙茫然不知的剧情人物不同,他高继坤可清楚的知道目前这座小镇到底有多危险,死亡杀机浓烈到何种程度,别看这只是他首次接触灵异任务且以往也未曾接触过螝,然而这又能怎么样呢?

    新人身份不是借口,所知甚少不是理由,死亡面前人人平等,一旦碰到螝自己就死定了,这从几名资深者的近期反应中便可明显感觉得到。

    越想越急躁,越想越坎坷。

    (不行,一定要尽快融入到资深者圈子,一定要让他们尽快接纳我从而把我当成其中一员,否则在这么继续下去天知道我将来有何结果?又天知道万一遇到危险有没有人肯帮我……)

    想至此处,被褥旁,高继坤抬头看向对面,望向正坐于床前看护队长的姚付江,正如上面所描述的那样,两天观察下来胖子可谓看清很多,其中自然包括每一名资深者,至于眼前之人,他猜测这个叫姚付江的青年能力上应该不如外面客厅里的赵平三个人,否则也不会被安排看护昏迷队长,不过话又说回来,从资深者一致将最为重要的队长交由此人看护这番安排上仍然有所证明,证明此人对团队忠诚度很高,值得信赖,如猜测正确,那么这样一来,能不能先从此人身上着手?亦或是另想他法?

    一时间,心事重重的高继坤逐渐犹豫起来。

    ………

    与此同时,随着剧情人物连同新人纷纷回返卧室,偌大的客厅转为冷清,内中剩发呆良久的张齐风以及赵平等几名资深者,彭虎左顾右盼,程樱闭目养神,钱学玲则依旧像往常那样边坐于赵平身侧边紧抓男人胳膊,不否认钱学玲此举粘人,但所幸女人向来听话且每每待在众人身边时也始终保持安静,长久以来大伙儿都习惯了,旁人或许习惯,不过,作为当事人,作为被粘者,眼镜男却不这么认为,男人既无语又无奈,甚至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对钱学玲这个女人彻底无语了,明明自己对此人一直处于不理会态度,经常还不给对方好脸色看,可万万没想到不管他怎么冷漠怎么甩脸子,女人全不在意,依旧坚持不懈粘着自己。

    最终,赵平对钱学玲彻底无语,既然想粘着就让她粘着吧,只要不妨碍到自己就好。

    言归正传,且不谈程樱想些什么更不说赵平有何意图,左顾右盼看了半天,见张齐风一直在场,彭虎有些不知所措了,期间几次张口都自行把话咽了回去,很明显,他是在顾忌,顾忌有剧情人物在场从而感到说话不太方便,许是看出光头男顾虑,瞥了眼墙角,程樱面色如常,全无波动,最后撂下一句若有所指话:“这已经是个死人了,接下来我们不管谈什么也不论他听不听得到,对此人而言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言语间语气冰冷,毫无感情,对旁人生死冷眼旁观。

    听罢此言,赵平不置可否微微点头,唯独彭虎心下有略感发寒,说实话,要不是程樱刚刚那句话他甚至都差点忘记了对方那职业杀手的身份,不错,对于像程樱这种手里本就有近百条人命的冷酷杀手来说,一条人命对她来说还真不算什么,可……不知怎么的,曾身为军人且同样也杀过人的彭虎却是对程樱和赵平这种完全不拿人命当回事的态度感到有些难以接受,当然他也知道目前处境由不得几人不这么干,而这也是他早前为何肯同意赵平那冷血计划的原因所在,但不管怎么说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

    吱嘎。

    说来也巧,就在彭虎胡思乱想之际,就在赵平频频低头打量手表之际,客厅大门却在这一刻被突然推开,旋即,一名身穿屎黄色外套的青年风尘仆仆随之步入。

    “呦呵!都在啊,还特意在客厅迎接我?嘿嘿,不用那么客气啦。”

    果然,见陈逍遥回归,彭虎和钱学玲双双看向对方,唯有程樱和赵平反应淡然,直到对方坐至沙发,赵平不加迟疑,当先询问道:“怎么样了?”

    “咕嘟,咕嘟。”

    “呼。”

    见眼镜男发问,对面,正抱着茶杯仰头狂饮的陈逍遥果断停止灌水,呼了口气,随手抹把嘴,最后一边压低声音一边用神秘语气回答道:“看来昨晚程樱说的那规则论点当真属实,一下午我接连查看了几十家民宅,数百具碎尸,结果尸块竟无一例外平整光滑如刀切割,且更为惊人的是,不管哪一家,每一处碎尸现场皆无逃跑或挣扎痕迹,似乎……”

    因顾忌有剧情人物在场,青年说话间声音一直刻意压低,说至此处,顿了顿,语气越发诡异:“似乎真如早前大伙所分析的那样,小镇居民全是瞬间死亡,统统在一瞬间由一个大活人眨眼间变成碎尸!”

    随着陈逍遥侃侃而谈如实叙述,加之检验彻底完成,这一刻,在场之人无不感背脊发凉无不觉腿肚转筋,就连最早曾猜测出此类答案但为了更加确定而特意让陈逍遥外出检查的赵平亦刹那间面色大变,额头冒汗。

    然后,一个绝望到极致的可怕答案浮现于脑海,就这样径直涌现于所有人心中:

    那就是……

    粉裙女螝无法防御,无法抵挡,就算有灵异道具也没用!!!

    这其实很好理解,解释起来亦不复杂,其关键点便在于突然,太过突然,是的,通过刘东几人叙述,执行者一方现已知晓女螝杀人手法,虽说女螝在决定要杀某人时会故意让被害者提前看到自己,且中间还隔着一次最后通牒,直到第三次才会杀死被害者,但,问题是这第三次的毙命击杀却完全不知道何时来临,时间不固定,也许是几分钟后也许是半小时后甚至有可能为数小时后,而一旦遭受攻击,那么被攻击者便会在短短零点一秒内瞬间毙命,瞬间死亡,眨眼间化为一堆尸块。

    快,非常快,也就是说当你第三次看到女螝时,你就等于死了。

    你会在短短零点一秒内四分五裂七零八落。

    零点一秒,已远远超过人类反应时间,乃至超过世间所有生物最快神经反应。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死,必死无疑,完完全全无一丝一毫抵抗应对的可能,生还几率零,死亡几率百分之百!

    至于灵异道具,各种类型的驱螝辟邪道具……

    没用,执行者就算有道具也无法做到保护自己,毕竟众人的道具无论何种功能大多只有在取出后方能发挥效果,或许有人会说大不了提前取出,但仍有一点切勿忘记,那就是任何道具皆有使用次数和维持时间限制,举个简单例子,如果你提前取出了道具可螝却不来攻击你,那么你这次的道具使用机会无疑将白白浪费,更何况有些道具在超过一定时限后还会失去效果,可是,如果你不提前取出道具,那么当你第三次看到螝时你却又已在刹那间死亡,完全没有掏出道具的时间和机会。

    提前掏出道具螝不一定来,当看到螝时在拿道具却又太迟,两难,彻彻底底的两难绝境,仔细一想,毛骨悚然!

    思考半天,不料最终结果竟横竖都是死!

    而这才是导致一众资深者心惊胆寒的真正原因。

    虽说从张齐风反应中众人现已猜测出螝下一个杀戮目标应该时此人,并且也基本确定螝属于规则杀人,会在杀光那伙白领后才会轮到执行者,但问题是有区别么?有意义吗?别忘了这场灵异任务时限为7天,而目前才仅仅只是任务第2天而已,如不尽快找出破解办法或生路所在,那么在刘东那伙人死光后执行者还不是一样要死?唯一区别就是早死晚死而已,最终结果不会改变,团灭结局不会变更,且根据资深者以往任务经验来看,灵异任务里期限越靠近最后一天螝的攻击就会越频繁越凶猛,就算剧情人物和执行者加一起数量不少,可螝依旧有能力抢在最后一天来临前屠光所有人。

    基于以上论点,结合线索猜测,一番思考下来,资深者得出结论:

    即,螝鬼虽按规则杀人且杀前还会提前通知被杀者,但执行者仍对这种杀人手法无能为力。

    一时间,客厅内,众人无一例外被一股名为绝望的情绪包裹,导致赵平、程樱、彭虎、钱学玲以及陈逍遥5人个个不知所措。

    常言道事态的发展出人预料,变故的突发始料未及,客厅中,就在几名发现真相的执行者一时沉默纷纷压抑之际,墙角一侧……

    “额,啊,不,不要……”

    忽然,张齐风动了,一直坐于角落发呆的他竟像是看到某种骇人画面一样猛然起身,突兀离座,其后就这样一边打着哆嗦一边将目光投向前方,望向客厅左侧某处,口中语无伦次,颤音频频不休,整个人俨然一副惊惧模样!

    咯噔!

    注意到张齐风异常,执行者先是一惊,旋即起身回头,纷纷沿张齐风目光一起看向客厅左侧,然而……

    什么都没有。

    不管他们怎么看,客厅左侧除几张凳子和临近一台冰箱外就在也没任何东西。

    但张齐风仍死盯前方,目光中满是恐惧!

    ………

    窗外,显露已久的残月再次隐匿云层,使本就漆黑的世界更加暗淡。

    客厅里,众人被张齐风那突如其来的异状吓了一跳,第一时间起身,第一时间警惕,旋即观察起对方。

    至于张齐风……

    麻脸男正处于恐惧状态,被前所未有的恐惧笼罩着,他,惊恐万分,不知所措,惊惧的眼睛死盯前方,而前方几米外则赫然站着个女人!

    非是其他,正是上午时他在厕所曾见过的那名粉裙女人!

    此时此刻,粉裙女人就这样又一次凭空出现于视野,一动不动,凝固原地,仅仅只是盯着自己,情况同上午时一模一样。

    第二次。时隔数小时后,对方再次出现于眼前。

    张齐风害怕了,害怕到无以附加,当然,并非现在才害怕,而是打从厕所遭遇粉裙女人起他就已经胆寒,接下来的一整他都处于心惊胆颤状态中,是的,他不是白痴,通过最初马志龙死亡事件他就已隐隐意识到自己处境不妙,不妙归不妙,但他却没有把这事告诉他人,兀自选择保密,因为他担心,担心同伴得知此事后会认为自己被螝纠缠从而把自己赶走,毕竟都是同在一家公司共事多年,对于刘东他们都是啥样人他自然了解颇深,尤其是方敏,一旦知晓必然会怂恿旁人对他落井下石。

    可惜……

    就算不说又能怎么样?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早先他所害怕担忧的情况最终还是发生了,继上午之后,到了夜晚,那诡异万分的粉裙女人第二次现身眼前,虽说对方从始至终未曾攻击自己,仅仅只是盯着自己,可他仍然知道当初马志龙就曾描述过类似画面,而老马也恰恰是在接连见到粉裙女人两次后没多久便化为一堆碎尸!

    许是意识到粉裙女人不会移动,不会攻击,恍然回神,张齐风才终于发现客厅除自己外还有几人在场,目前这些人也果然正顺着自己目光观察对面,凝视着粉裙女人所在方位。

    “你,你们能看到吗?”

    见状,仓促间,不知是不忽然想到了什么,哆嗦之余,张齐风朝赵平几人提出问题,询问对方是否和自己一样看得到女人,然换来的却是对面几人集体摇头。

    不错,赵平几人的确是实话实说,或许在张齐风眼里有所事物,然在他们的视线中却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说时迟,那时快,确认己方什么都看不到后,心念电转间,程樱忙对张齐风追问道:“你看到了?快告诉我们你看到的是什么?”

    “是个女人,一个穿粉色裙子的赤脚女人!”

    果然,张齐风的回答和众人预料中一样,的确又是这只粉裙女螝,唯一让人顿觉惊讶的是……

    没想到女螝他们竟看不到?

    莫非只有被下了死亡通知的张齐风才能看到?

    虽说以上皆属几人在得到对方回答后所冒第一想法,但陈逍遥仍如不信邪般有所动作,快速从怀中掏出一片红色银叶,继而在自己眼皮轻抹一下,然而,银叶拿开后,陈逍遥早先的惊讶这次竟直接转变为一脸震惊。

    看不见,依旧看不见,哪怕用沾过黑狗血的银质柳叶擦眼仍看不到女螝模样。

    不仅如此,见银叶无效,仓促间青年又猛然想到另一个让加让他倍感恐惧结果,那就是,早前他曾在客厅张贴的数张探知型道符貌似一样无甚反应。

    如今女螝明明已置身民宅身处客厅,不料道符却从始至终全无反应。

    为什么?

    为何柳叶擦眼会看不到螝?又为何专门用来探知螝物的特制道符会感知不到螝物存在!?

    怎么会这样?

    不可能啊,毕竟以上两种方式皆为道门传承已久的找螝手段,不会有假,不单不会有假,以往亦无数次亲测可行。

    同一时间,暂且抛开陈逍遥心理活动不谈,此刻,在张齐风视野注视下,站立良久,凝视良久,粉裙女人终于动了,和上午是一样做了个平淡无奇的手势动作:

    缓缓抬起右臂,朝着张齐风做了个下劈手势,嘴角上扬微微一笑,下一秒,女人消失不见。

    第二次,这是张齐风第二次看到女人,亦是女人第二次对他做古怪手势。

    噗通!

    待女人消失后,张齐风先是目光呆滞原地愣了一会,半分钟后便双腿一软一屁股瘫坐于地,维持已久的惊恐表情也在瘫坐地面的那一刻转变成绝望,眼泪不由自主流出眼眶,因为他知道……

    自己要死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

    泪如泉涌,哭泣不止。

    见张齐风如此反应,执行者纷纷猜测女螝现已离开,话虽如此,但麻脸男这幅绝望模样仍看得众人心下发寒,连张齐风自己都意识到自己凶多吉少了。

    为了不让男人那越发响亮的哭声传入两间卧室,几秒后,赵平动了,率先走至张齐风身前,似乎已经认命,张齐风丝毫不理会已站在身前正低头看着自己的眼镜男,依旧泪眼横流哭泣不止,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绝望之意显露于表,他越想越怕,对即将到来的下场满是颤栗,可,正当他张大嘴巴打算放声大哭之际,不知为何,哭声停止了,戛然而止。

    原因?

    原因很简单,原因在于身侧,在于刚刚眼镜男用平淡语气对他说了句话,也正是这句话直接导致张齐风哭声戛然而止。

    “我们或许有办法救你。”

    ………

    绝望中看到希望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仅仅一句平淡无奇之语,但对于已经绝望至极怕死至极的张齐风来说却等同一根救命稻草!

    果不其然,赵平此言一出,麻脸男不单当场停止哭泣,愣了愣,旋即又犹如一名疯子般猛然起身,伸出双手一把抓住眼镜男肩膀继而用神经质语气询问道:“救我?能够救我?你……你说的是真的吗?你能不让我死吗!?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看着对方那几乎快贴到自己鼻子上的脸,赵平面无表情,先是伸手将对方推开,接着点头回答道:“嗯,是真的。”

    说话间,赵平一边回头一边手指身后陈逍遥继续道:“看到此人没有,他是名道士,别看这人长着一副倒霉样,可的确是一名懂驱螝辟邪的茅山道士,所以如果你想活命,我劝你最好按照我的要求来做。”

    张齐风忙顺着眼镜男手指看向陈逍遥,陈逍遥先是一愣,接下来,他便同程樱几人一起注意到赵平目光微凝,朝众人偷偷使了个眼色。请牢记:百合小说网,网址手机版m.baihexs.com 电脑版www.baihexs.com,百合小说网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 求书 找书请加百合小说网书友群qq群号548944127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